鲁宾

由历史看今天、未来,由世界看个人、国家

谈谈政治正确与政治不正确

谈谈政治正确与政治不正确

在一定意义上,美国总统特朗普是依靠批判政治正确上位的,尽管政治正确的批判特朗普并非始作俑者。近些年来,全球范围内,特别是美国,似乎批判政治正确成为了一种时尚和潮流,是共和党中的许多人批判民主党的一把利器,谁批判政治正确,谁好像就以胜利者自居,站在了道义的制高点。现在的世界,几乎“政治正确”成了不正确的代名词,也是贬义词,处于被轻蔑的地位,相反,反“政治正确”的“政治不正确”却成了褒义词,有了胜利的荣誉感。我认为,如此语义和概念混乱、是非颠倒,不仅不是社会政治的进步,相反是社会政治的倒退。非常有必要做出一番澄清,拨乱反正。

政治正确就是正确

关于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简称PC),人类不同的历史阶段、处于不同的背景环境,会有不同的定义。在集权专制国家,政治正确就是谁有权力,谁有话语权,谁就是政治正确,讲究的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胜五败寇。在中国,统治阶级的思想就是政治正确,什么马克思主义、共产党领导、社会主义、公有制等就是政治正确,不认可的,就政治不正确。那个N0.1号人物就是政治正确的化身,全国都要围绕他转,以他为核心,向他表忠心,就是政治正确,否则,就是政治不正确。专制国家的政治正确,没有言论自由,是不容讨论、不容怀疑、不容否定的,谁有疑义,会面临各种危险,甚至牺牲生命。所以,在专制条件下谈论政治正确与否几乎没有价值意义。

谈论政治正确与否是民主社会的产物。只有在民主的条件下,人们才能对政治正确还是不正确做公开的讨论和辩论。这是一个重要的前提。那么,民主社会有没有政治正确?政治正确是什么?政治正确是正确还是不正确?民主社会有没有政治正确,当然有,民主本身就是政治正确,还有自由、平等和法制等。什么是政治正确?具体包括政治主体、政治主体的权利,政治主体之间的关系。民主国家的政治主体是谁?就是主权在民的民,没有人在民之外,包括国家的所有人,居于国家的本位;政治主体的权利是什么?就是民的权利,基本的权利是生命权、自由权、财产权,派生的权利包括知情权、表达权、选举权、监督权等;政治主体之间是什么样关系?平等的关系、合作的关系、竞争的关系、利益分享的关系等。实际上,在上帝的《圣经》中,就有人与人之间关系的规定,表现在信徒内部,大家都是弟兄姊妹,彼此相爱。上面所述的,就是民主社会条件下政治正确的基本内容。离开、偏离这些内容,政治就不正确。联系到今天美国的实际,黑人与白人就是平等的关系,拥有平等的权利,种族歧视反映的是种族不平等的关系,种族主义则是提倡或者默认、容许种族歧视和种族不平等,当在反对之列。同时有一点,也是重要的一点,即承认种族平等、反对种族歧视是政治正确,承认种族差异同样是政治正确,也是重要的政治正确。不能认为只要存在种族差异,承认种族之间在某些能力方面的差异,就定性为是种族不平等、种族歧视,这是反政治正确的。比如,在美国的NBA,黑人球员相对于白人球员是有一定优势的,反映白人球员与黑人球员在能力上存在一定的差异,在他们年薪上的差距也有反映。对此,大家都比较认同,没有人因为这个种族差异就说成是种族歧视和种族不平等。当然,在其它方面,比如科技教育和产业等方面,白人可能比黑人有一定优势,这也是客观存在的差异,是基本的事实,不能因此就认为存在着种族歧视和种族不平等。所以政治正确就是正确的政治关系和概念表达,在这个问题上不能含糊不清,定义含混。

近来,由白人警察肖文对黑人弗洛伊德粗暴野蛮执法致死人命一事引起的大规模示威甚至出现暴力抢劫事件引起了世人的关注。为此,也引起了有人再次批判政治正确,认为民主党用政治正确反特朗普。究竟如何看待?白人警察粗暴野蛮执法是事实,应该依法追究。至于是不是种族歧视和种族主义?是不是所有或大多数白人警察对黑人都有粗暴野蛮执法问题?需要更多的调查取证。因此所引发的大规模游行集会,在和平理性的情况下表达诉求如果符合手续应该是可以的,这也是社会的表态,当然要考虑到疫情的不安全因素。至于提出“黑命贵”,如果是与白人平等的诉求,应该没有问题。另外 ,出现暴力抢劫事件,已经超出正常的意见表达范畴,属于违法犯罪,应该严惩。但是,能不能将暴力抢劫也归咎于民主党?要有事实依据。不过,应该承认黑人与白人在有些方面的种族差异,这也是基本的事实,不能因为由于种族差异,上升到种族歧视和种族主义。比如,在黑人犯罪方面,其犯罪率要高于白人。这里有个图示:


    图示说明存在着一定的种族差异,有一个如何减少黑人犯罪的问题,但不能将此作为种族歧视和种族主义对待,因此就上街闹事。 政治不正确就是不正确

承认政治正确就是正确,那么合乎逻辑的,政治不正确就是不正确。

政治不正确,可以理解为政治正确截然相反的事实与观点,也可以理解为偏离政治正确的事实和观点。比如,反人性、反人权、反人道、反人类的行为与观点,宣扬反对人性利己,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私有制是万恶之源,鼓吹公有制、共产主义、计划经济、共产党主张等,还有人类不可能平等,自由民主是虚假、虚伪的口号等,这些直接与自由、平等、民主和法制相对抗。至于偏离政治正确的政治不正确,有借口反对种族歧视和种族主义而反对种族差异,甚至要取消种族差异的;有借口贫富平等诉求而过分要求缩小贫富差距的;有借口增加社会福利而不切实际要求富人缴纳更高税收的;或者反过来,借口保持资本竞争活力与能力而大幅度削减税收的;有借口平等将本不属于婚姻范畴的同性恋者赋予婚姻的权利;有借口反对高福利而大幅度削减正常的福利支出的……等等。

