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舟

不夠努力

反芻野味說,應該面對的真相

註:文章裏國家和政府兩詞是互用的。
香港大學袁國勇教授


四月五日,袁國勇教授接受商台訪問,勸世人不要食野味,謂此乃做成病毒交叉感染,並引致今次武漢肺炎(俗稱,正稱COVID-19 / 新冠肺炎)疫情之主因。並盛讚德日國民公民意識高,落實到防疫措施。

這已是教授第二次提到野味了。上一回袁、龍振邦兩教授在明報撰文《大流行緣起武漢 十七年教訓盡忘》文章,不幸地,焦點落在他一日內撤回文章之事,和一個叫蘇哲安的老外的指控上。前一點和以下討論相關;後者緊抓文章裹「劣質文化」一詞挑釁,到今日已成一個笑話,可以不理。

愚以為這是深化討論的時候,尤其是龍袁文章中未被充分討論的地方。


一)野味是野味,市場是市場

回到龍袁的文章,其野味推論是:中國人有食野味的文化,而活野味市場立於大城市中心,衛生惡劣,物種交雜,以致病毒洗牌,乃新病毒造成人類流行病的源頭。所以,食野味就是國人不好的文化,也是危險的行為,這陋習劣根必須根除。

相比起「新病毒源於武漢實驗室」一說,以上推論在目前情況下是合理的解釋,而管理不善的野味市場會造成下一個危機,也是警世諫言。

可是這個推論有兩個不足的地方:為何野味文化必然等於野味市場?而取締野味文化是否就能遏止流行病?食野味存在於所有文化,貫穿東西:蒙古族、台灣高山族本身是獵人,到今日獵食野獸乃是其重要身份認同。在歐美、澳洲的野外地方、鄉村,也有各種獵食行為,其中獵鹿很普遍,因為野鹿繁殖力強。我們不曾聽過,也不曾想像,新沙士會在這些獵食行為中出現,因為這些行為是分散的、也是比較節制的。所以如果要分析中國為何十七年來出現了兩次新病毒大流行,關鍵不在食野味文化,而在於野味市場。

人人都食野味,點解係得中國大陸有野味市場。野味市場,如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是在擠迫的環境,通風不足,混和不同排泄物,市場規模的野生動物品種大雜燴。故有兩大問題: 大陸人真的有這潮流歪風,胃口大,貪新好奇且不以動物生命為一回事。二是國家監管的力量其實很弱,也不會認真監管市場衛生情況,弱到即使有人殺食國家級受保護動物也不當一回事,遑論後果。所以只要前者的的市場誘因夠大,有利可圖,野味市場就會發如雨後春筍。市場力量是野味文化和病毒大流行之間未被討論的連結。


二)怎樣的國家,怎樣的公民

袁教授盛讚德日公民意識高,合作控制疫情,以此比較香港有人明知疫症風險仍去唱K、酒吧。崇外抑內,自然令某些人不高興。當然,袁教授這樣比較是不公道也不全面的。日本也有病懨懨仍堅持要搭乘山手線鐵路返工的社畜,和堅持不作為的政府。而就德國來說,她做的測試比其他歐洲國家都多,有能力及早發現和控制疫情。在國內外的比較裏,他明顯地忽略了各地國家公民狀況和政府資源的投放,以及公民和國家權力之間的互動。


國家要求人民服從,但國家有無保護人民

當我們批評那些人妄顧危險去聚餐時,心裏面很容易就把服從當做公民責任:要聽官員的話,要聽醫生勸戒。如果政府以「緊急狀態」為名訂立防疫相關法例,更令人民自覺有責任服從。

本文不去討論國家權力的正當性和例外狀態,單以聚焦在人民盲從國家的問題。因為這種歪曲的「公民意識」可以殺死人。至少在當前危機,我們已看到很多人因大流行恐慌所致經濟不景而失業。各地封關,基於防疫而封閉場所,其工人直接是防疫政策的犧牲品。手停口停的人,除了會餓,亦是防疫漏洞,他們會為了五斗米而出門工作,有可能是疫症下高風險工作如清潔。難道勞苦人民就不應該提出異議,要求國家停止經濟活動,同時救助人民?香港和英國也立法要求酒吧關門以減少聚集,分別是香港完全不理會工人死活,而英國直接由政府出八成工資予受影響員工,以換取他們留職。抗疫信心可不是無徵而信。


敵視公民的國家

『派哨人』艾芬醫生,目前失蹤


中國和香港與其說會和人民合作,倒不如說是敵視公民更為貼切。中國是強國家,弱公民社會的表表者。上面提到中國政府不作市場衛生的監管也不落實禁止野味的措施。但其政府不是没有能力,但是他用所有能力來敵視其人民。在這個武漢肺炎危機中,艾芬、李文亮醫生早早已發現危機的苖頭。在一個公民能發揮其所長的地方,他們的專業意見會被認真看待,如果政府容許開放討論,他們可以早早相謀對策,可以拖延或減少院全感染。如果國家會和他們合作,也許封城、對外國通報等等的策略可以早一點執行,或許可以成功圍堵疫情。但我們所見的是,李文亮被抓到警局,被迫簽下《訓誡書》。

在強國家、弱社會的中國,統治階層往往以自身利益為先,在這次事件,國家錯過和公民社會合作防範的機會。也因此,全球大流行變得不可避免。

同樣因為舉國體制,中國可以軍事式動員傾全國之力應付,在三個月內聲稱達到零感染。其力度之大是其他國家難望其項背的。但,如袁教授在撤回《大》文後指『自己是個科學家,最重要是先面對真相』,我們必須面對現實,中國當今體制可以避免一下場悲劇嗎?艾芬醫生派的哨子,可以放在一個正常的公民社會吹雞、得到正視嗎?在全球一體化的時代,中國的體制問題,到頭來也是世界公民的問題。 這個真相不好讀,但須要正視,須要全世界從武漢肺炎影響的人正視。


希望能如袁教授所說,直面真相而討論——而不是面對《訓誡書》。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