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保守的自由主义

未命名

庚子年六月十七,立秋。我们当然知道,夏天还没有过去,瘟疫仍在蔓延。不过,我们已经感觉不到covid-19的恐怖统治,往年夏天的龙虾、烧烤和劣质啤酒照样出现在夜晚的街道。

没错,我们已经习惯了生活在恐惧中。就像贝鲁特人面对爆炸时的沉着冷静,我们对种种末世景象保持漠然。洪水来过了,台风刮过,杭州城里骇人的分尸案以及可可西里被吃掉的女大学生,强大而孤独的祖国和满世界的敌对势力,分分钟回到两个甲子年之前。

没事,天空下着雨,我们喝着威士忌。借着一杯便宜的波旁,我们感到侥幸生存于世的窃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