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森

精神科醫師,喜歡思考與寫作,愛好騎單車。目前主要關注「自戀」與「無條件基本收入」的主題。 個人臉書專頁「納西斯花園」,個人網站 lincalvino.me 「自戀筆記」

給孩子沒有壓迫的未來--基本收入

造成兒童自戀成長環境變得不理想的因素可能很多,如果以整體社會環境而言,我認為經濟上的壓迫,可能是最主要的因素。在之前的文章我曾經提到過,我認為「基本收入」是一個能廣泛且有效改善兒童成長環境的制度。在本書的最後一章,我想向大家要介紹一下這個深具未來性思考的制度。

請大家先想像下面的情景:

  • 如果父母不必只為了滿足基本生活需求而必須雙雙出外工作,是不是會有更大的空間選擇在家養育小孩?
  • 如果父母能夠不為了基本生存條件而掙扎受苦,是否可以有更好的情緒來陪伴孩子?
  • 如果父母不需要擔心孩子將來找不到工作,是否更能讓孩子依照他們的特質與興趣發展,而不是勉強他們去念「有前途」或是「熱門」的科系?
  • 如果不用擔心生活過不下去,當我們人生有了新的體悟與發展方向時,是否能更有勇氣改變人生。

上面這些都是自戀結構能良好發展的有利條件,而通過「基本收入」的制度,它們將很有機會實現。

一起來了解一下吧!

什麼是「基本收入」?

所謂的「基本收入」是指,政府定期發放一筆固定的錢給每一個國民,沒有任何條件限制,主要目的是保障每一個國民基本生活無虞。

乍看之下會覺得這似乎是個無腦的想法,常有的困惑與質疑是:

  • 我們要保障的應該是弱勢的族群,為什麼還要發錢給本來就已經有錢的人?
  • 光是要補助弱勢族群的需求就已經左支右絀了,政府財政怎麼可能有辦法支付這麼龐大的金額?
  • 如果真的對每個人發放基本收入,還有人要工作嗎?都沒人工作,社會不就崩解了嗎?

這個制度可以帶來很多的改變與好處,我認為主要的有:

  • 它實現了真正的社會正義,無差別且公平地分配由全體共有資源所生產而來的利益。
  • 避免標籤化弱勢族群與「貧窮陷阱」,消除充滿審核與歧視的社會福利體制。
  • 讓人不再需要為了基本生存而從事被剝削的工作,長遠來看,可以將人從工作中解放出來,真正從事自己熱愛的活動。

實現社會正義

分配不均一直是人類社會中持續存在的情況,造成許多社會衝突與問題;儘管文明不斷進步,社會與國家制度不斷調整改變,分配不均不僅沒有改善,甚至還在惡化中。這導致了不同群體間的對立,以及對於政治制度的懷疑與不信任。對於怎樣的制度才是真正的分配正義,始終爭執不休、莫衷一是。

齊頭式的平等已經被證明為不可行的制度了,而放任的自由經濟實際帶來了更大的分配不均;現代國家實驗著各式各樣的計劃經濟,也還是沒能有效解決問題!究竟什麼樣的制度可以帶來最大限度的分配正義,又不會過度影響到社會的發展?

「基本收入」的建議是--「保障每個人的基本生活」,透過無條件、定期地發放固定的金額給每一個人,來確保他們的生存權。這樣的「生存權」來自於下面幾個事實:

  • 地球上的資源屬於全人類共有,文明是長期累積的結果;每個人的工作所得成果,都使用了前人的努力與共有的地球資源,並不是單獨創造,應該要回饋到人類社會的整體。
  • 國家的成立是一種「社會契約」:國家允諾照顧每個國民,國民因此同意服從國家的制度;因此保障基本生存權是國家的義務,透過發放個人基本收入是既清楚又簡單具體的實踐。

上面兩件事情並非沒有發生,實際上一直在進行。所有的國家都會透過「課稅」來建設公共設施與維持政府的運作,但是稅制既複雜又容易被既得利益者所操控,真正的弱勢者往往無法從稅制的改變中獲益,因而仍舊充滿了不公平的分配。

政府經由稅收從事公共建設,雖然對大家都有益處,但是並無法真正保障一個人的生存;國家光只是完成公共建設,並沒有實踐「社會契約」中對於每個國民的保障義務。雖然目前許多福利國家透過種種不同的福利制度,試圖照顧每個人的生存權;但是複雜的制度與充滿歧視的審查,往往讓真正需要的人得不到協助,過程中心理又飽受「標籤化」的傷害。這些審查不僅浪費資源,又缺乏效率,更有可能存在著人謀不臧的種種弊病。

