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m

喜愛讀書,喜愛詩,更喜歡哪個? [大家不用困惑,我關注和拍手都是很隨性的,不用一定回拍,也不用一定回關。因為我是把追蹤作為一個個人閲讀器,不定期梳理,隨着自己的關注變化,關注再取關,取關又關注。所以不要困擾,都好,都好,大家一切都好。^_^]

山泉

發布於

如果時間是一個問題,那我們是算年輕,還是已然年老。

問題本身也許並不重要,很多時候,我們只是沒有什麽好詢問的,卻仍然會感到迷惑。

如同客旅一般的煩惱,猶如塵埃,陽光射進來,就能看到它們漫無目的飛舞。

無論我們是希望它們消失,還是希望重新找回,它們都是自在的。存在是它們唯一的記憶,而我們卻猶如客舍一般,聽憑它們來而又來,去而又去,最終誰能發現這樣的變幻,誰就能領悟到一種時間的命題。

這也不是學生期間的求學,總會有人來用問題和考試,推着你去進步。更不會有什麽標準答案,會在一次艱難的考試后,告訴你什麽是對,什麽是錯。

曾經害怕過的事情,如今卻發現它們有多麽可愛。

而大聲宣告過的事情,此刻卻只覺得太過秘密,捨不得說出來,也不會輕易被人理解。也許我們拼命追尋的那個終點,並非如我們想象,而今天所停留的地方,卻有一種命中注定的契合。出門尋找財寶,卻在自家後院無意發見,這到底是在告訴我們什麽?

總有人推動我們轉動,而這種轉動也將讓我們身邊的一切開始變化,誰是這宇宙的第一次用力,如果一直追尋到最後,是不是那無窮的宇宙邊緣,竟是抵達我們現在的輪迴?

喧囂是自己堆起的山嶺,可滄海桑田后,到底是該回頭,看看那條路上,到底走來了誰?是自己過去的舊影,還是冥冥未知的一種邂逅。

我自然明了,自己那顆心,到底如何被你吸引。但在紛紛擾擾的季節來去之中,總有些事情,是難以確定的吧?憂愁,有時候並非痛苦,正如那漂浮在空中的塵埃,不是每一顆,都能成為哭砂,從一個人的眼眸旁,流到另一個人的心口。

很多時候,我們無法偉大,也不可能偉大。那些自以為的情感或道德,其實都很渺小,也許只夠感動我們一個夜晚。正如朝生暮死的游蟲,何曾有什麽真正驚天動地,不過是一生,一個十二個時辰裏的人生罷了。

我曾想成為山間的泉水,而不是跨過平原田野的江河,我只願在最後的盡頭,沉入大海的懷抱,但在我還活着的時候,就讓我做一脈沉默的山泉吧。

相比於昨天,你今天覺得好過一些了嗎?是不是做了一脈山泉,就可以獨自唱歌,流經那些喜歡的山間花原?也許並非如此吧?也許能如此吧?人生的無數個不確定,給了一個人憂慮恐慌,也給了一個人的無限未來。未來是什麽?你明白嗎?

你看,我問了一個傻問題。有什麽事情,可以這樣問呢?怪不得那白雲也飄遠了。

當我離着這大自然更近的時候,我卻能發覺自己與人更親近了。可當我奔向人群,卻只覺得彼此的隔膜,讓我再也難以開口。泉水叮咚,泉水歡快地流淌,泉水說着一切秘密,卻無人通曉它的語言。

我不要強作解人。

我願和你一起傾聽,然後慢慢走過,這一切就會留下痕跡。是啊,大地上的生長,意味着四季曾經留下過痕跡。大海裏的博大或寧靜,都意味着那些顛顛倒倒,一往無前的過去。智慧的獵人可以輕易分辨獸道上的痕跡,但比他更偉大的人,卻說:我可以等着他們。

握住一朵雪花,只會讓它很快融化;握住一把沙子,只能看着它慢慢滑落;你越用力的生活,也就越無法掌握。

所以,還是需要成為一道山泉嗎?

一切的一切,能確定的,除了我們自己的心,還能有什麽呢?正如那真心相愛的人,當從遠方來看我的時候,會在意帶來了什麽嗎?只希望你喊我的名字,這不就已足夠?

我希望快樂,也希望幸福。難道你就不希望嗎?當兩個有着共同夢想的人,終於相聚,一切的一切,也許就終於有了結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