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ipMak

博客/三寶爸/業餘投資者 一生追求新知識和不守本份的斜摃中年,不羈放縱愛自由。 開始了網上留下足跡。希望一點一滴改變世界。

<讓愛發電第二季> -《照片何價 - 數碼洪流中的善美影室》

發布於


攝影: 在善美影室門口 相中就是老闆!


我們拍照越來越簡單,拿著手機,按一下按鈕,成果已能立即看到。任何瑕疵在數碼化後都能粉飾不見。你能想像你還會光顧影室,在底片上留下你的影像,靜待數天,才能看到最真實的你的照片嗎?這間在佐敦的老店,還在等候它的老朋友,我也會偶然上去,探一探這個朋友,就讓我把它的故事娓娓道來。


‘’咔嚓! ‘’


「好啦!好啦!下次可以帶埋老四黎!」老闆又在開我的玩笑了!


認識善美影室的老闆大約5年左右的時間。這5年他可說是用照片見證著我人生很多重要的階段。


新年將至,我攜老扶幼步上位處油麻地北海街的唐二樓,老闆一如以往幽默,熱切的招呼著我們一家。「麥仔,今天帶來了小麥一二三啊!下次生個女孩兒,弄一個四姐呀!香港就靠你們了!」老闆說著望望影室裡的另一位主理人四姐,兩人的眉目有點相像,然後相視而笑,爽朗的笑聲也引得我們各人哄堂大笑,一室老人與孩子喧鬧的聲音此起彼落。


第一次到善美影室留影是內子提議的。那時候她還未做我的老婆,我們是在大學活動裡相識的,她主修多媒體設計,平日不難看見她在校園拿著相機到處拍攝,據她說拍攝是畢業功課的一部份,於是因著她的關係,我也漸漸接觸到黑房照曬與菲林攝影,不過我始終是個門外漢。後來內子邀請我跟她一起訪尋到舊式影樓拍新年照,我覺得挺有意思,更何況是陪她一起進行的活動,實在值得,於是我就跟著她登上一條幽暗的樓梯拜訪了這家猶如滄海遺珠的影室。


登上唐二樓的過程可以看到很多老闆的作品舖設在樓梯兩邊,構圖都離不開一幅又一幅的人像攝影,都是一些個人照,或是家庭照為主,構圖極為簡潔,基本上清一色採用單色背景,但仔細察看還是可以發現每一幀相片的主角全部笑容燦爛,能夠反映出攝影者對捕捉被攝者神態的敏銳。


還記得我頭一次到訪善美影室時,內子滔滔不絕介紹菲林相片的可貴,那時候我也隻是純粹出於陪女朋友做喜歡的事而前往,卻在無意中發掘了對菲林相片的欣賞。甫進店子,當時已屆70歲的老闆並不多言,他正忙著跟另一位客人交收相片。我和內子就一直站著等侯,等了差不多20分鐘才有一個發言的空隙:我們是來影相的。


老闆問:「想影乜野?」我和內子一時也答不出所以然。老闆續說:「你地可以慢慢諗下。」最後我們分別拍了一張証件相和二人合照。


這下可開了我們的眼界!那一次的拍攝經驗說來也非常特別。當我打算為自己的證件照添一個微笑時,老闆卻在按下快門的一刻道:「合埋嘴!唔好露齒!唔好笑!證件相要正正經經先係證件相!」就這樣我拍了幾張神情肅穆的證件照。接著是和內子的合照,四姐這時粉墨登場指導我和內子的企位與姿態。不同於數碼影樓的輕鬆與隨意,四姐可是會切實監督我們擺出一些看似簡單卻正經八百的姿態,細微處如手指她也會注意。而當我自作聰明收起笑容影合照時,四姐卻道:「做咩同女朋友影相都唔識笑呀!」被四姐突如其來的幽默,我不禁露出尷尬的微笑,內子也禁不住笑了,就在這個瞬間隻聽到咔嚓一聲,我們才意識到被拍下了。


拍攝完畢以後,老闆走到收銀檯做結算,我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原來我們剛才拍的相片是要一個星期後才能看到原始影像,然後再在一堆沖曬好的原始影像中作挑選,最後老闆才會開始調色修圖,將相片沖曬放大,而這個過程歷時整整是一個月的時間。


此後,每一年我都會跟內子來到這裡拍下我們的愛情。


漸漸我們從跟老闆的相處與閒談中得知影樓的歷史與點滴。老闆原來從小逢年過節就跟著父母來到影樓拍學生照或是全家福,從此跟這個影樓結下了不解之緣。善美影室前身叫尖尖,上一代老闆在80年代移民將影室交給了現在的老林,他原是尖尖影室的學徒,接手後按前任老闆的意願不再採用尖尖命名影室,於是將影室更名為善美,寄意盡善盡美。現在影室主要由他和文中提到的四姐打理,四姐原來是老林的妹妹,平日早上都會在影室幫忙打點。


傳統影樓的照相美學是從35mm的菲林開始,由捕捉照相對象的神情到曬片、烘乾 乃至修圖實在有賴一雙巧手與匠人的靈魂之窗,那是一個人對美學的敏銳。


菲林照片相較數碼攝影所需付出的金錢也絕對稱得上是所費不菲,然而歲月無價,舊照有情。它拍下的遠不止於人像本身,當中對我而言還蘊含了拍攝過程中的儀式感,而等待成品的過程亦別有一番樂趣。


回想每次去影樓拍照都因著一些特別的人生裏程發生,很想拍下那個瞬間作為紀念,好像畢業、求婚、結婚、小孩滿月等等......每次內子也會為我和孩子們精心裝扮準備,而由於照相成本高昂,菲林攝影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拍下百多二百張照片,亦無法即時檢閱相片的效果,於是每次我們也更為期待相片的成品。回顧這5年間拍下的照片,在善美影室我總能找到百看不厭的經典,每次拍攝的經歷都充滿真善美,簡潔的構圖更是令人深刻難忘,想必有天當我白髮斑斑時,都能從這經典中回味。


近年香港的舊區快速發展,善美也面臨行業式微、舊樓遷拆、數碼科技的速食文化等種種環境因素所淘汰,我也無法知曉每一次拍攝會不會就是老闆為我們拍的最後一次。

為此,在這裡特別以文記錄,也摘下老闆在我第一次光顧時的臨別感言:

我在等,等你們,終於等到。多麼美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讓愛發電第二季 - 香港消失中的工藝和情

<讓愛發電第二季> 《一碗熱豆漿 - 在龍城的淡淡義香之情》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