即使好不容易正確地將資源給了需要的人,卻還有新的問題--貧窮陷阱。

跳脫貧窮陷阱

現行多數社會救助制度都會設立一定的門檻,當收入低於所設定的金額時,才會給予補助;一旦收入高於這個金額,補助將會被取消。但是當被補助的人努力找到工作而有收入時,補助可能會被取消。因此當他努力嘗試去工作後,收入可能並沒有增加很多;而找到的工作條件可能不好,或是很不穩定,他還要冒著再度失去工作的風險;一旦再度失去工作,又要經歷一次繁瑣無自尊的申請救濟的過程。這些情形往往讓他們喪失再度找工作的動機,時間一久導致工作能力退化,又更難再回到職場。

於是他們如同掉進了一個出不來的陷阱,這就是「貧窮陷阱」。一旦掉入這個陷阱,人很容易失去自尊,甚至自暴自棄;這往往又導致周遭他人歧視的眼光,認為他們是好吃懶做,等著別人救濟他。漸漸地社會開始排斥這些人,導致群體間的分裂。

接受他人救濟從來就不會、也不可能是一件舒服的事情,沒有人想要一直處於被救助的角色,這對於自尊是很大的傷害;但是因為制度設計的不人性,讓他們沒有出路,只能放棄自尊。

也有一些制度嘗試調整這個缺陷,設計了緩衝的機制。但是這同樣面臨了審查的問題,過程中充滿了審查者的質疑與被審查者的迴避;不斷挑戰著人性的底限,結果一樣導致自尊的傷害。

基本收入因為不須審查,可以徹底避開貧窮陷阱,保護人的自尊。

從工作中解放

當整體經濟環境不佳,或是工作機會減少時,為了能夠生存往往必須要接受低薪且條件惡劣的工作;即使經濟狀況良好,資本家為了獲取較高的利潤,也會刻意壓低工作薪資與條件。這讓多數不具備特殊技術的人,處於容易被剝削的狀態。很多社福團體希望藉由調高「基本工資」來改善被剝削的情況,然而最近幾年韓國調高基本工資的經驗顯示,調高後不但沒有增加底層民眾的收入,反而還減少,這大大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分析後發現,主要是因為工作性質差異很大,齊頭式的調高反而造成某些行業經營的困難;而資本家總是有辦法來避開制度的限制,因而對於底層民眾的實際收入的增加沒有幫助。

有了基本收入保障,人們不需要為了基本生活被迫接受不合理剝削的工作;資方也需要提供夠好的工作條件,才能吸引人力投入。這樣其實能讓資方與勞方可以在各自的需求下,讓工作的方式與時間更有彈性。

除此之外,基本收入也可以讓人們更願意從事沒有貨幣報償的工作,例如照顧生病的家人或是社會公益活動。這些活動其實對於社會整體的幫助很大,很多人其實有心投入,卻為了生活需求無法從事這些活動。

整體來講,基本收入可以讓人對於工作的選擇性更高,未來可能重新改變人對於工作的定義,改變人類文明的型態。

好處這麼多,接下來要談談大家的質疑。

為何要發錢給所有人?

基本收入的精神就是,所有發展的成果都會使用到全體社會的資源,每個人都有權利享受「社會紅利」;平均發給每個人,可以避免耗費資源的審查與標籤化弱勢族群。有人會覺得,已經很有錢的人何必再發給他們?但是要實施這個制度,會有一定程度的加稅。收入越高的人在加稅後,實際上整體的收入會減少更多;而佔大多數的中低收入的人,整體收入則會增加。結果是整體的分配會更平均且更有效率,這正是這個制度巧妙的地方。

財政可以負擔嗎?

基本收入的發放確實需要相當大的金額,但是以目前人類總生產的規模,絕對是可以負擔的。以「台灣無條件基本收入協會」所發表的白皮書,建議 18 歲以上成人每人每月發放 12608 元,未滿 18 歲發放一半金額 6304 元;若要全面實施,在不影響目前政府運作的情況下,以單一稅率 31 % 課稅的話可以因應,而台灣目前平均稅率為 13 %。以此金額推估,年收入 84 萬成為一個分界線,小於 84 萬的人收入會增加,佔人口比例的 67 %。

這樣的增稅不可謂不大,但也不是遙不可及,這還是在其他預算不變更的情況下。如果整合了原本的社福預算,扣除審查的人事成本,加上未來可以開徵的碳稅及環保基金,以及因應機器人取代人力的資本利得的課稅,實際需要增加的稅額還可以更少。

