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

小說、隨想、散文,廣東話寫作。長篇小說 《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北角演義》、《初雪》、《中環遊戲》、《極夜之城》作者。 https://medium.com/@herrfung 、 https://t.me/ifpush

都是我們的Fin.K.L( 6 회 )妹妹

有時候我會諗,如果Fin.K.L喺近年出道的話,究竟佢哋有冇走紅嘅條件同機會?

李孝利同玉珠鉉就認為,以Fin.K.L四女出道嗰陣嘅聲色藝,喺呢個年代要走紅比較困難。孝利表示,呢個年代啲人動不動就MR removed,如果當年Fin.K.L出道嘅專輯俾人MR removed,後果不堪想像。言下之意,就係除咗珠鉉之外,Fin.K.L其餘三個當年都唔係一等一嘅唱歌材料。

孝利以「1998年啲人比較寬容」作為對話嘅結尾。

的確,1998年嘅我哋,係比現在嘅人寬容 — Fin.K.L出道最初期,喺某啲現場節目(《Music Camp》係其一)唱live嗰陣,除咗玉珠鉉之外,其餘嘅三個,都分別試過走音。雖然,細聽之下,你會知道呢種走音通常係因為怯場所致;但走音就係走音,冇任何嘅觀/聽眾會認為歌星走音係可接受嘅行為。(Stephy例外,佢唔走音大家唔認得佢。)

講開又講,1998年同而家嘅樂壇,又豈只「寬容」嘅分別?就算錄音室嘅科技,1998年同而家,都係天同地嘅分別。喺1998年,數碼混音科技(Digital Mastering)仲未普及、唔存在「逐粒音執」嘅技術。歌手喺錄音室,仍然需要一定程度嘅唱功;「呃飯食」嘅機會成本點都俾而家高。

(OT:亦都由於冇數碼混音嘅關係,Fin.K.L嘅經理人DSP娛樂甚至冇將佢哋最紅嘅作品數碼化;所以去年佢哋要開演唱會嗰陣,所有歌都因為冇數碼音源嘅關係,要由零開始重頭錄過。但由於孝利經已微近中年、聲底開始變得沉實,重錄當年佢唱開嘅中高音有啲吃力。)

另一個1998年同現代嘅唔同係:當年嘅觀眾,冇因為佢哋曾經live走音而將Fin.K.L全盤否定,亦冇將佢哋走音嘅片段放上YouTube無限loop(當年都冇YouTube)恥笑。相反,作為歌迷,我哋不斷支持、Fin.K.L亦努力改進。到最後,大家成就咗一個韓國樂壇傳奇,亦為後起之秀訂立咗一條winning formula。

觀乎當今香港樂壇mut7domo,連個似樣少少嘅歌星仔都捧唔出,究竟係香港真係缺人才缺成咁、定係大家對歌手嘅要求仲苛刻過惡家婆教新抱仔、將稍為似樣嘅新人都喺萌芽階段連根拔起,答案其實亦都不言而喻。


寫到最後,係時候寫吓Fin.K.L兩個「妹妹」 — 李真同成宥利。

其實,喺落筆寫佢兩個嗰陣,我心情有啲起伏 — 雖然話,Fin.K.L停止運作後,四個女仔都各有發展,孝利成為性感天后、珠鉉成為音樂劇Diva、兩個作為妹妹嘅亦都喺電視劇各有出路、獲獎無數,但無可否認嘅係:李真同宥利無論喺團中定係離團後嘅發展,都及唔上佢哋兩位姐姐。

套用一句幾年前好流行、有啲俗氣嘅說法:我們都想成為李孝利,但其實我們都是李真。

Fin.K.L其實係個幾奇怪嘅組合。喺最初,李真同成宥利係因為要成為玉珠鉉嘅和音而入團;但後來,DSP改變計劃、空降李孝利入團成為隊長。無論係一個阿姐定係兩個阿姐,由於做大嘅兩個姐姐嘅鋒芒同氣場都咁強橫,兩個做細嘅,就只可以喺兩個姐姐嘅狹縫之間搵生存空間。

呢一點對於我哋呢班喺社會上碌咗咁耐年資嘅人嚟講,真係閒過立秋。試問喺我哋嘅社交圈子當中,有幾多個真係一出嚟就做大佬㗎?只不過,對於兩個十七八歲嘅𡃁妹嚟講,呢一課應該係人生第一課 — 你無論覺得自己幾突出幾獨一無二都好,你叻晒都只能夠成為別人嘅陪襯。

特別係,當年嘅成宥利只得十七歲,大佢一年嘅李真係高中校花(宋慧喬同學)。對於兩個本身都算出眾嘅人嚟講,呢課係幾殘酷嘅一課。

老么 + 老三,從青BB嘅程度判斷,呢張相應該係出道前練習生時期嘅。

雖然話係陪襯,但其實佢兩個喺Fin.K.L嘅全盛期,亦都聚集咗唔少嘅fans — 特別係宥利呢個「 막내 」、「老么」、「孻女」,因為佢一來係全團最細嘅一個,通常孻女都會特別討人喜歡。二來,其實宥利亦係個大美人、四個當中顏值最高嘅一個。每次Fin.K.L演出,你都可以喺會場同出入口,見到大量舉住「 유리 」、「 성유리 」(宥利、成宥利)燈牌嘅「Yuri鐵粉」。

