璃璃

不專業寫者 喜歡寫作 用寫作抒發想法、觀點與心情 文筆?? 本人三觀不正,產出的文章純屬虛構 BE創作者(HE也喜歡,但很難產出😕) 人生座右銘:珍奶微糖微冰加一片巧克力麵包🍞與一串糯米糰子🍡是最好的下午茶(才怪,會肥死 立志喝遍全國各家飲料店的珍珠奶茶 出沒範圍:方格子 璃璃 https://vocus.cc/user/@glassesfrog_happy

短篇-家人(?

發布於
家人?假仁

晦暗的房間哩,我佇立其中。

啊…是甚麼時候了?

我低著頭,看著地板。

親人們爭吵不休與輕蔑的模樣牢牢地烙印在我的腦海裡。

為什麼呢…

上一代的裂隙,要由子孫來修補?

上一代的恩怨與希冀,承受在我們身上。

父債子還,呵,都什麼年代了,這種觀念早該被抹去了,不是嗎?

那張張虛偽的嘴臉,我早該看清,卻又無法看清。

因為他們是我的家人,是我血濃於水的親人。

友善、惡意、真誠、虛偽、單純、複雜…

無論何種情緒或是期許,於我而言,都是負擔。

我能夠努力掙脫嗎?

不能。

為什麼?

因為是家人。

親情是所有感情裡牽絆最深的,因為無法輕易捨去。

我像是皮球、又像傳話筒,被最高尚的謊言蒙蔽自己的內心,被玩弄那些大人的股掌間。

因為年齡,因為感情,因為身分,我被利用也被鄙棄。

大家族一旦感情破滅,受罪的永遠是孩子。

明明不是做錯事的人。

明明不是引爆所有起點的人。

孩子承受了大人的傷害、羞辱、謾罵,卻也被迫承擔起那遙不可及的希望。

重修舊好,是長輩們,也或許是我們內心裡最渺小的奢望。

但是啊…

大人們能夠毫無壓力的撕碎一切,因為傷痛的痕跡不會留在他們身上。

親情是最好最狠的利器,緊緊抓住人心底那最後一點感情與虧欠加以傷害。

我往後退了幾步,用著麻木的心去面對那早已演過成千上萬次的戲碼。

他們總是說,真心是最重要的,但也是他們,用偽善的的情感,來帶過那早已經醜陋不已的裂痕。

大人總是這樣。

而我,也會變成那樣嗎?

我們總是希望自己不要變成心中討厭的大人模樣。

但是,這個願望真的好難。

現實會逼迫那些曾純粹的心靈一起沉淪在那深不見底的斷崖。

因為越善良,受到的傷也會越痛。

我伸出手,手心捏著一張照片。

那是尚未爭吵前、尚未決裂之前,所拍的大合照。

在我身前,是一堆燃燒著熊熊火焰的木柴。

我不知道此時自己的表情是如何?

難過、傷心、絕望,還是麻木,又或者怨恨?

總而言之,我放開了手。

任由那張薄博的紙,悄無聲息的飄落於火焰中,被燃燒殆盡。

照片是燒掉了,但內心的傷痕與撕碎的情感,究竟何時也能消抹?

大概是,等到我們都願意放下一切的那天吧?

可是那天,究竟又是哪天呢?

天曉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