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雲姐姐

寫生活、寫禪、寫小說、寫散文。 https://sites.google.com/view/cyanbluecloud/

[小說]輕輕(七)入戲(下)

發布於

輕輕簡介

有的人為了感情要死要活,但偏偏有的人喜歡輕輕帶過。然而,輕輕帶過也許只是不想看見自己與他人的狼狽與執著。

輕輕(一)無巧不成書

輕輕(二)有一就有二

輕輕(三)演員的起點

輕輕(四)要不起

輕輕(五)老子/老娘討厭你

輕輕(六)入戲(上)

(七)正文開始

上課時,孟杰是數一數二認真的「學生」,他高中時課堂上有三分之一請假、三分之一打瞌睡、三分之一爭取及格,拍戲時的前置作業倒是他學最多和最快的時候,坐在旁班的徐慶知看見他的筆記寫滿了警察的說話特點、衣著裝扮、相關規矩,還畫了個簡易警察的樣子......

這堂課他們其實只要懂個基本的就好,但孟杰的筆記已經像他準備飾演警察一樣。

徐慶知靜靜地緩吸一口氣,拿出手機以錄音的方式來為自己做點努力,看向一旁年紀比自己小卻特別努力的孟杰,內心有著些許自慚形穢的感覺。

孟杰察覺到視線,轉頭看了眼,以下巴朝向講師的位置,示意他好好上課。

徐慶知對此笑了笑,認真上起課來。

一上完課,大家先後地走出教室,孟杰看見與趙導說話的兩人,開心地小跑過去:「勝叔!」

趙宇勝摟著孟杰肩膀對著趙導說著:「當年我跟他爸好的,這孟杰跟我親兒子一樣親!」

江立坤笑著說:「你這是來給趙導壓力的,要嘛就早點說,現在說不就代表孟杰罵不得?!」

孟杰呵呵傻笑,小聲問著:「勝叔待多久?等下一起去吃飯?」這還是他回國後第一次見到趙宇勝。

其他演員和工作人員看似各做各的事,但耳朵都在認真聽著。

「你老師說你最近去他那邊訓練,表現不錯,我約了幾個朋友吃飯,你也一起去,說不定有其他的可以一起談。」趙宇勝找了幾個朋友要談投資,帶著孟杰和江立坤就走了。

徐慶知接了個電話後,回頭只看到一個高大的中年男子摟著孟杰肩膀邊跟江立坤說話離開,腦海閃過了大老闆「趙宇勝」的名字,大概也只有他了。

晚上徐慶知跟于凱兩人繞著河岸邊跑步,新修葺過的燈光顯得較為暈黃,讓周遭的住戶都願意去河岸邊感受柔軟的黃光。

「節目名單我看了,先上節目做為小宣傳,近期也會放照片,不過,你跟曉晴說了嗎?就是藍亦會去上節目的事。」徐慶知邊做著伸展的動作邊說著。

于凱大口地喝著水,拿了毛巾隨意地擦著頭,聽到徐慶知的話時,他思考了三秒鐘,隨後一臉嚇到地跳了起來,大聲說著:「幹!我忘了!」

徐慶知一臉不意外地翻了個白眼給他並說著:「你呀......現在也只是預排,還能再更動,找個前輩先開場,然後把這兩場一起告訴曉晴。」

聽完後于凱嘆了口氣,他坐在公園休息的椅子上,緩慢地整個人倒躺在上面,面露疲倦地說著:「為什麼這麼難?」

「腦思維不同......情商也是個問題。」徐慶知拍了于凱腦袋一下,隨後坐到一旁的其他椅子上。

兩人沉默了一會,各自休息著。

徐慶知先打破了沉默,「今天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入戲。」

于凱沒插話,靜靜地聽著。

「這年紀了,三十,再努力一回......我之前一直不想問你,但今天我想知道答案,你以前是不是因為入戲而以歡上藍亦?」徐慶知語氣平淡地說著。

于凱坐起身,好一會後才說:「應該是......太近了,真的拉開距離後,跟曉晴的感情無比真實,可能我第一眼就喜歡曉晴。」說到第一眼時,于凱笑了,多了些原來如此的樣子。

但于凱繼續說著,開始覺得自己沒有那麼了解孟曉晴:「不知道為什麼,她很少在我面前失控,結婚後我們也只去她家兩次,這一年總覺得她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壓力......

我很開心她說了她很在意藍亦,不知道怎麼讓她知道藍亦真的已經不重要,如果說是一本書的話,也翻頁了,她才是當下、是未來。」

徐慶知笑著掩了掩嘴角:「看別人談戀愛有趣多了,你們就叫鯖魚CP吧!」

于凱拿著毛巾甩了徐慶知一下,嘴裡唸著:「你一說我都餓了!」

「回去叫曉晴煮!」徐慶知沒心沒肺地說著。

「那是我老婆,不是你老婆,你要吃自己弄!」于凱捍衛著自己的老婆。

兩人走回去的路上,邊走邊隨意說著垃圾話,徐慶知想起自己不知道為什麼就是特別喜歡于凱這個朋友,時不時把他帶在身邊,連小璐在時也是這樣,分手時她說過:『是我在跟你談感情!你老是把我丟著!我們就到這裡!我他媽的贏不了于凱!』他那時候也想過要是于凱不要藍亦選擇他時,他會接受。

