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散步

發布於

酴醾花影太娟娟,一度思君一惘然。……只有恆娥能解語,夜深分影照無眠。(嚴蘅)

——

夜色漸漸透出亮光,而山那邊彷佛更早得了消息,有着喜悅的玫瑰紅。

剛剛探出頭的日光,雖然還沒有太多力,但也努力爬上山頭,露出半邊臉來。

茨里·奧爾梅亞慢慢走出門口。他要去遠處的公園,雖然還未修好,但卻鋪上了地磚和防腐木,走起來沒有趣味,卻更安全。

他走在狹窄的街道,聽着那些早起人的噪雜聲音,也聽着晚睡者一聲聲呼嚕和夢囈。

住滿了人的破舊房屋,是一個人的漩渦,能夠輕易把所有的耐心都帶走。

茨里·奧爾梅亞告誡自己,於是就開始背誦起已然讀了兩年的一段話。彷佛是咒語,又像是消磨時間的小玩意,他有時會驚訝自己還能保持這樣的記憶力。要知道,就在十年前,他還以為自己的記憶力已經徹底完蛋。那時候,他無論讀什麽書,總是翻過就忘。一切彷佛是流水,在石板上流過,然後便沒有了痕跡。

他如此悵然,體會到自己的衰老,然後便感到無限孤獨。

一生中的歲月,如此匆匆,既有些感傷,也有一些從容,他不知道該如何評判,於是就跟着日子的輪迴,慢慢等待。

需要我們一天又一天為之努力的事情,總是存在,並不會因為今天悲傷,明天快活就消失。事實上,茨里·奧爾梅亞認為,正因為它不會消失,才證明了自己的存在。

他掏出手帕擦拭鏡片,有一處好像怎麽也擦不乾淨,但仔細摸過去,才發現那只是一點破掉的缺口,連百分之一米粒大都沒有,但就是讓自己根本擦不掉。

重新戴上眼睛,一切似乎都清晰許多,而那缺口造成的不適,也會很快就被眼睛自己調節過來。

在生命里度過那麽長時間后,他開始學會不被自己的環境所裹挾,無論是一時不如意的天氣,還是有心無心說給他的不中聽言語,一切就是身外,而自己終究只有自己。

他慢慢走着,並不着急抵達自己的終點。

狹窄的路口已經過去,眼前是一大片開闊地,有時還能看到一輛輛渣土卡車,或者一輛水泥罐車,轟隆隆駛過。他們並不在意那致命的速度,或是掀起的塵土,在每個人的生命里,可能都有這種不顧惜他人和自己生命的時候。他甚至都沒有發出一點嘆息,只是慢慢走下去。

他慶幸於自己生命里曾有貝多芬、舒伯特、施特勞斯……但也不會抱怨老天為什麽還帶來史達林、希特勒,以及那些早已被人唾棄的失敗者。自以為是者,纔會質疑那些不如意的事情,唯有一代代留下來,並不需要靠訓誡而成立的,才是最城市和簡樸的道德。可以承載我們,而不是帶我們兜風,再把我們甩在無知的波濤之中。

此刻,一切都亮了起來,彷佛又從夜晚的黑暗里復活。

這讓他記起那些在寺院中的往事。

不長又不短的時日,在一個人的短短生命里,並非不值一提,但他看着眼前的晨光,卻只想起那些擺放在檔案室里的照片。他剛剛來到寺院中,是作為一個自願幫忙的人,來整理那些陳舊檔案的。

他和另三個人組成一個小隊,把桌子連成長龍,然後就流水綫一樣地看啊、整理啊、記録啊、分類啊……這樣過了一天又一天。說起來,好像十分無趣,又讓人單調得疲乏難堪。但他無論當時,還是現在,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是在浪費時間,更沒有覺得透支那樣疲憊。只是身體上的疲勞,卻休息一下就能得到最大的回復。這和平日裏那些睡眠不同。有時候,睡得再久卻一點也不解乏,即使在床上翻來覆去,也只會讓早上的醒來伴隨着頭痛和沮喪。在寺院里,他每天都過得平靜,也沒有對做錯事的擔心。一切如此井井有條,也變得理所當然。

尤其是看着桌上擺放的檔案,那裏面有一些老照片,只有黑白兩色,甚至面目都有些模糊。但每個照片里的人,都有一種宗教式的寧靜。

她們凝視前方,好像看着攝影師,卻又像只是面對每天的日常。

毫無妝容,樸素自然,眼睛中帶着一種寧靜平和。

這樣的相近的表情,讓每一張照片里的每個人,都彷佛是一母同胞的姐妹。

他很好奇這些信徒的表情,因為那並不常見,事實上,當他第一次進入宗教的領地,所看到的人,所見到的表情,與俗世中的並無兩樣。同樣帶着野心的束縛,對於聲名的渴望,還有那些在嫉妒、冷漠、激情里受折磨的痛苦。

忘不了的事情太多,讓每個人都如此疲憊,他對宗教的第一次嚮往就這麽被擊倒了。乾脆利落,甚至不用數點。

但那次自願幫忙的事情,卻讓他重新得到了安慰。

那些照片里的一雙雙眼睛,可以給人安慰,他每一次仔細查看,都像是受到了精神上的解脫。

他凝視着照片里的人,而照片里的人,也看着他——或者看着另一些什麽——於是,一切就緩慢下來,鬆弛了神經,放下了負累。

這是如今的他,所能得到的步伐。若是你曾經留心過身邊的陌生人,你就能發現,即使不堪那一張張各自不同的面孔,一樣能分辨出不同的人。因為那些步伐,正如影子追隨的主人,總是屈亦屈,直也直。

他此刻慢慢地走,並不需要糾正自己,卻得到了一種自然的從容。

公園漸漸近了。

他感到自己又一次得到了某種回應。

茨里·奧爾梅亞停下了背誦,看着既熟悉,卻又在每天變化的工地。

「我已不再需要戰鬥,對立。」

當這一天開始后,他又一次確認,即使不知道自己想要些什麽,但他也能明白,自己所需要的,並不在過去,更不是未來。至於現在……難道你曾經有過嗎?一切過去,一切未來,我們的現在不過是如來如去。

仍然很遙遠的世界,該有的似乎都有,但他從未感到自己距離終點如此之近,工地上喧囂得讓人心悸,可一切的變化又將很快停止。

他沐浴在越發明亮的日光中,金燦燦,又帶着自己遮擋出的影子。

「多好!」

他依靠記憶而活。

卻又明白,自己從來不能離開陽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