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6 篇作品累積創作 28479 
許驥

關於「2062」和「KFK」兩名「未來人」的三條推論

近年網上不斷出現「未來人」,也就是從未來穿越回來的人,他們會在有限範圍內回答網友提出的關於未來的問題。有人稱這些「未來人」的回答是「預言」,但如果他們真的是「未來人」,其實他們說的不是「預言」,而是「告知」一些我們目前不知道,在未來確會發生的事實而已。

6
許驥

香港是香港人的香港,中國是香港人的中國

大家都知之,大家都在乎,袖手旁觀者,你我是也。——羅大佑《之乎者也》我們都見證過互聯網給中國帶來的巨大改變,在21世紀,它曾經是最有希望改變中國的力量之一。但現在,互聯網的影響已經非常有限。

許驥

迷你倉結業隨想

沒想到連迷你倉也會倒閉。前幾天,我租用了五年的迷你倉打來電話,說即將結業,萬分抱歉。於是這幾天,我只好狼狽地處理後續事宜。迷你倉這種商業模式,曾經算是香港的一種創新。租個便宜的工廠大廈,稍作裝修,分租出去。香港人家居空間狹小,雜物又多,許多人都會去租迷你倉。

6
許驥

「中式犬儒」與「港式犬儒」

近來發生的事情,讓人見識了「中式犬儒」與「港式犬儒」。「犬儒」這個詞,於古代和當代的意涵是不同的。在古希臘,犬儒是作為一種反動思想誕生的。以第歐根尼(Diogenēs)為代表的犬儒主義哲學家,通過對自身嚴苛的訓練,掙脫包括宗教、禮法、風俗等衣食住行方面的一切世俗束縛,從而追求無欲望的極簡主義非物質生活方式。

許驥

關於「邱晨港獨」的一點感想

「邱晨港獨」成為周日熱搜,實在令人詫異。而更出乎意料的是,連我也受到牽連。事緣爆料者提供的截圖證據之一,是2014年我代表《明報》採訪邱晨的一篇文章,當時邱晨在微博上曾經轉發過。而由於文章已經被刪,只能看到邱晨的轉發內容,導致觀者產生兩種截然不同的理解。

許驥

我們該同情李文亮醫生嗎?站在香港的立場

立春剛過,黑夜還是長的。李文亮醫生離開人世的那個晚上,不少朋友和我一樣,通宵未眠。心中有種無法言說的壓抑。直到天色漸白,早上七點多,一位內地來港的同學發消息給我,問道:「我不知道我要如何面對這個醫生的死,現在好痛苦。他轉過『罵暴徒』的帖子,可他自己現在又變成了受害者。

許驥

中國古代瘟疫簡史

瘟疫之歷史久矣。古漢語中,「癘」指的就是瘟疫。而早在先秦的《尚書》、《山海經》、《左傳》等著作中,便可見該字出現。然而,先秦時代畢竟能留下來的文字紀錄很少,所以就算出現大規模的瘟疫我們現在也無從得知。到了漢代,司馬遷讓史官的存在感一下子高了許多。

許驥

大清王朝的最後努力

楔子大清光緒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庚子年初。翻開黃曆的中國人,在《黃帝地母經》上看到的是這樣一首預言詩:太歲庚子年,人民多暴卒。春夏水淹流,秋冬頻饑渴。高田猶及半,晚稻無可割。秦淮足流蕩,吳楚多劫奪。桑葉須後賤,蠶娘情不悅。見蠶不見絲,徒勞用心切。

許驥

什麼是「港定」?

香港,是一座由「逃避者」構成的城市——逃避太平天國、逃避辛亥革命、逃避飢荒人禍、逃避八九六四、逃避計劃生育……總之,一代代中國人由於各種原因「落難」來港。與此同時,管治香港的港英政府亦從未把這裡視為永居之地。不安之人與不安之地,天雷勾地火,使香港成為一塊「懸浮之地」。

許驥

「現實的香港」與「文本的香港」(上)

後殖民主義可能是解讀香港這個前殖民地最好的入口。因為後殖民主義不是意識形態,而更多是一種話語體系,它建基於已經結束殖民的前殖民地,用以解釋國際政治、文化、經濟格局。簡言之,殖民主義描述殖民地「是什麼」,而後殖民主義則解釋前殖民地「為什麼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