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e

保守的自由主义

保罗索鲁的中国1986

最近找到一本台版的《骑乘铁公鸡-搭火车横穿中国》,作者保罗索鲁是个美国人,写的是他在1986年坐火车在中国旅行的故事。对我这样的四〇五〇人群来说,这真是一本引人入胜的好书,这几天我每晚都在阅读,时时不禁莞尔,令到夫人称我是不是痴线了。其实我是被作者对中国人的灵魂式吐痰的描写逗乐了,特别是关于吐痰前先在喉咙里处理的声音以及落地后用鞋底去抹掉的传神细节,显示作者绝非是马可波罗式的可疑旅行者。

这样对中国人的近乎诋毁的纪实,在当下是很不讨人喜欢的。除开我们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不说,美国人也没有资格这样跟中国人这么说话,三十年前也没资格!不过,我觉得阅读这本书还是安全的,大陆版本是断然不会有诸如此类的内容的,所以谈论本书是公开的,虽然往往不是在一个维度:大陆版是地理旅行,台版则是时光穿梭。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那是一个恶性通胀的时代,是社会阶层迅速撕裂的年代,也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时代。你是我teenager的年代,我想吃肉,想爱,还想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我记得我也想来一次穿越世界的旅行,但只能在地图上想象而已。我感受到贫乏,尽管社会走向繁荣。我无知但愤怒,愤怒不分左右中间,最后都是履带、子弹里的烟火和眼泪。

作者在书里提到了当时的名流、政客以及普通人。其中成都的魏先生是个很有思想的人,他不愿评价邓小平,理由是“他还没死,有很多时间可以犯错”(是的,三年后就会看到这个老人犯的错)。如此预言式的记录书中屡见不鲜,新疆西藏的民族问题(胡耀邦当年曾试图给予正真的独立)香港的不可靠的承诺、社会监控(作者本人深受陪护旅行之苦)都在当下逐一显露。不过,经济的发展倒是出乎保罗的预料,中国奇迹般的在极权体制下运作市场经济,使得民主国家都开始羡慕和怀疑,更击碎福山的历史终结于西方民主制度的论调。

我才读到第十四章,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分享,对于自由主义者的毒舌吹水,我实在很吃这一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