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xYang

洛杉矶摄影师,摄影采访项目iSeeLA & 纪录片项目「口罩下的留学生Behind the Mask」发起人,作品首发于微信公众号iSee-iSee-

Dominick: 我大力推进的法案明天就要被加州州长签署通过了

發布於

Check out the English version at https://www.noxyang.com/post-n8dh3/dominick-i-am-here-because-i-intend-to-be-the-change

  
  Advocacy:对某项社会议题或公共政策表达支持的倡导行动。

  Student advocate:以学生身份参与到上述倡导行动中的人。

  Dominick是正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就读的一名活跃的student advocate。上周在加州大学     学生联盟在洛杉矶组织的一个峰会上,我认识了Dominick,并对他进行了采访。 

  Dominick的经历发生在与中国大陆完全不同的一个语境,一些概念和司法程序也许对国内读者而言比较陌生。但是他故事里体现出来的学生力量、对正义的信仰和行动力,让我觉得很有必要把他的故事分享出来,希望以此能启发到更多的人。


采访者:Nox

受访者:Dominick


 介绍一下你的情况?

“我的名字是Dominick,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习政治科学(Political Science)。我在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首府)长大。”

我记得三月底在Sacramento举办的那场学生游说会议(Student Lobby Conference)期间,你在加州政府大楼前的媒体发布会上针对一条法案发表了演讲。这是怎么一个情况呢?

“没错,三月份的时候我受邀请参与新闻发布会,针对AB 392这个法案 (CA Act to Save Lives) 进行了发言。

那个法案是对执法人员的用枪条件实行更严格的限制,要求警察只能在完全没有别的选择时才能使用致命武器。这条法案的通过会让加州成为对警察用枪管控最严格的州。”

“我针对这条法律进行发声,因为我是一名在加州生活的黑人男性 — 这句话有好几层含义:

这意味着即使是在世界上最激进、最多元化、最包容的地区之一,作为一个黑人,我依然有比普通人高6倍的可能被警察无故怀疑并逮捕;

这意味着我会被用种族貌相判定(racial profiling,执法机关基于种族或族群特征、而非个体情况,去更多地怀疑或针对某些特定种族。在美国,黑人及其他少数族裔经常被作为怀疑对象);

这意味着我父亲会被种族貌相判定,仅仅因为他是作为一个黑人男性而存在;

我父亲身高将近1米9,体重将近100公斤。他体型大、光头、肤色黑,所以他总是能符合那种罪犯的形象描述。

这意味着警察总会对我父亲有不应该有的、错误的印象。”

“所以我就这个问题发表了讲话,鼓励大家去意识到这是我们作为学生应该去关注的问题。因为这不光影响到教育体系外的人,还影响到体系内学生们的家长,甚至是学生自己 — 我自己就正亲身经历着这些问题。

如果学生在学校里没有安全感,有些甚至因此不能去上学,那么这就是我们的问题,我们没能服务好我们的学生群体。

当时我的讲话打动了在场相当一部分群众。”

所以那个法案后来怎么样了?

“我讲话那时候,那条法案连能不能通过加州的立法机构都是个问题。我发表完那个演讲后又继续为这个事情忙,组织动员大量学生通过打电话或者游说的方式去向立法人员们声明立场,表达支持。

(注:美国各州在法律出台前期,会有特定时间段对民众开放,接受选民的政策评论(Bill comment)。在立法人员最终决定法律是否通过时,选民的意见会被考虑在内。很多student advocacy的行动方式就包括动员大量群众通过电话、短信、邮件轰炸立法人员的形式表明其立场。)

几个月前,那条法案终于通过了议会。明天,这条法案就会被州长正式签署通过。”

你在Student advocacy这方面一直很活跃吗?

“我从大一就开始接触这些东西了,但直到几年前才真正投入进去。因为当时我才真的意识到情况在变得越来越糟糕。

我刚刚说过,我来自萨克拉门托。当时那个城市发生了一起枪击案,事发现场离我所在的社区只有20分钟的路程。

那个事件对我震撼很大,从那时起,我开始做更多的事情。不光只是口头上评论时事、在社交媒体上发表意见、给朋友们安全建议,而是真真正正、实实在在地有一些行动、做一些事情。”

那么你都做过哪些事呢?

“除了为这个法案做出的各种努力之外,我还帮忙推动了整个加州系统内对警察执法方式进行的改革。我们不光关注警察权力滥用问题,还有他们的雇佣方式,以及监督机制,去保证他们担起职责。”

你之后是什么打算?

“我要利用在伯克利的最后一个学期,去继续争取增加教职人员和学生群体的多样性。

有很多研究表明对多样化的需求会使教职人员和学生群体双方都受益。少数族裔的学生需要在教室里看到跟他们有一样肤色、相似类似经历的老师,从而能够更好地被理解。同时,老师也需要与有相似背景的学生产生更深层的情感和职业上的连接,所以他们也需要在教室里看到跟他们有相同肤色、相貌特征的学生。

所以不光是为了学生的利益,同样也是为了那些在教育体系里工作研究的人能从中受益。

还有其他一些观点是说一个地方越多元化,就越容易产出更多更好的想法。”

讲讲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想要参加这个峰会?

“我觉得我有责任去看到我的工作被传承下去,被那些能够理解、愿意为之奋斗的人接手。我希望看到他们有能力和信心把这些工作继续做下去。

我想通过我的经历,让更多的人知道,你们的声音是有分量的。你们应该尽可能去参与到自己关心的那些事情。

我自己就是主要参与了警察问责(police accountability),种族多样性(racial diversity)这些方面的学生活动。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是我做了很多事情去推动问题的改善。

任何人都能做到我这样,只要你有足够的决心和耐心。”

 一句话概括?

“我的名字是Dominick,我想成为改变,所以我在这里。”



                                                           上面这个对话发生在8月18日。

                              在我们访谈结束的第二天,我们对话中提及的、Dominick积极推动的

                                                            加州法案Assembly Bill 392

                                                              被加州州长正式签署通过。


                                                                           —END—


2019年6月由摄影师 Nox Yang 在洛杉矶开启,收集在洛杉矶遇到的人的故事。

/ 摄影项目 i See LA /

2019年6月由摄影师 Nox Yang 在洛杉矶开启,收集在洛杉矶遇到的人的故事。

/ 摄影师 Nox /  

查看更多人物故事,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iSee-iSee

或查看网站www.noxyang.com

Zoe:等我回到香港,我不知道那还会不会是我熟悉的家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