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雲姐姐

寫生活、寫禪、寫小說、寫散文。 https://sites.google.com/view/cyanbluecloud/

[小說]輕輕(九)紛紛擾擾(下)

發布於

輕輕簡介

有的人為了感情要死要活,但偏偏有的人喜歡輕輕帶過。然而,輕輕帶過也許只是不想看見自己與他人的狼狽與執著。

輕輕(一)無巧不成書輕輕(二)有一就有二

輕輕(三)演員的起點輕輕(四)要不起

輕輕(五)老子/老娘討厭你輕輕(六)入戲(上)

輕輕(七)入戲(下)輕輕(八)紛紛擾擾(上)

(九)正文開始

孟曉晴在攝影棚外看著裡面的錄影場景,這是于凱節目的第一場,請來了江立坤,第一節聊起過去和現在的影視作業方式,第二節聊起他個人的演藝經歷,第三節則是他與家人的關係。

說到江立坤得到金牛獎的那天的心情。

「得獎這回事,要說不在意是不可能的。」江立坤正色說著。

下一刻他又笑了,「需要運氣!有的人拍了一輩子,大家都覺得這人好,卻從沒拿過獎,而有的人拍個意思意思就拿了獎。對我來說,獎就是評價,但得過後還是要放下,我不可能抱著獎過一輩子,得獎時,台上的眼淚是真的,得獎後,戲來還是照演,我這輩子就想好好當個演員。」

「沒有因為得獎而提高片酬嗎?」于凱輕鬆地問著。

「當然沒有,得獎只是過程,繼續演戲才是正軌。有的導演會因為我得獎自己提高些,沒有的當然也沒關係,找我演戲就是對我的肯定,人家都肯定我了,片酬自然好說。」江立坤說起這話時帶著些理所當然。

兩人聊得挺愉快的,周圍的工作人員也喜歡這樣的氛圍。

節目進入最後一節時,江立坤提到自己的家庭人不多,兄弟姊妹也都各有成就,而太太唐淑美是他生活中的摯友、妻子、家人。

講到太太的江立坤笑著:「我跟太太小時候是鄰居,結婚時我還沒當演員......戲裡的情緒都是放大的,給演員的建議就是分開一陣子,三個月、半年,再談感情。」

「我這人神經大條,不知道有的人連生活都能演戲,幸好太太一直陪在身邊,這幾年才知道什麼叫做『立人設』......」江立坤提到過去的事。

這一訪下來,結束後大家在休息室聊了聊,于凱突然想到徐慶知曾說藍亦是連生活都在演戲的人,正好唐淑美對著江立坤講到一個曾經在他面前雙面但他卻看不出來的女演員。

「她在你面前這也不行那也不會的,轉頭還嗆我。你神經大條到我在你咖啡裡加鹽巴也沒發現。」唐淑美從保溫瓶倒了一杯咖啡遞給江立坤。

江立坤接過咖啡,皺著眉看著裡面的黑色液體,面有難色地問著:「裡面有鹽巴嗎?」

唐淑美笑了笑,只說:「喝吧!」

一旁的孟曉晴帶著耳機聽音樂,沒注意到一旁的腥風血雨,而于凱這時候才意識到孟曉晴的孤立無援,他們是一個小家庭,她與家裡關係不好,他曾經想過為什麼藍亦無法跟徐慶知相處,後來也想過為什麼藍亦無法與孟曉晴相處,但他想著想著就忘了,將這些他該上心的事忘得一乾二淨。

經紀人老張敲了門叫于凱準備進棚拍照,當于凱離開休息室時,孟曉晴也跟在他身邊,說著:「反正我沒事。」

于凱牽著孟曉晴,跟老張說著:「以後都帶著她,哪天她想做其他事再說。」

老張點頭,朝江立坤夫婦揮了揮手道別。

當休息室只剩江立坤夫婦時,夫妻倆相視一笑。

「曉晴上課怎麼樣?」

「很好,跟孟杰以前有的比。」

「這樣啊!」

藍亦知道有些事開始改變了,在于凱認識孟曉晴那天後,就沒他的位置了,當朋友他比不過徐慶知,當情人他不想承認也比不上孟曉晴。

就只是想再被重視一次而已,僅僅如此。

他看著工作安排出神,以前他們根本不會演戲,亂演一通,戲裡戲外分不清,有時候他會困惑自己到底是誰,演的這些角色是不是就是他的一部分,有時候他會恐懼這些莫名感受。

藍亦接到戲的機會比于凱他們多,紅的比他們快些,他有時覺得自己很複雜,曾在片場中跟前輩聊過,前輩他們是科班出身,知道很多東西可以用演的,就像一層裝飾罩在外頭,但非科班的演員容易有個問題就是自我性格表現過多,就會變成「只是在演他自己」而已。