只是,這時候,徐慶知更明白了他還是喜歡「就只是這樣」,看著好友吐槽家庭,自己吐槽好友的情商,然後愛屋及烏,希望他們好好的,心裡反而更加溫暖。

回于凱家後,三人一起吃了好幾尾的微波烤魚。

癱在沙發上的時候,徐慶知想起與于凱初認識的時候,那時候兩人都是電視台的暑期工,徐慶知老家在南部,習慣到哪裡都要騎車,而于凱本身就北部人,交通方便,因此也不會騎車,因為要搬運東西,兩人一組,因為徐慶知有機車,方便得多,便車搭久了就熟悉起來。

于凱家境不錯,父母給了他大樓一戶自己住,一個人住無聊,于凱邀請了徐慶知一起住,偶爾經紀人老張也會蹭住,三個人感情不錯,但還是以徐慶知和于凱更好,一起打遊戲、一起拍戲,連平面、廣告也是一起。

徐慶知接著想起了小璐。

對於小璐,他沒做好的就是好好地去回應她的感情,明明知道她那天有看到孟杰抱他,但他始終沒解釋過,連小璐說了不復合,他也只覺得鬆了口氣。

六年前,他二十四歲,小璐是他朋友之一。

『老徐,我喜歡你,反正你也沒對象,跟我在一起吧!』小璐說著這話時,眉目有著些許緊張,但語氣地理所當然讓人鬆懈。

那天,徐慶知答應了,但他跟往日一樣,演不了一個男朋友的角色。

腦海裡浮現出過去與她相處的點滴:

小璐:『我想去逛百貨公司,你陪我一起去吧?』

徐慶知:『不了,我跟阿凱約好打遊戲。』

小璐:『新開了一家餐廳,我們一起去吃。』

徐慶知:『新開的一定人多,過陣子再說。』

……

只是單線的感情罷了。

開拍後,徐慶知邊跑江立坤的劇課堂、平面跟拍戲。

「卡!」趙導很喜歡實際拍時徐慶知的表演方式,他本人外向且能夠短時間與周圍的人打成一片,說話時都是理性分析居多,這次的角色性格陰鬱,不太與人互動,徐慶知透過眼神和一些小動作來表達人物的內心狀態,讓角色飽滿了不少。

徐慶知聽到「卡」了,但他知道自己狀態很奇怪,好像與劉雁文合在一起,心情很沉悶,如同他所理解的角色一樣,確認後面沒他的場後,他跟經紀人老張打過招呼後先回去了。

待在客廳放著影集,一集集地撥放著,直到孟杰回來時,徐慶知仍開著電視任影集一直自己演自己的。

孟杰注意到徐慶知的異樣,回房間上了個廁所,倒了兩杯水到客廳放在桌子上,從包裡拿了今天拿到的劇本給徐慶知,跟他說著:「我叔叔拿到三個劇本,慶哥你眼光好,幫我挑一挑。」

徐慶知接過劇本,開始翻閱著,其中一個是電影,大綱寫得不錯,他快速看了一下其他部分,腦子運轉起來,認真說著:「這個好,製作團隊、卡司都不錯,但拍攝時間要半年以上,你下半年接了這部只能做這部。」

另外又看了兩部電視劇劇本,徐慶知皺了眉,手指忍不住輕點了點:「剛才那部電影不一定賣座,但製作精良,這兩部電視劇故事通俗,跟前陣子賣座的電視劇很像,會有話題性,有話題性......就會賣。」

「電影。」徐慶知最後這麼說著。

孟杰也覺得,但他還是想聽聽其他人的想法,他老覺得徐慶知跟趙宇勝是同類型的人,早晚徐慶知會只做幕後,現在的他是想要個「作品」。

孟杰期間去房間沖了澡,來回洗了衣服,但他看徐慶知就像入定一樣只是坐著沒認真看劇,繞到他身旁說著:「你入戲了。」

徐慶知點了點頭:「我想出來,劉雁文根本有憂鬱症吧,心裡沉甸甸的......」他今天一直覺得心口很悶,跟平常的情緒不同。

「你想要個作品,再等等。」孟杰說著。

孟杰坐在沙發上,拿著遙控器換了劇,並讓徐慶知靠在他的肩膀上,孟杰邊看劇時邊想著他的角色曹均安也許就是喜歡劉雁文的「困獸」掙扎,而這一刻,孟杰覺得自己喜歡徐慶知此刻的掙扎,也許是看到曾經的自己,但也可能只是喜歡看別人這麼模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小說.家

青雲姐姐

存放自己的小說,以原創、短篇為主要形式。文章[未出版](包含電子或紙本)的不鎖。設定或其他補充也會放入這邊。預計儘量維持每週一篇,不過遇到繁忙或懶症發作可能會兩到三週一篇。本人寫作拉長無能,請見諒~

477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小說]一夜(全)

[小說]輕輕(一)

[小說]輕輕(二)有一就有二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