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1 篇作品累積創作 68333 

组织者哲思手记(随想随记)

Zuowang

记忆力变得越来越差,只能偶尔把一些曾经的思考,记起来一点就写一点。但还是很遗憾,很多都丢失了,在那未知的深渊。希望可以慢慢寻回,那些关于行动的探索。

1

“喝茶”经历心理支援小计划(用爱发电)

Zuowang

不用太有压力,我也未必能做什么,能提供的也就是简单电话聊天。

给环卫工友们的“劳动节”的祝福:尊严、发声与消除恐惧

Zuowang

一位长期关注环卫工的朋友的“五一”祝福,旧文写于2020.5.1,今日看来仍然很触动。

1

外卖骑手的“两会”时刻:官方的焦点提案与消失的民间“盟主” | 劳动政策观察

Zuowang

导言:外卖骑手,毋庸置疑成为了2021年的“两会”的重大焦点之一,如何为外卖员等新兴产业劳动者提供一个完善的保障体系成为多个人大和政协提案的核心。但与此同时,长期为骑手群体代言发声、甚至屡次怒怼平台剥削的民间“外送江湖骑手联盟盟主”骑手陈国江,却在两会前夕2月25日被警方拘押,迄今失联。外卖骑手的“两会”时刻,一边是焦点,一遍是噤声。

1

工人“恶意讨薪”的背后:失灵的机制与被定义的“维权”|劳动政策观察

Zuowang

导语:“恶意讨薪”无疑成了2021年初、庚子年末最火的热词之一。2月5日,甘肃省甘南州警方通报,一工地包工头爬50米塔吊威胁工地负责人跳楼讨薪,工程款涉及38名农民工工资,当地警方最终以包工头恶意讨薪“扰乱社会治安秩序”处以行政拘留10天的处罚。

1

社区团购的背后:价格战、抵制潮与被牺牲的商超摊贩|劳动政策观察

Zuowang

导语:新年伊始,一则令人痛心的消息传来:“多多买菜”的乌鲁木齐员工女孩“润肺”(花名)在凌晨一点半下班途中突然晕倒,抢救无效后去世,年仅22岁,其在公司内部账号签名上写着“为多多守边疆”。另一边厢,长沙的菜市场摊贩正感慨生意一天不如一天,严重的比以前几乎差了三分之二,多地的实体超...

“环卫工人节”不为环卫而设,是为“面子”而设

Zuowang

2019年旧文转载备份,作者:黄丽最近一周,广州市政府(以及其他地方的政府)都在敲锣打鼓庆祝第32个环卫工人节的到来(注:2019年),不仅敲锣打鼓的推出新工服、纪念信封,市长也接见了“优秀城市美容师”代表,场面确实壮观。有一些朋友还很惊讶,没想到环卫工人还有自己的节日。

户籍=核酸:打工的人,没有权利回家

Zuowang

1月20日中午,国家卫健委突发规定,要求春节返乡人员需持有7日以内核酸检测阴性证明才能够返乡,且需接受当地政府的网格化管理,实施14天居家健康监测。消息一出,全网炸开,政策模糊性与荒谬性令人难以接受,有网友甚至将微博@央视新闻 下方评论归集为《“返乡核酸证明”八十一问》,一个个无解的问号。

危机开始的2020年:全国冻结最低工资,疫情后拥抱用工灵活化|劳动政策观察

Zuowang

原文:服务业劳动观察,作者:孙斯 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给新时代的2020年带来巨大的挑战。国际劳工组织在9月23日的第六版全球疫情的工作影响报告中指出,预计第三季度全球工作时间下降12.1%,等同于3.45亿全职工作者失业;第四季度最坏的情况甚至将导致5.15亿全职工作者失业。

2

非劳动关系用工:单一工伤保险解绑扩面,带来几分劳动保障?|劳动政策观察

Zuowang

导言:近日,新业态劳动者境况,尤其以外卖骑手为主体的工人群体,得到公众罕有的热议。高热度的关注一方面源于这类新经济模式下对劳动者的算法压迫,颠覆了我们传统上对新技术向善的推崇认知;另一方面是,这些领域的劳动者近年来已不知不觉中疾速占据了我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或我们自身也成为其中一部分),不再是少数,而是绝对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