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OCN

独立媒体,非营利性质,我们关注环境、教育、性/别、精神健康等公共议题,提供负责的纪实性内容。转载联系:editor@ngocn.net

N记快讯 | 独立记者黄雪琴、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失联

發布於
9月20日晚11点,当NGOCN编辑此篇稿件时,黄雪琴计划搭乘的LH797航班刚刚起飞。
报道 / Lucretia,小鱼,小鸭,小心
编辑 / 小冲,正民
图片 / 奶牛

据熟悉情况的友人称,独立记者黄雪琴、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于9月19日下午失联,目前未知身在何处。王建兵可能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留,主要原因或是他在家里和朋友的聚会。

两人的一位共同朋友小李接受NGOCN采访称,黄雪琴原计划20日晚从香港飞往法兰克福,转机前往萨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攻读发展学硕士,王建兵本来将陪同她从广州出发乘机。然而,19日下午起,两人便与其他朋友失去联系。

小李表示,两人目前可能被广州市海珠区警方控制,同时两人的物品近日被警方翻查、带走。黄雪琴和王建兵失联当天,小李的另一位朋友被派出所传唤,询问王建兵在家中与朋友聚会的情况。

王建兵曾担任西部阳光基金会农村教育项目主管,随后来到广州,致力于青少年成长和残障社群赋能,关注职业病工人权益倡导。他的朋友们说,王建兵蓄着山羊胡,和善、热情,很会照顾人,大家常常称他为“煎饼”。

海子是王建兵的多年好友,两人在2012年一个公益活动认识。他说,煎饼关注教育,源于自己从西部教育欠发达地区走出来的经历,关注教育不平等。后来,煎饼来到广州,仍关注边缘、能见度低的社群,例如残障人士、职业病群体等。

海子说,煎饼不会忘记他帮助过的每一位朋友。之前他想去职防院看望帮助过的尘肺病朋友,但因为疫情,病人出不来,外面的人也很难进去,他担心这会对病人的生活造成很大影响,会想办法看怎么能帮到他们。

“他是很真诚的公益人,我绝对不相信他会做什么跟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相关的事情,绝对不会。”海子说。

黄雪琴在2018年报道“长江学者”陈小武性骚扰女学生事件,拉开了中国#MeToo运动的序幕。2019年10月,她因记录香港反修例运动,被广州警方以“寻衅滋事罪”拘留,后变更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三个月后获释。

海子也是黄雪琴的朋友。他称,自己在9月18日曾联络过黄雪琴,谈论去英国留学的事情,之后再无消息。

“她经历了很多困难,但一直都没有放弃,”海子说,”她本来打算在2019年去香港大学读法律硕士,因为警方拘留她,只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今年拿到了奖学金打算去英国读书,又遇到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很心疼。”

“这么有社会关怀、这么勇敢发声的女性记者,她不应该一而再、再而三地遭受这些。”海子说。

清风与黄雪琴通过一个线上夏令营相识,黄雪琴是讲师,指导清风写作。培训结束后,两人仍保持联络,但上周开始,黄雪琴的回复逐渐变少。19日,清风再次联系她:“你还好吗?”消息显示已读未回。

多位参加过黄雪琴讲座或培训的受访者说,黄雪琴温暖、真诚、“像一个姐姐”,总是尽力安慰年轻人的彷徨与困惑,给予鼓励和建议。清风说,黄雪琴就是“正义的化身”。“我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勇气,去做这些极少数人敢去做的事情。她回答说,她喜欢这份工作。”

黄雪琴在去年恢复自由后,打算今年去英国继续攻读学位,但在踏上国际航班的前一天被警方带走。9月20日晚11点,当NGOCN编辑此篇稿件时,黄雪琴计划搭乘的LH797航班刚刚起飞。

(为保护受访者安全,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记录我的“反送中”大游行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