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宾

由历史看今天、未来,由世界看个人、国家

美国共和民主两党恶斗为哪般?

美国共和民主两党恶斗为哪般?

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大选,吸引了全球的目光。不过,不知多少年以来,这次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让世界许多人血脉贲张,上演着狗血大戏。前台是川普跟拜登做殊死拼搏,幕后则是美国共和与民主两党的一场恶斗恶战,背后还有众多的美国民众选边站队,世人更多的是在看热闹,其中有许多是不嫌事大的。

美国长期以来,民主共和两党从左右两端主张自己的政策理念,虽然有矛盾,也有争执,但好像远远没有今天这样水火不容、势不两立。以川普上任第45届美国总统为标志,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之间的争斗似乎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凡是民主党支持的,就是共和党反对的。典型的,就是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川普不仅对民主党总统竞选对手拜登进行人身污蔑和攻击,讲拜登是“瞌睡乔”,在竞选后期突然由自己的亲信朱利安尼和班农抛出有关拜登儿子与中共勾结的硬盘,而且恶毒且露骨地提出选拜登就是选社会主义、选中共。言下之意,民主党等于社会主义、等于中共。由此,暴露了川普代表的共和党与民主党矛盾斗争的的性质。这完全不同于历史上共和党跟民主党的矛盾。

联系到川普这几年来,基本上所持的都是与民主党为敌的立场,自始至终摆出一副跟民主党决战的态势。他用希拉里的“邮件门”诬陷希拉里通共,可惜至今没有希拉里通共的真凭实据,也没有发现希拉里用邮件以权谋私搞腐败的事实。他绑架共和党,为他的“通俄门”、“通乌门”备书,将民主党发动的对他的弹劾说成是“猎巫”、“政治迫害”、“政变”,共和党仅仅凭借在参议院的多数粗暴野蛮地否决对川普的弹劾,可是既没有否定川普构成弹劾的事实,也没有对事实本身做出价值评判。关于民主党对川普的批评,川普基本上不做事实判断,只是一味地指责民主党的动机,用污蔑和漫骂予以反击,完全没有理性和文明。特别是将他与民主党的矛盾上升到与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矛盾,使得共和党跟民主党成了敌对的政党,激化了与民主党的矛盾,也让美国政治陷入到一场危机之中。

其实,美国民主与共和的矛盾由来已久,但仅仅是政策理念的差异,不构成是敌对政党。历史上,共和党偏右,民主党偏左,但都在民主制度的框架之内,有着共同的普世价值,遵守共同的法律,对国家起着互相制衡、平衡发展的作用。在具体政策和理念取向上,共和党趋向小政府、减税、低福利,民主党则趋向于大政府、增税、高福利的政策。在实际操作上,犹如在坐标的两边,对中轴线、中心点有所偏离。一般不会偏离太远。民主党的大政府,也不会超出社会的承受能力,增税也会考虑到资本和劳动的积极性,高福利同样会考虑穷人与富人的差异。共和党的小政府主要是压缩政府开支,减税不会废除税收,低福利也不会不顾富人与穷人差异走向两极分化。两者之间在理论上应该有一个相对合理的区间范围。在涉及到民主国家的基本制度层面,民主党不会动摇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共和党不会不可能走向无政府主义。一般情况下,左和右都是对发展的微调,离中轴线、中心点不会太远,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矛盾也不会太尖锐、太激烈,不会到势不两立、不共戴天的地步,维护着国家发展的稳定和方向。在特殊和极端情况下,极左、极右会导致共同的结果,即倒退到弱肉强食、胜王败寇的“丛林法则”的封建专制时代。美国两党的左右之争,与共产专制国家左右之争具有完全不同的性质,不可混为一谈。在共产专制国家,统治阶级的潜意识里面,左是态度问题,右是立场问题,左是人民内部矛盾,右是敌我矛盾,说白了,左是是马克思主义,是封建专制,右则是自由民主,所以尖锐对立。实际生活中,就是以左反右,对右进行压制和迫害。

