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客收藏家

全職韓中譯者,嗜讀者,影視狂人,資深狗奴。 影視書漫紀錄+歌詞翻譯都在 https://icompack1294.timelog.to/

記下那一件衣服|會留一輩子的志工服

發布於

每年整理衣服的時候,不管我下定決心要清掉多少,最後總是會有幾件重新折好又放回去的衣服。就算我知道這輩子根本不會再穿,內心還是捨不得,寧可就這樣繼續壓在衣櫃的最底層,偶爾替換一下位置,隔年再來一次同樣的過程。那幾件是大學的志工制服。

壓在衣櫃底層太久,每一件都皺到不行。

大學時期為了學好韓文,任何能讓自己接觸到這個語言的方法,我都想嘗試。所以除了讀書和語言交換,我還參加了國際志工活動。

當時參加了四個活動,從最左邊那張開始順時針轉是亞太青年會議、東亞區國際特殊奧運、國際獅子會座談會、世界盃機器人大賽。每一場都留下了珍貴的回憶,有一件還有教練跟選手們的簽名。在這之中,最容易讓我掉進回憶漩渦的是第二件國際特殊奧運制服,每次看到這件都會想起大家,偶爾還會去翻翻舊照片。

東亞區國際特殊奧運制服

這場活動的完整名稱應該是東亞區特奧保齡球暨國際邀請賽,由高雄市各特殊學校、特教班學生共同參與,加上其他國家的選手,大約有400人。

不知道背什麼背了一大包的我。

韓國隊的選手年齡層偏高,落在30-45歲這個範圍,大多是中度到重度智能障礙的選手,心智年齡落在3-6歲。其中,少數選手還有情緒方面的問題,以及手腳萎縮的情況,需要有人陪在身邊照顧,所以韓國隊徵了很多志工,人多到大家只能輪流讓位休息。

黑衣服是選手,紅衣服是韓國教練。

為了讓每一位選手都能參與到比賽,教練會陪身體比較不方便的選手上場,但只能輔助,不能代替選手做太多,不然裁判還是會判違規。

保齡球一局通常都是15-20分鐘,特殊奧運為了配合選手的身體狀況,一局會拉長到接近一小時,所以我們每天都從開館待到閉館。在漫長的等待時間裡,有些選手會因為無聊一直吵著要回家,有些選手會因為自己拿不好球一直發脾氣,也有幾位選手會突然哭起來。每當遇到這種突發狀況,教練都會用高超的哄小孩法安撫他們,讓我們看得目瞪口呆。因為教練實在是太強了,導致我們後來都有點依賴他,連教練去上個廁所都要緊張。

當時教練什麼注意事項都沒說,只說了一句「他們就是小朋友,最怕無聊,你們只要讓他們不無聊就好。」聽起來很簡單,做起來還真不容易....

團隊中有兩位形影不離的男選手,一位是魁梧的輕度智能障礙者,志工都叫他鳥爸 ; 一位是嬌小的中度智能障礙者,被大家戲稱小成龍。

鳥爸跟小成龍超會吵架,但又很愛黏在一起,難分難捨的那種。一開始看他們吵架還嚇出一身冷汗,最後才發現那是常態。他們會吵到滿臉通紅,氣到哽咽,全身發抖,好像這輩子再也不要理對方,再也不要牽對方的手了。過沒多久,其中一位就會板著臉走到對方身邊(大部分都是鳥爸先低頭),偷偷拉對方的手示好,順利和好會抱著彼此泣不成聲(?)不順利就立刻走掉坐超遠,需要我們去當和事佬。

有時候我會納悶他們是不是看對方不順眼,才會動不動就找對方麻煩。但每次我問他們喜歡隊裡的誰,他們還是會害羞的指對方,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相愛相殺?

