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泉

史學博士,記者、學者、商人、經理人。逐水草而居。

臘八

發布於
能快樂還是好的,節日是我們祝福彼此,讓自己快樂的理由。

今天是臘八,一早就有朋友祝我臘八快樂。有句話說,過了臘八就是年。倒不是說今天開始年假,而是說從這一天開始,正式開始年節的準備工作,接下來清理、祭祀、送神、打掃等就一件接一件,直到正月十五上元節,整套過年儀式才告一段落。

如此說來,臘八其實是進入忙碌緊繃狀態的開始,實在沒啥好開心的。當家有當家的負擔,婆婆有婆婆的心事,媳婦有媳婦的壓力,只有小孩子啊,大人忙得管不著了,跑來跑去地撒野歡快。這快樂與臘八粥的關係倒是不大。

印象中,南方很少提臘八,這是典型的北方節日。雖然小時候電視媒體每到這天就要說臘八年俗,一碗碗臘八粥拍得晶瑩可口,光看都甜,但這些和多數同學都無關,他們家裡都不吃這個。也許和南方溫暖,天氣冷不到哪裡去有點關係吧!

祖母是北方人,這鍋臘八粥倒是煮,但一點也不像媒體上的祖母,火爐旁熟練地織著毛衣,慈祥地給孫子說故事。安靜地煮食,一人來上兩碗熱騰騰甜乎乎的雜豆湯就了結儀式。對了,回想起來倒不是那碗臘八粥不行,實在是幼年的我被媒體洗腦,對臘八粥有太多幻想和期待。

人生不論什麼時候,想像的美好往往反而讓人覺得現實不可接受。這或許也是一種教育,提前打醒孩子。

只孩子不容易醒。一晃腦就又回到歡樂氣氛中瞎玩,啥都玩。惹惱了大人遭打,打哭了,哭停了,又回到自己的歡樂世界。

什麼時候醒了,就是成人世界的一分子了。

祖母已去,去世前十五年已不再熬臘八粥。醫生說老人家不能吃那玩意兒。大伯死了吃不著,我父也不能吃,孫輩吃慣了紅塵速食,誰也不來吃這個。

我醒了,也長大了,衰老了。

但能快樂還是好的,節日是我們祝福彼此,讓自己快樂的理由。

臘八節快樂!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