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空道人

谢谢你读我。

颦颦蹙蹙颦颦蹙

(edited)
他嘴唇嘟起来有吻的样子。

我很喜欢看他的身体。好像盯着看越久,摄取到的细节就可以越多。然后舌根愉快地叹出一口气,把吸取到的过多的细节满意地叹出来。

好像是制造人的神对他偏心。总感觉他身上每一毫克的肌肉、脂肪、血液、骨量、肌肤、皮屑、毛发,都是被用八十大页白纸精细计算过并且斟酌着体积和重量一点一点雕刻砌起。神对她的作品应该很骄傲。

他有时眉头皱起,我总是用左手食指和中指拨开漩涡,妄想用两只手指就能把皱成一张藏蓝丝绸的雨后天空拨开云雾。拨开颦蹙后的脸上残留氤氲,嘴唇嘟起有吻的样子。氤氲裹着眉下两轮月,垂泪欲滴,楚楚可怜,天寒雨意浓。


“我想和你发生肢体接触,我现在需要一个yes 。”两轮月氤氲不再,黑暗里它们皎洁无瑕。

那晚,有两枚清醒不已的邮票。

我哈哈大笑地起身啪地一下打开床头台灯。

“不如你给我一个yes吧。”


他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同我自己的身体一样珍贵。

风光细腻。


次日早晨,我们叫了早餐到房间里。他半倚在床头,我第一次见他戴眼镜。那鼻梁上的眼镜是海上的粼粼波光,不断地萌动在某人的春心里;他胸前更是涨了潮。鳞金色的阳光从窗外倾泻进来毫不客气地泼溅了他一身,为他镶上毛茸茸的金边。

Young and beautiful.

All that grace, all that body. 🎶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