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雲姐姐

寫生活、寫禪、寫小說、寫散文。 https://sites.google.com/view/cyanbluecloud/

[小說]輕輕(十)出戲(上)

發布於

輕輕簡介

有的人為了感情要死要活,但偏偏有的人喜歡輕輕帶過。然而,輕輕帶過也許只是不想看見自己與他人的狼狽與執著。

輕輕(一)無巧不成書輕輕(二)有一就有二

輕輕(三)演員的起點輕輕(四)要不起

輕輕(五)老子/老娘討厭你輕輕(六)入戲(上)

輕輕(七)入戲(下)輕輕(八)紛紛擾擾(上)

(九)紛紛擾擾(下)

(十)正文開始

于凱回到家時,孟曉晴還在沙發上打瞌睡,但聽見關門聲人便清醒了。對孟曉晴而言,挺著個半大不小的肚子確實讓人精神不振,原本看影集的她看著就昏昏欲睡,現在醒了倒好,正好去上個廁所,孕期的種種不便倒沒讓她抱怨過多。

但孟曉晴起身時頓了一下,靠近于凱身上聞了聞,隨後摸摸他的衣領微微一笑。

于凱內心還在糾結著要不要跟孟曉晴提到今天跟藍亦的對話,因此沒注意到孟曉晴聞到他身上香水味參雜了其他味道時面色的不悅。

一場溫馨的產檢之後,在隔天變了畫風。

徐慶知戲拍完後,自己開著車去于凱家,問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當他聽到于凱早上出門去拍廣告再回家後,孟曉晴的行李箱不見了,他看了衣櫃,似乎收拾了行李離開家裡。

當徐慶知聽到于凱早上是單獨去的時候,脫口問道:「最近曉晴不都跟你在一起嗎?」

于凱愣了下,煩躁地用手搓了搓自己的臉,懊惱地說著:「對阿!我竟然沒注意到!」

「算了!你要是注意到就不是于凱了,產檢還好嗎?」徐慶知擔心會不會是產檢出了問題,才讓孟曉晴離家出走。

于凱搖了搖頭,低頭說著:「醫生說寶寶很健康,而且是個女兒......」

「你跟藍亦見面?」徐慶知突然想到這個可能性,話飛快地說了出來。

徐慶知的一句話讓于凱清醒了些,回想昨天孟曉晴摸他衣領的動作,結婚前只要他穿襯衫或有領子的休閒服,都是孟曉晴幫他整理的,自從結婚後,他已經不會翹著衣領出門了,那個動作因為讓他感到熟悉,因此他沒感到奇怪。

「對,昨天去探你班,看你在忙我就先走了,後來藍亦上了後座,我跟他說清楚以後別聯絡。」于凱想起昨天的事。

對此徐慶知替于凱開心又覺得這傻子動作總是太慢,語重心長地說著:「你應該第一時間說的,我們先連絡她朋友看看。」

想到孟曉晴的朋友,于凱瞬間臉垮了,到這個地步,徐慶知抬頭深吸了一口氣,說著:「去她娘家,路上買個水果,探探口風。」

路上由徐慶知張羅著一切,讓他忍不住自嘲想著:『現在是我要去找我老婆回來嗎?』買水果時,他指了大多數人都會喜歡的蘋果,邊打了電話給孟杰,孟杰給了還算有用的線索,孟曉晴在劇課堂待得時間久,也許師母會了解些。

路上徐慶知想起他跟孟曉晴在劇課堂的事,他原以為孟曉晴是個客氣的人,所以在演對手戲時,他跟她說了:『別客氣,來真的!』

結果,孟曉晴一巴掌下來時,他真的嚇到了,更令他驚愕的是孟曉晴看到他沒進入狀況時還笑著問他:『再來一遍?』

後來結束這堂課時,他冰敷了許久,有趣的是孟曉晴幫他拿著冰袋,主動提到:『我這個人很容易當真的。』

兩人閒聊了許久,孟曉晴還主動提到藍亦,對他的評價也不是太差:『他演得不錯,只要不太常看到他,偶爾看他的戲還是可以的。』

徐慶知:『太常?』

孟曉晴:『三缺一。』

徐慶知腦海裡整理了一切才知道三缺一不是第四次,而是第三次,等紅綠燈時他手指輕碰了碰車窗,讓于凱打電話給師母問問,當綠燈時,他想著怎麼跟孟曉晴的父母表示孝心比較合理又不顯得突兀,畢竟孟曉晴挺著個肚子消失了。

唐淑美接到電話聽到于凱慌張地說著話時笑出聲來,嘆了口氣後說著:「你等她冷靜下來,她現在肯定誰也不想見,你持續地聯繫她,留語音、留訊息都好,讓她真的想對外面聯繫能第一個看到你。」

