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雲姐姐

寫生活、寫禪、寫小說、寫散文。 https://sites.google.com/view/cyanbluecloud/

[小說]輕輕(八)入戲(下)

發布於

輕輕簡介

有的人為了感情要死要活,但偏偏有的人喜歡輕輕帶過。然而,輕輕帶過也許只是不想看見自己與他人的狼狽與執著。

輕輕(一)無巧不成書輕輕(二)有一就有二

輕輕(三)演員的起點輕輕(四)要不起

輕輕(五)老子/老娘討厭你輕輕(六)入戲(上)

輕輕(七)入戲(下)

(八)正文開始

剛好孟杰這天的工作一早去拍照,拍完照後回到宿舍,打算再睡個回籠覺時接到趙宇勝的電話,打起精神叫了車便過去。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雲彩。......」孟杰在趙宇勝的家裡找到徐志摩的詩集,找到念書時聽過的<再別康橋>,清了清嗓子後唸了開頭,然後停住了。

他忍不住對著躺在一旁懶人椅上的趙宇勝說著:「勝叔你不愛看書,偏偏留著史上渣男的詩集,然後離了三次婚,你跟我說最近又交了個女朋友,很認真考慮要進入第四次婚姻......幸好你公司多,財產分得夠散,不然離婚分一半,你真的很快會變窮光蛋。」

趙宇勝前一天下午喝醉,隔天接近中午醒來打了電話給孟杰叫他來吃飯,對,叫孟杰來吃飯,而他自己坐在一旁看著他吃飯,接著說了句:「我要是跟第一任有孩子的話,也該有你這麼大了。」

嚇得孟杰噎了一下,一口飯噴了出來,而趙宇勝習慣地抽了衛生紙給他擦了擦嘴,又拿了一旁的茶杯給他。

「別再說要把公司給我,我不懂經營、不懂管理!」孟杰趕緊先拒絕,他在國外時已經聽了好幾遍,有時候他會懷疑他是被趙宇勝逼回國的。

接著,孟杰聽趙宇勝說著他跟第三任離婚的過程,第三任林雪諾是他跟第二任吳蕾離婚後一週認識的,當時城市新蓋了一座透明橋,正好林雪諾跟朋友一起去,但她害怕橋的透明設計,對於腳下的一覽無遺恐懼至極,她的朋友一籌莫展的時候,趙宇勝發揮紳士精神過去幫忙,跟林雪諾的朋友一人各牽一隻她的手,三人一起走過吊橋。

孟杰翻了個白眼,嘟囔說著:「吊橋效應......不是要說離婚過程?」

趙宇勝揮了揮手,堅持要說完:「有頭才有尾阿,耐心點,聽我說完,其實也沒什麼可說的......我們沒多久就結婚,你也知道我工作多,一天有十六小時以上在工作,但我又不喜歡跟家裡人一起工作,結果她......」

「出軌了!你知道我抓到她跟誰嗎?」趙宇勝突然大聲起來。

孟杰覺得這個答案應該會出乎他意料,但他腦海突然閃過唯一有點關聯的出場人物:「她朋友?女的?」

趙宇勝瞪他一眼,沉默了幾秒後說著:「你猜對了。她說這段時間她看清了她朋友才是懂她的人,寧願什麼都不要,只想要快點離婚。她是我頭一個因為跟我結婚改變性向的前妻。」

孟杰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徐志摩詩集>,突然覺得趙宇勝沒那麼可惡,甚至還有點可憐,但很快地他覺得趙宇勝是自作自受。

「說真的,剛開始跟她們在一起時心裡跳啊跳得,還有你們年輕人常說的情慾流動,但一段時間後,還是工作比較對我胃口,要是工作可以變成人,那應該是我終身伴侶。」趙宇勝感慨地說著。

「你走腎不走心,活該一直離婚。」孟杰語氣平淡地說著,雙眼認真地看著詩集,心裡想著難怪趙宇勝與詩集相遇,應該是他們互相呼喚著。

孟杰慢慢地說著:「想起來一件事,我媽說她當年跟我爸結婚時,勝叔你喝醉還大哭.....」

趙宇勝趕緊道:「我穿一條褲子一起長大的兄弟,突然就結婚,老子我當然吃飯也不香了!我跟你爸是清白的!清白的!」

孟杰翻到<戀愛到底是什麼一回事>,語句簡單,他輕輕地唸著:「他來的時候我還不曾出世;太陽為我照上了二十幾個年頭,我只是個孩子,認不識半點愁;忽然有一天--我又愛又恨那一天--我心坎裡癢齊齊的有些不連牽,那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的上當,有人說是受傷--你摸摸我的胸膛--他來的時候我還不曾出世,戀愛他到底是什麽一回事?」

