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son

非典型事物爱好者

一只猫死了

發布於

上周六(2021/09/04)开车去房产交易中心办退税申请,园中路往沪南公路的方向上,看到车道边上一只猫,黄色,半边身子明显被碾压过,死的不能再死了。我对副驾驶的妻子说路边有只死猫,妻子也看见了,她惊呼一声,说,”好惨啊”。一会又说,“不应该走这边的”。我知道她的意思,走导航上规划的另一条线路,就不会遇到这只猫了。但也只是看不见而已,它早都死了。

我常去的一个商业广场,里面有个卖猫的店铺,一只猫,动辄数千甚至数万人民币。同样是猫,有的被人疼被人爱,吃喝不愁,得病了还有专业的宠物医院,而有的,却只配风餐露宿,横死接头。人们常说人类的贫富差距很大, 猫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一只所谓的纯种猫,和一只田园猫,基因上有优劣之分吗?并没有,仅仅因为出身不同,猫生就有天壤之别。

想起商场里被关在玻璃柜子里待价而沽的猫,它们的猫生快乐吗?如果我是那只猫,我想我不会快乐。我渴望广阔的世界,有天空,有田野,有鬼鬼祟祟的老鼠,有叽叽喳喳的小鸟,还有主人总是等着我回家吃饭。呆在透明的房子里,顿顿吃猫粮,那种人类自以为是发明的所谓专属食物。如果我是一只猫,我不会快乐。

可是我不是一只猫,我又怎么知道猫是否快乐呢?也许,它们生而喜欢被囚禁被喂养被抚摸,不渴望广阔世界里的五彩缤纷。又或许,它们更偏爱在城市的角落里苟且偷生,享受自由自在不受约束的生活,玩耍,交配,生育后代。在这个喧闹的城市里,猫并没有第三种选择。要么作为人类的附庸,被阉割被宠爱,要么,作为流浪者,被嫌弃但却拥有自由,可以无所顾忌的张牙舞爪,在灌木丛里潜伏嬉闹。

在我长大的那个村庄,没有流浪猫这个说法,或者说,所有的猫都是流浪猫。农村里的猫,介于家养和流浪之间。猫散养在家,吃饱了就出去玩,几天不回家,回家了就猛吃几天,吃饱了就呼呼大睡,周而复始。农村里地方实在太大,大到你机会感觉不到猫的存在,它可能在墙头,屋后,狗尾草丛生的荒废住宅里。但你又能真真切切感受到猫的存在,老鼠变少了,早上起来,放在桌子旁边的猫食少了,水少了。甚至早上起来,感觉到被子里多了一坨热乎乎的东西,一起一伏,呼噜呼噜。可是等你睡了一个回笼觉再起来,却发现,它又不见了。于是你以为只是一场梦,但是被子上陷下去的痕迹却告诉你它确实来过。

城市里却再也容不下流浪猫了。封闭的住宅楼隔绝了大自然的一切。猫引以为豪的跳跃和攀爬能力,面对钢筋混凝头铸造的严丝合缝的笼子,它们束手无策。它们再也无法自如的完成进出,在流浪猫和家养猫之间灵活切换自己的身份,在保留自由的同时享受被人类喂养的富足。当一只猫在城市里成为流浪猫,它就永远是一只流浪猫了,直到死亡的那一刻,也都是一只流浪猫。家养的猫,死了会有主人安葬,会有自己的一个名字,会继续以照片或者视频的形式存在于人类的世界里,而流浪猫最多会被环卫工人收进垃圾桶。但我很难说哪一种更好。死了就是死了,没有什么意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