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owang

身为劳动者,关注劳动者

未来,不用国安法也能治你的N种办法

作者:洛河 (前NGO工作者)

自6月31日通过了港版国安法,FB上一片黯淡、哀嚎。我能理解这种情绪——曾经拥有的引以为傲的,深爱的、珍视的东西,被人硬生生夺走了;那种心痛、懊恼、愤怒、恐惧、甚至绝望,奔涌而出。

当然除了情绪之外,也看见大家在积极商讨应对之策。而刚好这两天我去公安局办事被刁难,所以想到也可以分享一些过往中国的抗争人士TA们如何应对日常喝茶,被“熊猫”们(指“国安””国保“)刁难的N种可能遭遇,这可能也会是香港的朋友未来会面临的日常。

以下纯属个人体验和粗浅的理解,有不尽完备之处欢迎大家拍砖!

#逼迁#:办公室逼迁、住所逼迁,这是过去打压NGO或异议人士常用的手法。通过逼迁让你居无定所,没有稳定办公场地,进而无法正常工作和生活。有“温和”的逼迁,就是跟你说明白了,不想把房屋租给你,愿意赔偿你钱(租房的时候合同里面违约金一定要写高一点哈,我们15年被逼迁时拿到了6万人民币的违约金赔偿)。嗯,国家的维稳经费就是这样花的....也有"暴力凶狠"的逼迁,直接断水断电、把东西扔出来甚至是将办公室的门焊死不让你进入,还会派两个大汉把守。报警、警察不理,上访、信访办让你去法院起诉租赁纠纷,就这样把租户当球踢。

#喝茶#:我把喝茶分为日常喝茶和特殊敏感日期/事件喝茶。日常喝茶就是想了解你的日常工作、最新动态,国宝们本身需要定期向上汇报你的情况。这种喝茶危险系数一颗星,轻松面对就好,不敌对不抵触不抗拒,但是也不要随叫随到,可以自己把握节奏和频率决定多久见一次它们。这种见面不需要回答他所有的问题,可以有选择的回应,同时也可以向他们提问“你为什么对这个问题感兴趣?”“你个人怎么看待我们的工作,你觉得我们做的是好事还是坏事?”“你问我这么细节的事情,你的报告需要写这么细吗?”“如果权益受侵害的是你的家人、朋友,你希不希望有人帮助他们?”“你的工作你做得开心吗?有没有想过换工作?”“如果你不做这个工作之后,你会去做什么?”说到底,就是把熊猫也当一个“人”来对待,用跟人沟通的方式跟他沟通。

#特殊敏感事件喝茶#:这类喝茶一般由一些活动或者特殊日期诱发。小一点的事情比如某场活动、某个会议、某次培训等;大一点的事情比如6.4、雨伞运动和反送中大型活动等。这样的喝茶危险系数比日常喝茶高一些,需要更提高警惕——他们会问你具体的事件、具体参与的人,以及你在其中的角色和其它参与者的角色等等问题。比如反送中发生时,我刚好在香港,他们会问“你有没有去参与游行,怎么看香港的暴动?你的香港朋友怎么看这件事,你千万不要参与那些活动”等等。针对某次会议、活动培训这样的问话,他们一般会问:参与的人有哪些、谁主办的、谁跟你联络的、活动上每个人说了什么、活动结束后有什么行动等等。

不要把自己放在一个被“审问”“问话”的被动位置上,我们多一点主动、问他多一些问题。他不一定全部会真实正面的回答。但他的回答也不是那么重要。这样做的目的是,主动掌握的感觉会令整个喝茶过程轻松一点,压力小一点,过程中没有那么煎熬和难受。 

#发展线人#:在一段时间的接触后,熊猫们会各种旁敲侧击或直接或委婉地提出“跟我们合作”“提供有价值的信息”“我们会给你一些奖励/津贴”“不然你在XX的生活会很艰难”,“找你是我们相信你,想帮助你过上更好的生活,你不做还有很多人做”,遇到这样的情况,一定要小心,绝对不要相信和答应。坚持自己的原则和底线,明确表明自己的态度,不要模糊回应,你只是他们的一颗棋子,不要做违背自己的良心的事,我相信脚踏实地,没有捷径可走。

第一次遇到他们提出这样的要求时,立马就怒了,告诉他们“不可能,我做不到,也不想做,谁愿意做你找谁,以后不要再跟我谈这个话题,”说完我就起身离席,他们又假惺惺的说我误会他们的意思了,让我不要联想太多,不要那么紧张,不做就不做。有时他们开出的条件看起来可能会很诱人,比如保送研究生、出国读书、保证你机构的运作、一笔丰厚的奖金、或者你有有什么把柄在他们手中、子女教育入学问题等等,但我相信只要答应他们这就是一条彻底的不归路。

如果你答应了,其实你就永远被他们牵制,你越配合那你被掌握的黑材料也越多,永远无法抽身,不能光明磊落的做人做事,生活在永不见光的地方,那不跟行尸走肉一般,不觉得恐怖和痛苦吗?不要觉得他们会保护你,你做线人的身份不会被发现,那是不可能的!退一万步讲,即便不被人发现,夜深人静的时候你能面对自己吗?真实的面对自己?接受自己是一个出卖朋友、出卖同行、出卖战友的人吗?还有,你一旦答应,你在熊猫眼中其实也是一个出卖朋友的人,你以为他们会完全信任你吗?我想不会,而是满满的鄙视

