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俊彥

不入流作家,用文字記人、記鬼、記食、記人生……

元旦之旅總結:玩得盡興,但住得滿肚子氣……

發布於

我和老婆這一趟從桃園龜山到高雄六龜的四天三夜旅程,昨天(1/4)在六龜高中的演講結束後畫下句點。

這一趟假演講之名,真旅遊之實的旅程,一路上有不少難得的體驗或令我們驚艷的美景。但是,唯一美中不足,讓我直到現在寫這一篇文章時,仍然一肚子鳥氣的是--露營區的低劣素質

我過去幾年的露營經驗都很不錯,除了偶爾天候不佳影響露營興致以外,我所遇到的露營客都非常優質,懂得互相尊重。每到晚上九點以後,就算各自還有活動,也會盡量壓低音量,避免影響到其他人。記得有一次,我和家人在桃園某營區露營,晚上烤完肉、收拾妥當,才剛拿出桌遊要玩的時候,其他有帶小孩的露營客已經入帳就寢。於是,我們只留一盞燈,五、六個人圍著一張小桌子,以氣音說話進行遊戲;被戳到笑點的話,只好盡力摀住嘴巴憋笑,憋到快要內傷。

然而,這趟六龜之旅,卻讓我大開眼界,看到一個無心經營露營區的老闆與一群沒有水準的露營客--

1月2日傍晚,我們到達這座位於六龜新發國小附近的露營區時,就被現場的吵雜聲給嚇到。由於它不是專門的露營區,而是專營民宿,老闆大概是看準露營商機,想多少賺一點,因此利用小木屋前方的一小塊空地,兼收露營客。正因為如此,不僅場地不適合打營釘,你在搭帳篷時,會有住宿客在旁邊像是看柵欄裡的動物似的,好奇地盯著你忙進忙出;你在帳內休息時,會有住宿客在旁邊大聲交談、玩投籃機,並且--唱卡啦OK

說老闆無心經營露營區的最大原因正是在這裡:他不僅在小木屋一樓交誼廳設置了一台卡啦OK機,還在小木屋的正對面涼亭裡,設置了另一台卡啦OK機,而露營客搭營的草地,正好被包夾在其中--兩邊同時開唱,我們就被可怕的歌聲狂轟濫炸!

第一晚是週六,客人多,而且剛來到新的一年,大家想慶祝一下也難免,我們忍受歌聲到十點左右,這才漸漸靜下來。第二天,我們到寶來花賞溫泉公園泡湯,發現旁邊有一個環境優雅的「純」露營區,本來想移過來,不過一來嫌拔營又紮營實在麻煩,二來這天是連假最後一天,想必昨天這票「K歌之王」會全數離開,估計只剩我們一組露營客,所以也就打消轉移陣地的念頭。

結果……我錯了!

下午回到營區,我們的帳篷旁又有人搭起了兩個大帳篷,一家大小近十個人來露營。好吧,他們有小孩同行的話,應該不會玩得太誇張--我還是沒打算遷走。

結果……我又錯了!

他們一群人從晚上七點開始在涼亭裡唱歌,聲音之大之難聽,讓正在帳篷裡盯著筆電寫文章的我,頻頻翻白眼……

我一邊敲字,一邊瞄螢幕右下角的時間顯示--21:58、21:59、22:00,「也差不多了吧?你們家小孩不用睡嗎?」我心想。可是,他們依舊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我的思路也一再被打斷。

終於,十一點了,我實在忍無可忍,重拍桌子,怒吼一聲:

「到底是唱夠了沒?」

然後起身,準備出去和他們理論。老婆見狀,立刻從睡墊上彈起來,衝進客廳帳裡把我拉住,命令我冷靜下來,以免跟人發生衝突,我才勉強壓抑住怒火,坐下來繼續忍受魔音穿腦,直到十二點。

在這一瞬間,我忽然意識到:露營客有兩種,一種是想要換個地方放鬆,享受大自然;另一種是想要換個地方唱歌,享受高歌一曲的快感--但這兩種人根本不能湊在一塊,否則只會互相傷害。

雖然沒水準的露營客須負上一部分責任,不過老闆要負上更大的責任!原本就不應該在露營區旁設置卡啦OK;真要設置,起碼訂出規範,限制使用時間;若有人超過時間仍在高歌,也應該出面制止。

以往每一次露營,到拔營離開時,我都很捨不得離開大自然的懷抱與靜謐的氛圍--這一次,卻是我頭一次巴不得立刻拔營離開!

我的2021元旦,在三灣落羽松揭開序幕,並向Matters朋友們說聲「新年快樂!」

與其趕行程觀光,我寧可不負好時光

今日旅程中的意外,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