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Carry Me Home

發布於
修訂於

南方吹來风,暖意便悄然而入。

明明北半球仍是寒冬時分,心裏卻總有些恍惚,似乎在去年還是更早,很迫切地盼望着,希望春天快點到來。也許是那一年的寒冷,讓人印象深刻,每天下了地鐵,就不得不聽憑寒風從耳邊吹過,一點點忍受,一點點度過平常重複的日子。

誰能讓時間變得更快呢?而且,作為一個有些年紀的人,似乎對於時間,并沒有那麽太在意,也許是早已明白,越是期盼,就越是難以忍受。

扛起一台洗衣機,爬十幾樓去送貨,那就不要咋咋呼呼,重物上肩,就只有一口氣咬在嘴中。不到了門口,是不能放下的,連一絲一毫地感覺,都不能去注意,越是喊難,就越是難。人生總是如此,無法忍受的時候,也只能忍受。

沒誰來安慰你的,或者我們需要的安慰,也可能不只是安慰。

是啊,有空的時候走進博物館,我總喜歡看着那些仿製的雕像。雖然粗糙,雖然失去了原著的魂兒,但我仍然會發呆。那些肌肉虯張的綫條,還有那些沉靜的面容,也許還有那空洞的眼眶,不知為什麽,總覺得他們很悲傷。

但旁邊的說明簽,是這樣寫的:

仿製于某某,某某年,雕刻家某為一位威尼斯貴族製作了這個雕像,描述了希臘神話中的英雄。

除了某某,是我有意隱去的,但那些小字中,也沒有更多信息,告訴我們這是位怎樣的英雄。

後來有了更新的科技工具,我拍了拍,這裏是不禁止拍攝的,於是手機告訴我:

查無此人

那麽,是這裏有誰在造假嗎?或者只是它還沉睡在歷史角落,沒能被這新發明的工具顧及到。

我也不太清楚,但我仍願意將自己難得的休息日,花費一半在這裏。

我能在大廳的地暖上,感受到暖意,彷佛這裏便有春天。我不必一定要忍受,等待。可是,無論怎樣,我也是要忍受,等待的。我站在門口,和早已熟悉的看門老者告別,他揮着手,然後轉身去做閉館后的那些工作。

我站在夕陽裏,心似乎也慢慢墜下,那些看過的畫面,一張張停留,陳設在我的記憶中。

於是燈一盞盞滅了,從高層到低層,直到剩下門口一盞孤燈。而世界也靜謐下來,天空沒了白日裏的光輝,只剩下剛剛升起的月和星。雖然它們一直都藏在天空之中,可我看到了它們,它們才真正升起。

我慢慢走回去,從博物館到家裏並不遠,但也不近。有時候,我甚至覺得回來得太早,寧肯繞着街區,再轉上幾圈。那時候,我的心里會想起很多事,比如某一天,我就會記起一個作者曾經告訴我,夜裏散步很危險,而這件事催生了一本關於燒書的小說。

但夜深的時候,人們也就該回家了。

我也走回去。

每日忙碌的白晝,人應該忍受,撐起自己的生命,即使是暴風驟雨,也要做自己最忠誠的夥伴。當夜深了,我們就能重新做回自己,回到家中,享受着生命中最甜美的回應。

我愛我的家。正如你也一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