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好的開始,也遠離了深淵

樂的到來,不歡的情緒也煙消雲散了

沉重的身軀緩緩地進入夢鄉,綉圓阿姨親切地問我,「要吃什麼?」一句關心詞,心情就開心溫暖了起來,老公跟朋友交談時不停地發出開朗的笑聲,熟悉的老朋友就能忘卻煩心,我想在酷寒的日子,都能暖熱了

視線轉換不同的場景,意紅二姊不小心把玻璃弄碎了,我的潛意識提醒我要趕緊清理碎片,不料手滑,銳利的玻璃片往低處順勢的滑動,變成巨大的冰塊,停留在馬路中央,機車騎士差點來不及閃避,我一邊著急、一邊衝向前撿了起來,區時垃圾車來臨,我隨手裝進厚厚的袋子,就扔了進去。

才明白背後的涵義,碎裂尖銳的情緒,都需要緊急處理,否則低潮時容易結成冰,旁人都有可能遭殃,不如裝在內心裡,層層的包覆著,樂(垃圾車)的到來,不歡的情緒也煙消雲散了。

畫面又切換跳到另一個空間,一隻雪白的兔子活潑的跳躍著,引起老公的興趣,他好奇的跟隨著,想一把抓住,踩上了一個長方形貨櫃屋,兔子變裝成為一名男孩,兒子也想跨過去,但隙縫有點寬,沒踩好差點掉進底下,幸好我及時抓住,拉他上去,綉惠阿姨奮力一跳,就彈到了後頭跑去上廁所,我望著地底,深度大約二三樓,還雜草叢生,摔下去至少還有草當墊背,我瞧貨櫃內長又深邃,還鋪著竹蓆,挺清涼的。

女兒也想跟上前,但體重太牽強了,板子都陷了下去,我苦苦哀求她,千萬別意氣用事,要緩慢地走下來,媽媽什麼都答應妳,只會說好!

我腦衰弱的想著,一個人動搖,後面都一窩蜂的前進,但承載的重量有限,有時太在乎眼前,就容易忘了危機,一步沒踏好,隨時摔進裂縫裡,除非有雜草的毅力撐住,才能平安無事,以長遠的角度看,清心寡慾的人生,才是要追求的目標,不管人生在長,都須排除汙穢,還我舒暢的快活感,沉重的身心只是下陷,要如何輕易踏上旅途,難怪說好的開始,也遠離了深淵。

景色一轉,大嫂秀寬靠在我右肩上,輕聲細語地說,「我來幫妳。」當你修寬了路途,也有所依靠了!

湯姆·普姆福德( Tom Pumford)在Unsplash上的照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