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过花香

关注自由和美好事物

阅读|我脑袋里的怪东西

这个世界得里面隐藏着另一个世界,只有将隐藏在自身里的另一个自己释放出来,他才能够边走边想地抵达幻想中得另一个世界,这也可能是对的。

好像随着年纪的增长,对于大部头的书会怀有某种害怕,2016年12月31日我标下这本书的在读,时隔4年,我终于在订下这本书的deadline前完成阅读计划。我花了3年的时间看了书的三分之一,花了1个月的时间把书剩下的三分之二看完。上一次这么长时间跨度看完一本书是《杰夫代特先生》,花了6年的时间看完。

小组里有人吐槽,为什么读书要制定计划,按进度完成一本书的阅读,让人觉得很紧绷。

我制定的计划是每天在固定的时间阅读半小时,前期有点拖进度,后期就调整了下,每天阅读3个章节,按进度这么读下来,我发现这个月的读书状态是我最舒服的状态,然后也如期完成了第二本书的阅读,挺有成就感的。同时还在读李录的《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和中国》,因为没有列入读书计划,阅读比较随意,基本阅读场景都是一些比较无聊的场合打发时间看。

我会觉得这个时候读完《我脑袋里的怪东西》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安排,如果早几年读完这本书,我的感受不会如今日这般深刻。疫情过去的一年,这个世界带给我截然不同的思考场景,我觉得我的心灵遭受到创伤,不知道如何调整,只是凭着内心的一股气支撑着到如今,我生活中曾经应该会发生的事情,在同一时间,全部停摆。在我没有办法想清楚之前,无法继续我的人生,而这样的对话,又没法和别人去诉说。

然后我随着书中的麦夫鲁特在伊斯坦布尔的各个街区行走,一边卖钵扎,一边放空自己在脑海中不停的想一些毫无章法的念头。有时候我会很愤怒,我会生气为什么麦夫鲁特在人生中放弃了那么多应该改变生活境遇的关键节点,只是因为他单纯、善良,而我们称之为愚蠢。一个从农村到城市里的小贩,接下父亲的钵扎生意并持续了一辈子,和一个写了三年情书的女孩的姐姐私奔,既幸运又不幸。

我一向不太喜欢奥尔罕帕慕克笔下的爱情和女人,但是这本书的最后,麦夫鲁特终于明白自己爱过的人是谁,我又被这种爱情所打动。爱情在这本书里宏大叙事里,是推动历史进程的一部分,比起《伊斯坦布尔》来说,多了细腻的感情,书里的每一个场景都在我的脑海里浮现,我也仿佛进入麦夫鲁特的世界,在夜晚的街道行走,去探究每一户窗帘背后掩盖住多少故事,内心平静的时候不会惧怕老旧街区的野狗,在做可能不对的事情时,会惧怕野狗的袭击。还可以去先生的家里听他的教诲,被他看穿的心思,撒谎时的不安,直到先生的离世,内心那些无法述说的念头随着旧区改造而渐渐消失在塔楼林立的新城区之中。

麦夫鲁特知道,当自己叫卖"钵——扎"时,他内心的情感贵传递给那些坐在家里的人们,着既是真实的,也是一个美好的幻想。这个世界得里面隐藏着另一个世界,只有将隐藏在自身里的另一个自己释放出来,他才能够边走边想地抵达幻想中得另一个世界,这也可能是对的。麦夫鲁特站在拒绝在这两个世界之间做出选择。

——《我脑袋里的怪东西》奥尔罕帕慕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