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60 篇作品累積創作 206856 

北流故事與基隆誠品的午後

小白嬉隱

上次來北流碰到地震,展覽暫停白跑一趟,這一延就是歷經坎坷的一個多月,今天總算看完。十分豐富的歷史真實文物,伴著耳機中溫暖美妙的解說與歌曲,氣氛非常棒,聲情並茂,滿盈感動,時常隱覺眼角微濕,真似時光倒流穿越回年輕時候。非常推薦!值得一提的是,展場採用 RFID 技術,耳機中的導覽會...

我也有解鎖《尤利西斯》的一天

小白嬉隱

連續幾年來的年終願望清單上,都有一項始終梗著叫人看著討厭卻又不願痛快了結:讀完《尤利西斯》(Ulysses)。然而,這可怖的魔王、生畏的苦藥、總得面對的巨怪,在我經歷喪慯的十一月,幻化成撫慰的鎮靜劑默默陪伴著。心沉澱時,時間也變慢(還是變快?

1

終於等到了那失落半世紀的《The Beatles: Get Back》,Viva La Vida!

小白嬉隱

跟朋友借 Disney+ 帳號,只為了《The Beatles: Get Back》。總算看完第一集,光第一集就超過兩小時半,而後面還有兩集等量齊觀的續集。真的是從頭持續到尾的感動心情在觀看著,特別是那些過去都只在書上讀到、聽人家講的奇聞軼事,竟然如真人秀般實際地在片中發生、出現,那感覺好不可思議...

悲傷悲憤悲壯,《時代革命》

小白嬉隱

受疫情之累,今年金馬影展做了些許變革,還好最嚴重的狀況——若疫情升溫則要降低入場人數——並未發生,使得未演先轟動、今年搶票大魔王、我最想看的關於 2019 年香港反送中事件的紀錄片《時代革命》能順利賞畢,這也是本屆影展我的封關片。以此閉幕,感動不過。

4

在音樂中寧做癡人而不打癡語

小白嬉隱

在音樂群見到一子,只愛聽爵士樂,言必稱爵士、融合爵士、前衛爵士、自由爵士,説音樂越複雜越好,搖滾、民謠、龐克、藍調、電音等等在他眼裡都沒有他愛聽的爵士樂厲害。台灣音樂也不入他眼,甚至認為「有大聯盟看,為何要看台灣的比賽」。回首從前,曾經除了重金屬,也沒有音樂入我的眼,此君只是把我的金屬換成爵士,其他都一樣。

迷惘的龐克存在主義-當代電影大師

小白嬉隱

兩年前出的兩張 EP(見關聯作品),讓我認識並喜歡上這個台灣的新團「當代電影大師」,特別鍾意他們歌曲中在充滿青春的直率「真」龐克詞曲中蘊含著成熟的低調與思想性。尖銳與沈澱總免不了彼此互斥,但他們做到了並蓄兼容,這是讓我喜愛的主因。為什麼我要說「真」龐克呢?

1

理解 NFT (Non-fundible Trend)

小白嬉隱

我之前在研究 NFT 時,覺得最有意思的,不是那些運作原理和酷炫網站,反而腦中一直在想的是,六〇年代普普藝術的理想——人人都可以成為藝術家——如今可能有機會更落實。但前提是,什麼叫藝術家?畢竟製作沒有價值的作品,能被稱為「藝術」、「藝術家」都存疑。

思念親像一條河

小白嬉隱

前些日子看到舊片《Control》要重上大螢幕,向隅已久,如今總算有機會看到,豈能再放,便打量買張預售票。誰知奶奶突然病危,思不及己,何況娛樂。又怎料奶奶兩日驟逝,本以為要擔勞一陣子的看護任務,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跟我家開的玩笑,就這樣突兀地給免除掉。

百年善終,奶奶我想妳了

小白嬉隱

我的奶奶,在今天早上過世,她國曆生日是 10 月 9 日,才剛過一個月,坐 99 望 100,上月甫獲台北市政府餽贈之百歲華誕賀壽禮。其實這段話有兩點並非事實。其一是她並非我父系奶奶,而是我母系外婆。當然都可稱為祖母、阿嬤、grandmother,但我們華人稱謂還是有細分,我不知...

2

Tupelo Honey,救了我的 Dark Blue Monday Night

小白嬉隱

我非常喜歡愛爾蘭老歌手 Van Morrison,尤其是他六七〇年代的幾張專輯。但有一張我始終沒聽過,就是 1971 年的《Tupelo Honey》,因為這張 Apple Music 上沒有。然後我去找 KKBOX 和 Spotify,果然也都沒有(據經驗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