寬容者
寬容者

譯者

恐怖的生存必有殘暴的末日

殘暴—一種奢華

齊奧朗

正常剂量下,恐惧,于行动,于思想,乃必不可少者,刺激我们的感觉和激发我们的精神;没有它,则无勇敢的行为,也无懦弱的举动……没有它,就没有行动。但当它,大量地,包围我们,涌向我们时,它将变成有害的原因,成为残暴。颤栗者皆寐求使他人颤栗,恐怖的生存必有残暴的末日。罗马诸君,皆如此者。因为他们预感到,感觉到他们将被谋杀,因此以大屠杀自我安慰……第一阴谋之发现唤醒及释放了其心里的怪兽。他们以残暴为掩护,是为了忘掉恐惧。

但我们,普通人,不可能自行残暴待人之奢侈,应当于我们,于我们的肉体,于我们的精神上,练习我们的恐惧,减轻我们的害怕。我们内心的暴君颤栗发抖:他必有动作,卸载其愤怒,着手其报复;乃向我们复仇。因此我们状态谦虚。当我们恐惧时,不止一人会召唤一尼禄,因为没有帝国,只能侮辱折磨自己的良心。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