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懿

八十後香港女子,曾經是不時尚的編輯,現在是耍廢的自由接案者,分享前編輯想當年的舊事、自由工作的心得、日常閱讀及觀影筆記⋯⋯ / Medium & Vocus: @leungyi / 免費訂閱電子報 https://leungyi.substack.com

關於《讓愛發電》的規則

《讓愛發電》活動不但吸引了許多作者參與,就連規則也惹來熱烈討論,原本我想在 @leafwind 的文章留言,但寫著寫著又長篇大論起來,索性來發篇文好了。以下內容按 〈集思廣益更好的《讓愛發電》規則〉一文及其留言,歸納和引申了一些小小愚見:

  • 「全能主編」的存在除了會出現leafwind原文提到的問題,另一問題是「人人心裡都有一個全能主編」,無論由誰來當,都不能令所有人滿意。若由大家先選出「最有眼光的編輯」,也離不開「投票是否公平」的死胡同以及代議民主的弊病。反正要投票,我寧願一人一票直接投文章,實行起來也較簡單,但我贊成保留少量由官方精選的名額,替漏網之魚把關。
  • 一人一票的投票機制從來不完美,世上也根本沒有絕對公正的完美,我們只能選擇最多人接受和認同的方式。英國公投脫歐時,便有人提出民眾根本不了解自己投了甚麼、脫歐後果又是甚麼(詳見文末),然而我始終認為,民主投票整體而言總比獨裁專政好得多。
  • 「優質」的定義的確是人人不同,當中人氣是重要指標之一。有人指馬特市的同溫層和過度社交問題嚴重,但這不過是反映現實社會,今時今日大家寫了文、拍了片,少不免還要自我營銷、落力推廣才能有曝光機會。創作人可以選擇不參與,但也不能怪世界現在就是如此運作。冷門作者能夠遇上伯樂,是可遇不可求的福氣。此外,Matters的公告文也主動叫參加者「把文章轉貼到自己的社交媒體或群組,邀請讀者來 Matters 給你鼓勵。」那就更不能怪人廣邀親友來支持了(我猜Matters是想鼓勵大家向別人宣傳這個平台啦)。
  • 現時作者只需提交一篇提案文章即可參加活動,獲選後便可於7月31日及8月31日收到獎金,但Matters好像沒說明若作者未能如期按計劃內容實行的後果(獎金照出如儀?若果收了獎金後爛尾又如何?),建議應該在完成整個計劃後才發放最終獎金作鼓勵。 
  • 對於要定立一個「投票的金額」,提高「一定的門檻」,我有保留。門檻太低沒效果,太高又妨礙投票,而且背後好像有「富人可以多投幾票」、「窮人沒有話語權」的意思?雖然這點也只是反映現實罷了。
  • 我同意必須嚴禁作者做出公開賄賂的拉票行為。見到有參加者聲明勝出後會以likecoin回饋贊助者,套用原文是「根據各位贊助人的投資比重,連本帶利發放分紅」, 我不會說這是賄賂,但未免有踩界之嫌?

 延伸資料:

《21世紀的21堂課》裡提到,知名生物學家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曾提出抗議,認為絕大多數英國民眾(包括他自己)均缺乏必要的經濟和政治科學背景,因此不應該要求他們投下是否脫歐的公投票。「這豈不就像是要用全國公投,決定愛因斯坦的代數算得對不對,又或是讓乘客表決機師該在哪條跑道降落?」

這點跟喬治城大學哲學教授伯南(Jason Brennan)的想法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他認為許多選民「不適任、無知、不理性、不道德」,但仍然手握極大的政治權力,並提出應採用「知識菁英政治」。(詳見leafwind推介的文章〈賴天恆/「不適任的選民」一定要一人一票嗎?〉

以上說法有理有據,不過《21》作者Yuval Noah Harari也於書中回應,選舉的重點往往在於選民的感覺而非思考,而說到感覺,愛因斯坦也不比其他人強。「民主的概念認為,人類的感受反映出一種神秘而意義深遠的『自由意志』,而這也就是人權的本源;雖然每個人的聰明程度高下有別,但自由程度一律平等。就算是一個不識字的女傭,也和愛因斯坦和道金斯一樣有自由意志,因此到了選舉日的時候,她的感受(表現在她投的票上)也就與其他任何人一樣重要。」雖然再追溯下去,作者其實並不認為人們真的有自由意志,但就不在此談了。

People vector created by pch.vector - www.freepik.com


讓愛發電,「百萬LikeCoin支持優質創作」計畫來了!

集思廣益更好的《讓愛發電》規則:你出意見我發 LikeCoin

《讓愛發電》暴露了Matters的缺點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