他曾經是片場助理,做很多打雜的無聊事跟體力活,偶然因為臨時演員不夠被叫過去,當時的導演說他外型不錯,才開始從幕後走到幕前,進而簽到于凱他們公司,認識于凱他們。

其實,他沒喜歡男人,只是喜歡于凱對他好,在圈內就于凱是個真實的人,至於徐慶知,根本不是聊得來的人,或許更喜歡跟于凱相處也是有這原因在。

那天晚上孟曉晴拿著手機對著他們拍時,他隱約記得內心的復仇感,她搶走了他的東西。

「藍亦,下一場換你,準備一下。」工作人員來提醒,喚醒了沉浸在思緒中的藍亦。

藍亦調整狀態後

「卡!偏執一點!這警察有點神經質,情緒再上來些!」趙導喊停,要藍亦再試。

又一次重來。

「卡!休息十五分鐘,下一場先。」趙導沒多說什麼,直接讓大家休息。

藍亦愣在當場,直到自己助理拉他離開。

拍戲的休息時間裡,孟杰拿著筆在自己的本子上寫了寫,偷偷笑著,去吃了點餅乾的徐慶知走進偷瞄了他寫的東西。

『警察何家凱=偏執狂=活在自己世界=藍亦』

「有這麼好笑嗎?」徐慶知不明所以地問著。

「說真的,他有天分。比我大概差一點。」孟杰看著筆記本上自己寫的「藍亦」說著。

這點徐慶知不否認,他早就知道藍亦在演戲上頗有天分,但聽著孟杰的話,對藍亦多了幾分同情。

「但是,他要是不再好好認識自己,過幾年就跟我師姐一樣了,戲裡戲外分不清。我師母是佛教徒,以前聽師母講過一些,她說大部分的人都以為佛法只講空、空無一物、放下後空空如也,其實不是這樣的。在真的體會到空前,佛法還是有基礎的,名為正見,講善惡、業報、三世、凡聖,直接跳到空,反而變成一種捨本逐末,忘本了。」孟杰因為印象深刻,至今都還記得師母說過的內容。

「這跟戲裡戲外分不清有什麼關係?」徐慶知沒聽出關聯性。

「他會以為戲裡的他是他,但那不是他,混在一起,他的內在情緒會很混亂,就像不分是非善惡直接說都是空一樣。如果他願意上老師的課,或者自己找個老師,也許會好些。」孟杰講了一長串,最後闔上筆記本。

徐慶知還是聽不明白,瞥了他一眼,拿出劇本多看幾眼,怕自己下一場錯失細節。

兩人各自看著劇本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

來探班的于凱見他們在忙,把飲料和食物交給了經紀人老張後又離開了,想著稍晚要陪孟曉晴產檢,希望這次能看到性別,一開始他想要個兒子一起玩,但後來希望是個女兒,他想幫女兒綁頭髮。

但就是這麼剛好,藍亦看到來探班的于凱,又正巧他後面沒戲,于凱前腳剛出,他後腳就跟了上去。

當于凱上車開車要出停車場時,藍亦敲了敲他的車窗,嚇得于凱第一反應先看副駕駛座,但他想起孟曉晴正在家裡等著他回去載她。

藍亦不請自入,于凱死不開副駕駛座的鎖,唯一願意的是讓他坐後座。

「你封鎖我?」藍亦單刀直入地問著,雙手抱胸,語氣不太好。

于凱嗯了一聲,「我等下載你到公司門口,你再自己叫車。」

「搭個便車不行了?」藍亦似笑非笑地說著。

「我太太在意你,我不想讓她不開心,所以今天之後,我也不會再載你了。」于凱看了一眼照後鏡,說著這話時語氣和緩,但每個字都是真心話。

「連朋友也不當?」藍亦以一貫的表情問著。

「對,不合適。」于凱把車停在路邊,轉過頭去說著。

「今天我們講清楚!我當年確實喜歡你,但也就只到喜歡,我做了很多事情討你歡心,把你放在第一位,老徐為此跟我吵了幾次架,我都堅持著!你交了女朋友,我也放手了!妳知道為什麼我能放手的這麼快嗎?!因為我知道我們從來沒真的在一起!我結婚不是開玩笑,是真的要跟曉晴過日子,我愛她,我們也有小孩,這就是我的生活,我真的愛的生活!」于凱說了講清楚時他就知道自己已經情緒失控了,他一向不喜歡把傷人的話說得太直白,但他今天見到藍亦這樣質問他,累積許久的情緒一次爆發,也更清楚自己很愛目前的狀態。

藍亦沉默著,他從沒看過于凱情緒失控的樣子,也沒想過自己已經是當年的被喜歡了,但就是這樣的話讓他清醒過來,很多事情在于凱認識孟曉晴的那一天真正結束了,藍亦下車,幸運地隨手攔到一台計程車。

回去後的藍亦好好睡了一覺,夢裡他想起他們是因為腐劇風潮而在一起演了小角色,加上自己跟其他人處不來,于凱是他那段時間的重心,他曾想過自己有點喜歡這個人,但一衡量生活要面對的種種,又沒那麼喜歡了,自己的所作所為,終歸只是不甘心三個字而已。

藍亦睡到一半醒來,半夢半醒地想起過去和夢,以及幾個小時前于凱在車裡說的話,他拿出手機,明知已被封鎖的情況下,他發了三個字:「對不起。」終於,出了戲。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小說.家

青雲姐姐

存放自己的小說,以原創、短篇為主要形式。文章[未出版](包含電子或紙本)的不鎖。設定或其他補充也會放入這邊。預計儘量維持每週一篇,不過遇到繁忙或懶症發作可能會兩到三週一篇。本人寫作拉長無能,請見諒~

572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小說]一夜(全)

[小說]輕輕(一)

[小說]輕輕(二)有一就有二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