基本收入其實並非新的觀念,最近會再被熱烈討論,主要就是因為近來人工智慧的成熟,機器可能大量取代人力,造成大量的失業問題。大量失業會造成經濟的萎縮與社會的動盪,對於人類社會的衝擊更大,因此就連企業界也出現大量支持基本收入的聲音。對於企業而言,經濟萎縮是更可怕的事情;製造的東西如果沒有人買,做的再好再多也沒用,只有虧錢而已。如何盡早規劃,逐步實施來降低對於經濟的衝擊反而更重要,而不是反對它。從下屆美國總統選舉候選人中,已經有人提出基本收入的政見,就可以看出這樣的趨勢。

基本收入可能已經不是「要不要做」的問題,而是「如何去做」。

大家都不工作了嗎?

另一個常見的質疑是,有了基本收入會不會導致很多人都不工作,生產力會因此而下降。真的會如此嗎?以目前的一些小規模的實驗似乎並未觀察到這樣的現象,有些地方的就業率有微幅的下降,深入了解後發現,多數是婦女回歸照顧家庭或是年青人重回學校就學,而不是無所是事。但這還是無法解除多數人的疑慮。之前瑞士對於這個議題舉辦了公投,盡管瑞士 NEOPOLIS 的調查研究顯示,有64%的歐洲人支持基本收入制,僅有 4% 的民眾表態通過後會選擇不再工作。2016年6月5日,瑞士人卻壓倒性地否決該公投——以23.1%贊成與76.9%反對的差距,否定了每人每年約3萬720美元的UBI公投提案。

在看似獲得大多數認同的調查下,面臨真正的選擇時,結果卻完全翻轉了。這樣的差異該如何解釋呢?

我覺得這反應了人對於他人的不信任。我們相信自己會工作,卻不相信別人也會如此,更不願意自己辛苦的工作平白被別人分享。人並非不慷慨,不願分享,不然不會有那麼多的捐款與互助行為,那對人來說是一種快樂。但是當分享的對象不確定是誰,甚至可能被不適當的使用時,會有一種被欺騙與吃虧的感覺,這是很難忍受的。 我覺得這是「無條件基本收入」很難被廣泛接受的重要心理因素。

以我自己研究人的心理的經驗,我想探討,人在獲得基本生活需求之後,慾望就會停止嗎?好吃懶做真的是人的天性嗎?人真的這麼期待無所是事的過生活嗎?

我覺得這有點小看了人的慾望了!人類之所以發展出目前的文明,不像其他動物只有生存與繁殖,就是因為人有不同於其他動物的慾望與能力。我認為人在滿足了基本生活需求後,真正屬於人性的慾望才正要開始!你能想像自己滿足基本生存條件之後,什麼也不做嗎?一旦慾望出現時,就會驅策你去追求,這就回到原本的社會經濟制度中。但是這時候你會有更多的選擇。你可以繼續賺錢滿足更多的欲望,或是實踐自己的理想但是可能沒有金錢的報酬;當你困惑時,可以停下來思索之後的路;當你累了,可以休息養精蓄銳。但是你一定不會永久的無所事事,我認為這樣才是真的違反人性。

尤其是近年來人工智慧與機器人的進展,讓生產的能力大大地提高,這本來應該不是壞事。或許人類該換個角度思考:需要人去完成的工作已經不像以往那麼多了,就讓機器去做生產的工作,人可以從事生產之外的其他活動。而機器的生產能力是來自與人類長期集體所累積的成果,應該用來保障全人類可以維持基本生活需求。

人類新世紀

人類的生產早就已經遠遠超過生存的需要,地球的資源已經被過度開發;所造成的環境破壞,甚至已經威脅整個地球生命的存續。我認為通過基本收入的制度,人可以重新思考關於工作與生產的意義;除了可以擴展人類文化與精神的可能性,更能夠讓人不再只是為了生產而生產,而是能夠珍惜有限的資源,生產出人類真正需要的東西。

甚至因為能夠免於基本生存的威脅,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將有很大的改變;我們不再需要為了生存問題,陷入彷彿你死我活的爭鬥之中;更能夠以一種互相合作而非競爭的方式,實現彼此的夢想。

果真實施了基本收入,那將是人類新世紀的到來。期待有生之年,能有機會看到這樣的新世界。

無條件基本收入在台灣可能嗎?

【無條件基本收入】是不是一個好而且可行的制度?

無條件基本收入--值得大家深思的制度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