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落遠

如果可以,我願意是詩人

幻土

城市到城市

是一樣的路

心靈與心靈

是相同的 荒蕪和寂寞


招牌艷麗

饑渴過路人的心

難產商人

掘空土地的井

像是時代給予太多蜜

後來收去味蕾

幹癟的血管

黏滿瀝青

一點一點改變了基因


年邁的母親

我們的兒子

死在了水泥裏

眼睛被上陰翳

脊肋顯形

午夜名不符實

他照亮卑鄙者之凶器

讓青銅的尖刺

生根

流淌乳汁的黃土地


但我不能哭泣

高樓囚禁飛鳥

飛鳥不逃

而這

情歌唱情人

美夢傳美夢

源源不絕

一到凌晨兩點鐘

各自異夢

只有昏聵

週而復始

勾勒新傷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詩】土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