#打听别人的情况#:喝茶过程中,他们可能会假装无意的问你,某某人或者某某机构的情况,对这样的问题我一般直接告诉他:别人的事情你不要问我,第一我不知道;第二我我知道的话,也不想说,我只谈我自己的事情;第三,我不喜欢没有经过别人的允许,而且别人不在场,这样谈论别人。我相信你也不喜欢你的朋友在没有经过你同意的情况下随便向陌生人透漏你的信息吧?这时候他会说,就是随便问问,叫你不要紧张,“那随便问问就更不必回答了对吧”。但我们清楚,在他们根本不是“随便问问”,都是有目的的。

#骚扰家人#:我的伴侣、父母、哥哥都有因为的工作而被骚扰的经历,熊猫对他们的情况掌握得一清二楚。但还好的是,他们都是普通劳动人民,没有在国家单位任公职,另外再加上我也只是小喽啰,所以对家人的骚扰也没有造成很严重的影响。我们也可以看看709家属的遭遇。很多人都经历过家属被威胁失去工作、失去晋升机会、孩子无法上学,有的家属享受低保或其他政府福利的会被取消。

#待核验人员/管控人员#:若被列为“待核验人员名单”或“管控人员”时,你是不会收到任何正式通知的;所以你可能被列入了监控名单了,但你还不知情。若被列入了那个名单,你去相关部门办事的时候,一刷身份证对方看你的眼神就不一样,基本你就办不了业务。而此时办事人员不会告诉你是因为你被列入了什么名单,而是跟你说,“哦,对不起今天系统有问题,要不你改天再来,或者系统好了我们给你打电话?”或者让你你去别的地方办理,不断踢皮球:比如村居一级的就会让你去街道办理;你去到街道,街道说系统不行,或者规定改了,应该在村居一级办理,就是这样把你踢来踢去的。始终不会有人明明白白告诉你,因为你做了让我不开心的事情,我把你管控了!!

被列为待核验人员名单或管控人员时,你的生活会有遇到很多障碍,比如办不了居住证,办不了居住证进而就会影响很多事情,请参考《在广州,如果没有居住证,后果将会很严重!!! 》一文,以广州为例:不能考驾照、购车不能上牌、子女不能积分入学、不能在当地申请港澳通行证、不能在当地补办身份证、限制办理户口、户口转移等等,不能办理户口,那对生活的影响就更大了,基本方方面面都会受到影响。

#限制出入境#:被限制出入境时,你也不会收到正式的文件或通知,除非是提前把你护照收走,美其名曰“帮你保管”,不然你也是不知道自己是否被限制出入境的。你只会在在你过关的时候才会意识到你的限制,你会经常被海关拦截,拉去小黑屋,然后告诉你,你不能出境,给出的理由的五花八门,有的也不给理由。

#被旅游#:在一些特殊日子,或特殊事件,熊猫们不希望你参与,但是又担心控制不了你,一些被重点关注的对象就会被要求离开某地,以免发生熊猫们认为不可控的事情,如果不配合离开,熊猫有可能带你离开,去某地旅游,等特殊日子过去后再把你送回来。

#人格抹黑#:对异议人士的抹黑,从个人私生活混乱道德败坏荡妇羞辱、财务有问题等,到说你颠覆国家政权、破坏社会稳定、被境外势力利用等等,扭曲你的形象和人设,妖魔化异议人士,令你失去社会、家庭、亲人、社群的支持,使你陷入孤立中,也失去正常的生活和工作。遇到这样的情况,家人朋友的理解支持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最亲近的人不相信或不接纳TA们那么让一个人独自承受这一切,无疑是沉重和致命的打击。

#机构年检#:有一些组织是有登记注册的,在年审中会被盖上年检不合格的章,就会面临被撤销登记的处罚。所以有的机构为了维持机构的合法身份,会做一些妥协,无论是业务方向上的妥协或是资源上的妥协。在这里我不评价机构的妥协,每一种选择都有它的代价和需要承担的后果。

#税务/财务问题#:有登记的组织,还有面临的一个状况就是经常被抽查税务和财务,然后以此为由说社会组织财务或税务有问题,让你整改,有的需要停业整改,有的不需要停业。但目的都很明确,就是给你找茬。这些社会组织本来就没有什么钱,税务方面本来也是可以零申报的,基本都没有问题。据我所知,查来查去现今为止还没有哪个机构是因为这一条而被定罪的。

------

国安法的颁布和实施最大的威慑是制造恐惧和破坏人与人的信任。我们需要接纳伙伴和自己的“恐惧”,因为这是真实存在的,我们应该探索如何在恐惧中重拾力量!恐惧不全是负面消极的:当恐惧升起时,我们任它自然流淌出来,会发现它会走开的,不要抗拒恐惧,要真实的面对它。当恐惧被看见、被接纳的时候是可以转换力量的。而如果我们不允许,不接纳自己原来是会恐惧的,不能真实的面对恐惧,把这种恐惧压下去或者选择无视这种恐惧,这反而不见得是好事。恐惧不意味着放弃,也不意味着屈服,看见恐惧,接纳恐惧,与恐惧同在前行才是最好的克服恐惧的方法。

信任的摧毁。港版国安法的出台令人人自危,破坏人与人的信任,此时的信任是宝贵的却又是脆弱的,我们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信任与团结。可是出于安全考量,大家可能会谨言慎行。人与人的关系,组织与组织的关系会出现一些微妙的变化,之前可以无所顾忌的交流、讨论、甚至争论,但今后可能会出于安全考虑,收埋自己意见。而要如何携手向前,未来将很考验我们的智慧和耐力。

上面提到的各种应对,很个人化,只能提供一些参考,每个人的处境、个性不一样,所面临的压力也不一样,能采取的应对方式也会不同,没有一套办法是可以应对所有困境的。希望这个分享能对你有所帮助。

6 人支持了作者

《國安法》和《基本法》的九點矛盾

解讀香港國安法:本地東廠政府、大案中央直轄、國際干預防火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