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保守的自由主义

香港,相见恨晚

  关于香港,我只能说:相见恨晚。在被中国恢复行使主权的二十多年里,被渗透、被撕裂,到如今,已被称为“绝望之城”即便表面看灯火璀璨依旧,又怎掩盖内里的千疮百孔?

  尽管如此,我仍愿像博尔赫斯形容纽约一样,我想说:香港也是一个相当抒情的城市。在2019年6月2日傍晚,一场骤雨过后,我一个人登上嘉顿山,一路走下来的时候,夜灯渐次亮起,深水埗的旧楼和新屋,星星点点,照亮这个城市的庸常生活。

  这次旅行的重要行程是在6月4号晚上到维园参加一场回忆的vigil。这已是整整一代人的时间,也是王小波说的中国历史的极限,如是者,那天以后出生的人是绝不知道这段历史的。

  我在朋友圈说:香港每年至少有一天、或一晚值得尊敬。这表述经过自我审查,并且突破了AI过滤,但基本也无人理解。那又如何呢?这个情结也许早就成为我的私人收藏,每年当天和知道这件事的党中央一起度过敏感的时刻。

  米兰.昆德拉说:人类与强权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作为一个自由主义者,能做到的或许就是纪念,究其原因,就像达明一派所唱的:烈焰幻灭过,总有烟。那晚八点多,有一瞬间,被他们广东话的口号喊到有泪光在眼内闪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