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保守的自由主义

六月,夏至以前

June

六月到了中旬,我和国家都松了一口气。芒种才过去一周,当天的暴雨已经淡忘,同时忘记的还有很多以及很久的事。天气预报说现在是梅雨季节了,而此地的雨水不及南方,也早已不同以往。现在天气晴朗,杨梅熟了是唯一可以确认当下季节的证据。

夏天来了,我总是喜欢这么说。随着气温抬升,路边的夹竹桃嚣张起来,合欢花则涨红着脸。每天上午我开过震川东路,难免为那满地踏碎的石榴花唏嘘一番。我知道,田里的麦子已经收割,城市的道路绿树成荫。仲夏时节里,热的咖啡和冰的啤酒,是注定要频繁和肉体交涉了。

这是炽热的季节,身体暴露,欲望适度。在夏至的高温来临前,生命都显得安全可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