鳥爸是團隊中理解力最好、最常說話也最受志工歡迎的人,他總是會拖著小成龍坐到我旁邊跟我講個不停,讓其他志工羨慕得要命,數度要求跟我換位置,就想跟鳥爸說幾句話,但鳥爸最後還是會跟著我跑。對於他們的羨慕,我只能苦笑,因為他們有所不知,鳥爸每次來到我身邊,都是在跟我說「」的事...

不管是吃過還是沒吃過,早午晚每一刻,只要看到我就是用燦爛的表情說「」。有零食的時候還好哄,大概可以拖個一小時,但沒零食的時候,只能一直用「快了快了,馬上就有飯」來哄他。但可能講太多次,越來越沒說服力,鳥爸這個小聰明發現我的計謀,最後還很憤慨的跟我說「媽,給我飯!」可想而知我內心有多驚慌,馬上跟他說「是姐姐!」但他好像不知道「姐姐」是什麼,露出了問號臉!?內心天人交戰了一番,只好退而求其次,跟他說「是飯!」,該死的年齡情結最後讓我選擇當「」了...

團隊中只有一個女生(以下簡稱C),她是重度智能障礙加上自閉症,每天都坐在椅子上發呆,喜歡坐在角落。有天我在巴士上剛好坐她旁邊,看她一直在刮車窗玻璃好像很無聊,我就決定試著跟她講話。一開始她完全不理我,但我還是一直講個不停。前面的志工看我自言自語很可憐就代替她回我,後來鳥爸也拉著小成龍跑來湊熱鬧,四個人吵吵鬧鬧的吐來吐去,C就突然笑了。看到她有反應大家都很開心,開始小心翼翼地問她問題。

那時候我問她「妳喜歡什麼?」她眨眨眼想了很久,久到我以為她沒有要回答,已經開始查看行事曆,她才突然拍我的肩膀說「雪,喜歡。」我接著問她「為什麼喜歡雪?」又是一段漫長的寂靜...就在我也要開始發呆的時候,她又突然拍我的肩膀說「雪,漂亮。」前座的男志工一聽到就馬上接著問「漂亮?我嗎?」C就露出了很痛苦的表情一直搖頭說「不對不對!你不對!」讓男志工也一起面露痛苦,我則是露出媽媽的笑容對她說「誠實誠實,很棒~」這就是我們之間唯一的對話。

他們跟教練說的一樣就是小朋友,他們的身體會衰老,心卻永遠年輕。他們有明確的喜好,可以毫不猶豫地說出「喜歡」跟「討厭」。情緒起伏不定,會突然悲從中來哭到哽咽,下一秒又突然笑到喘不過氣。他們會不小心說出傷到你的話,也會主動過來抱著你說喜歡你。因為短暫的記憶力讓他們記不住難過的事,同時也很容易忘記開心的事。

我曾經因為他們可能一上飛機就忘記我而難過,後來又覺得他們如果能永遠這樣無憂無慮也很好,他們只要記得自己喜歡的「」、「」,還有身邊的「」就好。不捨的情緒留給我,想念的情緒也留給我,即使這輩子不會再見面,我也會連他們的份一起記住。

參加特奧活動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當時每位志工都像是認識了好幾年的朋友,什麼都能聊什麼都能玩,聊到晚上都捨不得睡覺,還跑去教練房間跟選手們打牌。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捨不得活動結束,明明每天都只能待在保齡球館還是很開心,其他人也是。因為很捨不得,我拍了很多照片,只是現在看都好模糊。

活動結束後,我每年都在找這個活動,就算升到大四要趕論文還是想參加,畢業後回家住也有找過,一直到出社會才放棄。儘管我現在已經沒有參加活動的熱情跟勇氣,這個活動還是在我人生中留下了重要的紀錄,經過保齡球館都會想起他們。

我很喜歡特奧的標語 Let me win. But if I cannot win, let me be brave in the attempt. 倡導人人平等,沒有人是局外人,即使我贏不了,也要勇於嘗試。我很慶幸自己曾經參與了一場,那件衣服,就是那段時光的紀念品。


1 人支持了作者

社區活動提案|徵稿「記下那一件衣服」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