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雁東南西北飛

不入流作家,用文字記人、記鬼、記食、記人生……

台灣在地美食大搜查:胖子的醬油蛋

發布於
修訂於
桌面上的醬油蛋還剩四分之一,我直接拿起湯勺全部挖了起來,放在還有八分滿的白飯上,並且攪拌了起來。沒想到……吃了一口,接著又一口,不一會兒就把整碗飯扒個精光--我的天啊!醬油蛋液和米粒結合後,又將甘甜味昇華到一個極致,粒粒皆香醇,沒有比它更下飯的了!

「啊?!醬油蛋,不就是醬油加蛋?我也會做嘛……」

在「胖子小吃部」的菜單上,有一道「醬油蛋」,是老友丕哥大力推薦的菜餚。不過,第一眼見到菜名時,心裡多少有一點不以為然。

醬油蛋上桌,觸目所及是一大片煎得焦黃的蛋白,上頭淋滿了油亮的醬油,還有幾段青蔥點綴。丕哥拿起湯匙,像切蛋糕似的,從蛋白中間剖開,濃稠的蛋黃流了出來,裡面差不多包覆了五、六顆蛋黃。我舉起筷子和湯匙,撥了一塊到湯匙裡,送入口中--滑嫩順口的蛋液和甘甜的醬油融為一體,實在是絕妙滋味,這下我服了。

照片取自「胖子小吃部」臉書粉絲專頁:https://is.gd/vYr9lL

我的嘴巴是服了,但廚藝可不服,心想應該不難做吧。沒想到,試做了幾次,不但炒不出甘甜的醬油味,蛋的生熟也沒掌握好,總是炒得太熟。至此,我徹徹底底服了,以後想吃道地的醬油蛋,就到胖子報到吧。

位於東區巷弄裡的胖子小吃部,是我們這一群老酒鬼暴飲暴食的場所。自從十多前在丕哥的引薦下,領略了它的滋味後,每當朋友聚會,想喝個兩杯時,我都會提議到胖子。當然,從不例外的,每回造訪胖子,必點的就是醬油蛋。

記不得有幾次在胖子喝到斷片了,只記得有一次喝茫了,印象中明明自己坐在餐廳裡的凳子上,下一秒卻驚覺自己瞬間移動到對面公園的長椅上,不知道是怎樣晃過來的,也不知道坐了多久。我踉踉蹌蹌走回餐廳,剛剛一屁股坐下來,便感覺屁股空空的;我順手一摸,這才發現原本放在褲子後面口袋的皮包不見了!

我立刻起身跑回公園,來到那張長椅旁,終於看到皮包靜靜躺在椅子下。大概是我斷片的時候,不自覺把皮包拿出來把玩,玩到掉落地上也沒察覺。如果遲個幾分鐘,可能就被人撿走了。

經過這一場驚嚇,雖然酒醒了幾分,但也不敢繼續喝了。朋友拿起酒瓶正要幫我倒酒時,我巧妙地婉拒了--

「我還有點餓,先吃點東西吧。」桌面上的醬油蛋還剩四分之一,我直接拿起湯勺全部挖了起來,放在還有八分滿的白飯上,並且攪拌了起來。這其實只是順著推托之詞後的假動作,沒想到……吃了一口,接著又一口,不一會兒就把整碗飯扒個精光--我的天啊!醬油蛋液和米粒結合後,又將甘甜味昇華到一個極致,粒粒皆香醇,沒有比它更下飯的了!

那次之後,我又潛心研究醬油蛋的作法。我在YouTube上找到教學影片,終於發現關鍵在於蛋要先煎過,倒掉油後,再下醬油;為了避免死鹹,必須加等比例的開水,並加一匙糖,嚐起來才會有甘甜味。

不過,即使我抓到了一點訣竅,但火候的控制仍然有待加強。我今天中午炒的這一盤還是過熟了些,剖開蛋白後,蛋黃已呈凝固狀,沒有滾滾流出--不用說,色、香、味三項都不對……

我終於明白:看起來不起眼的菜餚,如果沒有假以時日,花功夫琢磨,終究只是一個上不了桌面的山寨呀!


  • 店名:胖子小吃部
  •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安東街50之6號
  • 節目專訪: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台灣在地美食大搜查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