徐慶知看于凱電話似乎短時間不會講完,將車子停到一旁,聽著他們兩人的對話,沒一會便神遊了。

他記得于凱惹怒自己的事就是他說過很多次藍亦不適合他,他卻一頭栽進去,然後再有一天自己聽見這個名字時,整個人炸掉,唸了于凱一頓後,自己就走了。

冷靜的那幾天他思考著自己跟于凱當了這麼多年的朋友,以兩人生活的涉入程度跟家人差不多,評估于凱只是一時昏頭,倒也沒那麼生氣了,于凱電話一來,兩人又和好,對於藍亦他該說的照說。

沒一會,他想起第一次見到孟曉晴是她一個人,在餐廳門口看見她還是一個人,他走了出去,兩人在餐廳門口交談起來,交談過程中他覺得她是個冷靜的人,自己那時候覺得兩人很像,因為冷靜的說話方式下內在滿是對周圍的冷漠,但冷漠只是因為受過傷,知道顧好自己就是對他人的好。

神遊結束之後,于凱的電話也講完了,徐慶知說著:「聽到了,我們還是先去看看曉晴爸媽,之後回家等著。」

看著導航的路線,大約再十五分鐘到孟曉晴娘家,徐慶知提起以前兩人因為藍亦大吵一架的事:「幾年前我們不是因為藍亦大吵一架,你說我控制狂,我說你比瞎子還瞎,那時候是真的不想理你,但回去一想,老子跟你認識的時間長,好歹也算是你家人,你要是看清了他的真面目,回頭找不到人哭不是很可憐。

你知道我為什麼喜歡曉晴嗎?除了你真的喜歡她,我是覺得她的個性跟我很像,很多事都爛在肚子裡,跟她說什麼她一秒就懂,結了婚兩人多說點話,廢話也好,她就會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們在一起也不短的時間,讓她想想,她會回來。」

于凱明白此時也只有徐慶知這老友會不離不棄陪著他找人,放鬆心情後,于凱終於能跟他聊著自己爸媽前陣子說好久沒看到徐慶知了,讓他有空去他老家裡住個幾天。

去到孟曉晴家裡時,徐慶知跟在于凱身後拎著水果,孟曉晴父親沒多說什麼,問起了于凱工作,知道他手上有節目就沒再多說什麼,反倒是孟曉晴母親提到為什麼曉晴沒一起來,是不是又在不高興什麼,之前讓她搬回家養胎,也可以去她叔叔的公司上班,好好的老師不當,去弄些有的沒的,嫁個名氣不高的藝人,也沒什麼生活保障......

徐慶知內心猛翻白眼,他聽孟曉晴提過一次她根本是逃離家的,整理好思維後,他笑著說:「于凱的工作其實也是做興趣的,他家蠻有錢的,父母在南部生活,當年結婚比較趕,雙方父母沒好好聊聊,曉晴生活是不用擔心的,以後工不工作也沒關係。」

于凱詫異地看向徐慶知,雙眼寫滿了不解二字。

孟曉晴父親皺了皺眉頭,起身離開家裡,而徐慶知與孟曉晴的媽媽認真說著話。

當于凱和徐慶知離開孟家時,孟曉晴的爸爸正在外面澆花,他叫了于凱過去,淡淡說著:「曉晴跟你結婚不會貪你錢,讓她有空回家來住個幾天,真不想跟媽媽講話也沒關係,我出錢讓她去住附近的飯店,還有,做什麼都好,找份事做。」

于凱點了點頭。

回程時換于凱開車,徐慶知才說出原因:「剛才是順便幫你解決麻煩,我剛聽認為曉晴的媽媽對生活有很大的不安全感,所以要女兒追求穩定和生活保障,那麼在目前狀況下,既然穩定生活已經被曉晴親手打破,就讓媽媽知道生活保障是沒問題的,最壞的、曉晴要是想要離婚她媽媽也會稍微阻止。」

于凱認真開車,停紅燈稍微分神了下,後面的車輛不耐地按著喇叭,他才回神繼續。

于凱說:「曉晴會不會更生氣?」

徐慶知說:「先斷她後路。」

于凱說:「她還誇你情商高。」

徐慶知說:「......比你高是肯定的,至少要娶老婆的話,我一定會炫耀既有資本,會讓對方覺得放棄是種浪費。」

于凱說:「老徐,我想我老婆了。」

徐慶知說:「給她打電話。」

于凱說:「她不接。」

徐慶知說:「有空就打,第一眼看到感覺還是不一樣的。」

于凱說:「要不是知道你們兩個沒什麼,真的會覺得你們才是夫妻!」

徐慶知笑了笑,心裡說著:『是我們兩個都把你捧在心裡,傻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小說.家

青雲姐姐

存放自己的小說,以原創、短篇為主要形式。文章[未出版](包含電子或紙本)的不鎖。設定或其他補充也會放入這邊。預計儘量維持每週一篇,不過遇到繁忙或懶症發作可能會兩到三週一篇。本人寫作拉長無能,請見諒~

477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小說]一夜(全)

[小說]輕輕(一)

[小說]輕輕(二)有一就有二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