後面的部分有些血淋淋的,他喜歡最後幾句,又念著:「我只要這地面,情願安分的做人--從此再不問戀愛是什麼一回事,反正他來的時候我還不曾出世!」

「安分的做人太難。」趙宇勝笑著說,他還是喜歡浮沉,喜歡每一次認識新的人、新的戀愛、新的婚姻、新的離婚,不要安分。

「勝叔,我要接電影。」孟杰蓋上了詩集,提起了他的決定。

「好。」

又是一個隔日,趙宇勝與孟傑的照片在八卦周刊上,正好是趙宇勝一身亂七八糟的發皺襯衫目送孟杰離開他家的畫面,寫的內容影射他們金主與包養的關係。

趙宇勝帶著八卦周刊去片場探班,在休息時間與孟杰對著八卦雜誌的內容一起吐槽著。

趙宇勝:「這是不是代表你還能紅?」

孟杰:「應該吧!但他寫我身高是硬傷,說我衝演技不如趁年輕多陪陪金主?!」

其他人聽著他們兩人的吐槽,紛紛往外多移動了幾步。

趙宇勝又看了一次,淡淡地說著:「他沒說到你剛開始拍戲有多努力,我請公關處理,你乖乖地拍戲。」拍了拍孟杰的頭。

孟杰點頭說著:「好。」

經紀人老張跟著趙宇勝離開片場,而孟杰拿了水杯喝了幾口,看著自己的下一場戲,準備進入狀況中。

拍完戲的孟杰一個人去買了便當回去宿舍,中間他打電話問了徐慶知要吃的口味,順道幫他買了一份,買回去後,隔了段時間徐慶知才回去。

兩人一起吃著便當,看著電視的新聞播報,當再查閱網路新聞時,孟杰的新聞已經消失了。

「很多人不會知道他們的樂趣毀了一個人多少時間的努力,我十六歲時在片場連續拍三天沒睡覺、最想要的就是有一天能夠好好地睡覺,勝叔給了我機會賺錢幫家裡還債,寫這些的人要是能多問問,這種離奇的鬼故事就不會出來了。」孟杰不以為意地說著。

徐慶知心驚了一下,儘管表情沒表現出來,但孟杰從他的微表情還是看出了些心虛,笑著說:「我習慣了。」

「勝叔喜歡逼我聽他的故事和他想說的話,今天換你聽我說......」

徐慶知這晚上聽了一個還算有趣,但帶著疲憊的故事。

孟杰是老大,其實還有個妹妹孟湘,兩人差了十歲,他跟父母在十六歲時分開生活,大多時候他都是跟趙宇勝和他派的經紀人一起。

趙宇勝願意借孟杰的父親孟是聰錢還債,就算孟是聰不還錢他也無所謂,但孟是聰這輩子只願意跟銀行借錢,不願意跟朋友有金錢往來。

孟杰出門的那天,他看見自己父親眼眶是紅的,他努力的同時,孟是聰也努力地從頭開始,透過與代理商協商從新訂定契約,也與銀行協商負債。

一路走來,趙宇勝對他很好,所有經紀人給他排的工作他都會看過,但細節不一定是趙宇勝能夠掌控的,他本身是個工作狂,國外也有跟電影公司合作,儘管多以投資商的位置為主,但商談過程中他也必須了解,時間自然多花在這些部分。

三年的光陰,孟家從原本的苟延殘喘到能好好呼上一口氣,重新設立一個小型代理公司,集中代理相對賺錢的品牌。

但也是那年,孟杰的恐慌症開始有了症狀,透過看診與藥物治療,原本還能控制,在他二十一歲那年,因為被跟蹤與拍照,他的恐慌症又復發,二十二歲生日後,他與趙宇勝商量後簡單宣布退圈。

退圈記者會上,孟杰腦袋一片空白,記者問了一些問題,當時的經紀人代為回答,會後他回去當時住的地方,吃了藥便睡覺。

沒幾天,他跟著趙宇勝去國外生活,趙宇勝幫他找了醫生看診,因為他第二任妻子吳蕾認為居家是個人空間,不願意與孟杰同住,趙宇勝因此多買了一棟房子。

 一天趙宇勝喝醉,到孟杰那邊去睡沙發,口裡喃喃念著:「我兒子!阿聰的兒子是我兒子!」

孟杰那時候剛好拿著毯子要給他蓋上,聽到這話時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十六歲離家,二十二歲出國,他總覺得自己是個沒有根的人,內心還是難受的。

治療三年,期間他要做的就是好好生活,他也試著跟吳蕾建立好關係,但兩人始終合不來,治療期間趙宇勝與吳蕾離婚,一週後認識了林雪諾......

近期又離婚了。

「假父子檔繼續在演藝圈努力吧!」孟杰回憶起離家後他一直相依為命的人是趙宇勝,只是這個世界總是以傷害他人為樂,是人心中多少還是會感到委屈的。

徐慶知抽了衛生紙給孟杰,跟他說著:「有的人說忍住眼淚才能堅強,身體受傷或悲傷時的眼淚忍得住,但心裡委屈的眼淚是很難忍的,就當給心排毒吧。」說著這話的徐慶知沒發現自己的眼裡有著身而為人的溫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小說.家

青雲姐姐

存放自己的小說,以原創、短篇為主要形式。文章[未出版](包含電子或紙本)的不鎖。設定或其他補充也會放入這邊。預計儘量維持每週一篇,不過遇到繁忙或懶症發作可能會兩到三週一篇。本人寫作拉長無能,請見諒~

477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小說]一夜(全)

[小說]輕輕(一)

[小說]輕輕(二)有一就有二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