人们要做的,首先是搞清楚究竟什么是政治正确,如何保持政治正确,反对政治不正确,而不能将政治不正确当作政治正确,进而批评政治正确。不搞清楚政治正确,就不能批判政治正确,用自己的政治不正确来批判政治正确,或者将显而易见的政治不正确作为政治正确来批判,无非是偷换概念,诋毁政治正确,把自己政治不正确的东西思以宣扬,用心不能说不险恶。

美国共和党对民主党政治正确的批评

在美国,好像在共和党与民主党的矛盾上,共和党对民主党批评得多的,往往就是因为民主党属于“政治正确”,所以极尽挖苦、讽刺民主党,有人说“政治正确”是共和党用于跟民主党进行论争的一种话语策略,这在特朗普身上表现得最为充分。特朗普以前好像曾经污蔑桑德斯是“社会主义者”,现在又攻击拜登,靠近社会主义者。以前不甚清楚特朗普是如何对待民主党的,这几年特朗普对民主党基本上除了直接表示愤怒骂人,就是将民主党贴上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标签,挑拨美国民众对民主党的不满。

关于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是美国历史上由来已久轮流执政的两大政党。在原来的意义上,民主党处于美国政策的左端,共和党处于美国政策的右端。比如,民主党主张增加政府财政支出,扩大社会福利,提高所得税税率等,总体上,民主党倾向于相对弱势的劳工阶层。与民主党相对应的,共和党主张“小政府”,削减政府支出,降低所得税税率,减少社会福利等,比较倾向于代表资本的富裕阶层(自从出了特朗普,好像都变了,诡异了,从这次美国总统大选来看,好像共和党推出的特朗普代表的是社会底层的工薪人群,民主党却代表着资本和社会精英)。到底谁是谁非、谁优谁劣、左好右好?不好简单轻率定论。从我的角度,资本与劳动是市场经济中不可或缺的两大要素,关键是平衡双方的权益关系,既保持资本投资的活力,又保护劳工的权益,由于劳工与资本相比,相对处于弱势地位,需要更关注劳工的利益。谁来平衡资本与劳动的利益关系,除了资本方与劳工方的合同契约,劳资纠纷仲裁机构,以及劳动者工会(劳联、产联)以外,主要是建立在民选基础上的国家政府。政府存在的价值,就在于代表政治正确即大众的利益,处理好国家多方面的利益关系。国家在处理各方面的利益关系,会出现偏左或偏右的情形,这可能跟执政党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有关。偏左可能是对偏右的矫正,偏右则是对偏左的矫正,无所谓对错,要放在具体的背景环境下进行考量评估。比如,假如税率偏低,就要加税,税率偏高,则要减税;福利高了,影响到劳动者就业的热情,懒怠现象增多了,就要减少福利,相反,贫富差距太大,福利水平偏低,则要增加福利;政府支出太少,影响到政府公平和效率,就要加大政府支出,包括增加政府雇员,政府支出太多,影响到总的经济产出和收入,超出了民众的承受能力,则要让政府变小,等等。在一定意义上,美国两党互相牵制,平衡了国家的稳定发展。在这些问题上, 并不存在谁政治正确或谁政治不正确的界定,不能说加税就是政治正确,减税就是政治不正确,反之亦然。另外需要指出,美国的左和右,起了国家平衡器的作用。美国的左右与中国的左右有本质的不同,中国的左是马克思主义,是封建专制,右是自由民主和平等法制,截然对立。从发展的眼光看,共产专制当然是政治不正确,自由平等和民主法制则为政治正确。

不过,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之间的矛盾有加剧和激化的态势,似乎针锋相对,凡是民主党拥护的,共和党就反对,并且上升到敌对境地。比如,民主党提出控枪,共和党就拥枪,特朗普特别支持拥枪,且上升到自由的权利;民主党提出增税,增加福利,特朗普就攻击这是要走向社会主义……等等。其实,民主党与共和党在政策主张上的差别,并非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对立,不是自由与专制的对立。民主党增税和增加福利的主张,不可能动摇资本主义私有制和市场经济的根基,同样,共和党关于削减税收、减少政府支出的政策主张,不可能导致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走向无政府主义。就如同在天平的两端,或向左倾斜一些,或向右倾斜一些,不会离中心点太远。民主党不可能走向社会主义,共和党也不可能走向无政府主义,否则,就背叛了国家宪法和国家利益。特朗普对民主党的攻击,可能不仅不会伤害和降低民主党的社会影响力,相反可能从反面帮助了民主党,可能伤害更大的是共和党,包括美国的国家利益。他以政治不正确批判政治正确的结果,让更多的民众重新认识什么是真正的政治正确,什么是真正的政治不正确。

总之,政治正确与政治不正确,首先是明晰的概念定义,然后是基本的事实。以错误的概念定义政治正确,再批判政治正确,不仅造成概念上的混乱,还容易混淆黑白、颠倒是非,造成国家与世界的混乱,是时候澄清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了。

(非经作者,不得转载)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