川普将民主党夸大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与中共政权相提并论,显然不符合美国的现实,不是民主党的真实面目,是不实之词,是对民主党构陷、污蔑和造谣。事实上,从2016年总统选举开始,川普代表共和党与民主党的恶斗就是将民主党绑架在中共政权一起,通过撒谎造谣污蔑民主党与中共政权相勾结,先是希拉里的邮件门,与中共私通,后是拜登儿子通过拜登跟中共政权高官的亲密关系和勾兑,从中赚钱,再就是捏造民主党使用委内瑞拉、中共提供的选举软件,将川普的选票变成拜登的选票,让拜登赢得了选举。川普大谈特谈中共操控了选举,搞定了选举,搞定了拜登,由此是民主党选举作弊,在中共干涉选举中胜选。吹得神乎其神,让许多人信以为真。特别是对一些有反共意识的人,以为抓到了救命稻草,坚定地站在川普这一边,站在共和党这一边,铁定成为川普的蠢粉,为川普摇旗呐喊。这里,细心的人们也可以看到川普的险恶用心,他对中国强硬,不时喊几嗓子反共,真正的用意是用反共做幌子,做工具反对民主党,反对拜登,是要自己的总统连任,实现家庭利益最大化。川普反共可能是假,干掉民主党,打败拜登是真。联想到川普上任总统后第一次与中共党魁习近平会见就大赞习近平,是“深受人民尊敬的领导人”,自称与习近平建立了非凡的友谊。在香港问题上,他坚信习近平会处理好香港问题,只是在美国两会都迅速做出制裁香港的决议后,川普才迟迟不是很情愿的在上面签字。他的对中共党员的制裁,许多人以为是川普对中共的强硬,但细心深思的人可能会发现,他的所谓制裁,实际上是帮中共的忙,帮助中共控制资金外逃,帮助中共清理门户,让想去美国资金、人流望而却步,川普起的是打草惊蛇、通风报信的作用,可能习近平做不到的,川普帮做到了,也许,这也是川普与习近平私下里一种默契的配合。至于说到拜登是否与中共有利益输送,当然可以查,不过,同样需要查的还有川普这个表面反共的人,拜登儿子只是在与中共有关的公司中担任高管,谈不上是老板,查一查川普在中国投资办了多少企业,有没有利益输送关系?更值得怀疑。还有,说到中国干涉美国总统大选,在理论逻辑上,中共当然希望对美国总统选举有所影响,如果能干涉得到,并且不被发觉,自然乐意为之。其实,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关心美国总统选举,也有干涉的愿望。问题是能否达到干涉目的。同样,美国民主选举也不是豆腐做的,谁干涉就干涉得了,就能得逞,没有那么简单容易。从我的角度,即使存在中共干涉美国总统大选的事情,也不是如川普和有些人讲的,帮助拜登,相反可能是帮助川普。为什么?因为川普虽然表面上对中共强硬,但他是草包,他踢开欧盟等盟友,搞单边行动,要自己单枪匹马干,而中共深知,假如只是美国跟中共过不去,威胁有限,也能化解,这几年美国的制裁和贸易战也证明了这一点,但是假如美国跟西方民主国家联手对付中共,可能就招架不住。所以在理论上,如果中共干涉美国总统大选,支持的应该是川普,不是拜登,拜登已经明确提出与盟友协商一致对付中共,中国国内的舆论也是倾向于认为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对中国有利。再假如,川普要是与中共有一腿,则中共倘若干涉美国总统大选,更是会挺川普,而非支持拜登。否则,逻辑上说不通。

反观民主党这边,尽管与共和党之间存在着不同的政策理念,甚至矛盾也比较大,但并没有与共和党恶斗的情形,即使弹劾川普,也是依据川普与乌克兰私通的事实,使用的语言也比较温和和文明,不象共和党那样恶语相向,充满污秽和流氓的语言。这也表明共和党将川普推到前台,把赌注下在川普身上,为了总统当选,一切都不顾,都不在话下。这几年,共和党中的一些人为了川普,表演极其充分且恶劣肉麻,甚至将川普说成是上帝派来的“神选之人”,为川普所做的一切极尽辩护。川普俨然作为共和党的领袖,威吓利诱,撒尽了谎,造尽了谣,干尽了坏事,成为与民主党恶斗的罪魁祸首。川普任总统这几年,通过与昔日盟友翻脸,加征贸易关税,收保护费,撕毁协定,退出国际组织,反对全球化,为了狭隘的美国优先、美国至上、美国第一,美国再次伟大,通过白人至上,种族主义,激化种族矛盾、种族歧视,川普分裂了世界,分裂了美国,背叛了美国的价值观和美国利益,让美国在世界上陷于孤立和不义。川普不仅不是神选之人,相反是撒旦、魔鬼。川普的所作所为,成了共和党严重的负资产,让共和党背上沉重的包袱。可以想见,今后若干年里,美国民众一定会重新认识共和党,共和党势必为川普的恶行付出巨大的代价。

尘埃未定的美国总统大选牵动着无数人的心,世界上正义的人们希望这个一号强国岁月静好、一路走好,为此忧心忡忡。不过,作为有着几百年历史的民主大国,尽管川普不按规矩出牌,所做的一切几乎都是恶事,但都在美国宪法的掌控之中,美国也许一时很糟糕,反映着民主的局限性,长期看,民主本身有自我纠错机制,我对美国有信心。尽管共和党已经偏离美国发展的轨道太远,表现太右,但若干年后,一切会归于平静。由此,我想到了明朝三大才子之首的杨慎《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被用于《三国演义》的开篇词,也是94版《三国演义》电视剧的主题曲,一时唱红大江南北。“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椎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笔谈中。”今天的美国总统大选,惊心动魄,但多少年以后,就是,也仅仅是历史的一朵浪花,一段插曲,川普就是一个笑话,不必过于纠结,我们的心胸要宽广一点,眼光宜长远一点。(非经作者,不得转载)

一点,眼光宜放远一点。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