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拉古

一个普通人。2020幸存者。

功利主义的矛盾

發布於
Credit: Breanna Louise

功利主义,或者叫结果主义,一定是伦理学的第一课,因为它最简单直接。功利主义按照事件的结果来评价一个行为是否是正义的。它面向未来和整个人类的福祉,站在世界中心呼唤最大计量的爱与幸福。但同时,它又极为冷酷。在更大的幸福面前,无情的计算可以让少数人的小幸福被绑架甚至割舍。而我们根本没有权利这样做,所以本质上功利主义就不对。关于这一点,想看更具体的案例分析可以自行搜索【电车难题】。

而现实生活里,压根没人在乎这到底是谁的权利,我们本应该有的权利都少的可怜了。没有相信功利主义,更多的原因是没有操作性。功利主义想要把幸福最大化,首先就要量化幸福。幸福有一个最小的单位吗?比如你的幸福有3个unit,我的有2个。并不存在的。即使在某些时刻,我们会有下意识的直觉,认为其中一个选择一定会带来更大的幸福。但要记住,功利主义是面向未来的。谁又知道此时此刻的决定会不会产生蝴蝶效应,而在未来产出另一种结果。比如医生奋战十二个小时救了一个病人,我们会说他有医德,这个行为是善的。但假如这个病人康复后去作恶了,比如在地铁上随机捅人。这个结果如果按照功利主义的说法,会把之前医生救人的行为是善的结论推翻。这显然不符合我们的直觉,也不具有操作性,毕竟谁也没法活到时间的尽头来看这个事件的最终结果(美剧至善之地里最开始就是这么给人的行为打分的,以至于几百年没人能上天堂)。

但话又说回来,道理上功利主义是站不住脚的,但现实生活中这还恰恰就是人的下意识选择。比如,家长教育孩子要乐于助人,最常用的话就是,“如果你帮助别人,别人也会帮助你”,而不是“帮助别人本身就是对的”。这就是非常功利主义的理由。再比如,就是那个医生救人的例子。医生至少“大概率”的把握知道病人是好人,which 符合社会的分布,所以救人就是好的。但如果他明知道这个病人有暴力倾向而且说他要报复社会,哪怕医生有救人的天职也难免会在心里纠结,社会上也一定会有一定程度上的争议。

所以如果总结一下,哪怕功利主义很不对,也是大部分的人的下意识选择,因为他们觉得通过心证的方式可以让功利主义有操作性,哪怕说不清楚。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