如果你將Fin.K.L唱過嘅幾十首歌重頭聽一次的話(我有),你會發現,佢哋大部分嘅歌都係由李真開頭、宥利結尾。其實,佢哋兩個就係日後一眾女團「門面擔當」嘅始祖。呢個安排嘅另外一個原因,就係佢哋兩個比較抵key、音域亦唔夠廣,佢哋唱A,其實因為B要留返俾珠鉉去飆高音。

作為細妹,宥利比李真更加稱職 — 李真係個比較「倔擂槌」嘅人,性格比較男仔頭,其他成員鍾意叫佢做「沙悟真」、「軍人」。亦正因為呢種性格,同比佢細一年、喜歡詐嬌嘅宥利就形成強烈對比。宥利當時雖然話年紀比較細,但相信佢亦深知自己嘅有利位置(宥利位置)— 對住三個姐姐詐嬌。唔知呢啲叫三歲定八十、定係十七歲定八十,宥利嘅「詐嬌神功」的確係手到拿來,就算廿一年後嘅今日,喺《Camping Club》,卅八歲嘅佢仍然可以向三個姐姐詐嬌,而電視機前面嘅觀眾同佢啲姐姐們都唔會覺得噁心;功力匪淺。

大姐姐對妹妹嘅永恆「鼓勵」:摸頭;即使大家都已四或者近四。

相反,李真對住兩個姐姐,好多時就冇咗呢種「優待」 — 一來,李真其實只係細玉珠鉉一日,兩個份屬舊同學,好難真係當佢妹妹看待。二來性格使然,李真絕對唔係識詐嬌扮可愛嘅人;相反,佢性格比較強悍,唔會係委曲求存嘅人。可能亦因為呢種性格,佢係Fin.K.L入面、已知唯一一個同孝利開過拖打過交嘅成員。

亦可能因為咁,李真同孝利雖然冇交惡,但亦冇交深。喺《Camping Club》嘅七日六夜相處,佢兩個先驚覺,原來喺性格上,大家係同一類人。其實論合作嘅chemistry,孝利同李真嘅「上下把」演出所製造嘅喜感的確唔錯。

喺2002年3月,Fin.K.L推出《永遠》專輯後,雖然冇公告天下,但佢哋開始咗佢哋嘅「停罷期」。隊長同主音蓄勢待發準備單飛出道,兩個妹妹亦都因此進入不明朗期 — 好明顯,DSP並冇為佢哋個人出道做任何準備,二人喺前途未明嘅情況下,開始喺電視台接拍電視劇(李真就係咁開始拍sitcom拍到攞新人獎)、展開不見天日嘅「銀色旅途」。

喺《Camping Club》,孝利有意無意間分別單獨同兩個妹妹詳談,兩個妹妹對佢哋「後Fin.K.L時代」拍劇嘅生涯,都有接近嘅評價:每日不停做戲,一日十幾廿個鐘嘅工作,收工嘅時間只僅夠睡眠;長年累月嘅拍劇,令到佢哋兩個「情緒壓抑」、「連喊都冇時間」。李真甚至表示,由於佢拍嘅係「日日劇」(即係一星期播足五日嘅劇,有別於我哋睇慣嘅「兩日劇」),每日喺外景車等埋位、見到行過嘅路人,都覺得人哋好幸福、唔知自己做緊乜……

儘管孝利仍然非常口硬、覺得自己當年嘅決定冇錯;但觀乎佢多次對住兩個妹妹流淚,其實佢亦知道自己嘅決定,間接將兩個妹妹送入「地獄」。

事實上,Fin.K.L嘅日子對於呢兩個妹妹嚟講,都係「唔想記起嘅日子」 — 同玉珠鉉最初俾音樂劇界別人士杯葛一樣,電視台劇組嘅人,認為呢兩位偶像出身嘅姐仔,唔係拍劇嘅材料。偶像歌手出身、反被偶像身份所累,呢個可能都係韓國娛樂圈嘅「特色」之一。 宥利講過,拍劇嘅生捱就係「被拒絕」,佢每日努力工作嘅目的,就係「唔使捱鬧」。久而久之,佢喺所有人面前都表現得好冇野心、好冇所謂;連經理人到話佢「你咁冇野心,點喺呢行闖出名堂?」

但其實,宥利嘅「冇野心」,其實只不過係唔想自己連最後嘅斗零自尊都冇埋……

尚幸嘅係:兩個人最後都喺演藝界闖出個名堂。宥利係韓劇女王之一,拍過好多經典韓劇,如《千年之愛》、《雪之女王》、《快刀洪吉童》等等,亦有參與電影嘅演出。佢拍檔嘅男主角全部都係大名男一,如蘇志燮、孔劉、炫彬、車太鉉等等。李真亦都係嫁人之前,一嘗女一嘅滋味。雖然兩個都捱咗唔少咸苦,但總算苦盡甘來。

好難忍得住手唔貼凍齡宥利嘅相。Courtesy: 自己睇水印。

都是我們的Fin.K.L( 1 회 )

都是我們的Fin.K.L( 2 회 )

都是我們的Fin.K.L( 3 회 )單飛歲月(上)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