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盯著鏡子,發現一個呆子在盯著我

仇恨的螺旋.大陸朋友在香港機場被打一事

找到一個中午空閒的時間,寫一寫自己的見解,望仇恨少一些。

# 反對暴力私刑和拘禁 # 

很多大陸朋友對於 2019 年 8 月 13 日兩位大陸朋友在香港機場被打一事感到憤怒,我感到理解。

我先表態,我自己是非常反對暴力、私刑和拘禁的。我認為打人的人,不能以正義自由之名去做這樣的事情,這樣不正當,亦不理智,。勇者和惡龍往往在追逐正義女神的路上,專注著惡意,而忽略了許多善意,只會滋生更多的仇恨,這是更大的惡。

# 仇恨的螺旋上升 #

大陸和香港之間的仇恨正在螺旋上升,有 matters 的朋友問為甚麼和理非不發更大的聲音,去大聲制止激進勇武。我不知從何說起,因為和理非在幾個月來見的事情太多,無語和無奈數不勝數,真的不知從何說起。

和理非是夾在不同政治取態中間的人,他們的基底政治取態有一個,就是消解仇恨不以正義作為暴力的理由,尋求不同群體之間的共識,作為橋樑讓勢力之間有共鳴和對話的空間

而整個大勢,卻是仇恨蓄能政治,這讓和理非能活動的空間非常之少。一邊和理非在滅火,但放火的人到處都是,那這片森林最終將被仇恨與憤怒燎原。

# 部落戰爭 #

第一次世界大戰,是因為奧匈帝國的王儲,在塞爾維亞的國慶日中被激進塞爾維亞青年刺殺。就因為一顆子彈,令到整個歐洲陷入全面戰爭,然後再為二戰埋下仇恨種子,死更多的人,帶來更多的破壞。

我要說的是,大陸和香港之間的沖突,越來越趨向部落戰爭,仇港,仇陸正在成為輿論主流。極端化與強硬化正在對中間溫和的多數人,進行夾擊。不是中間溫和的人不佔多數,而是他們在極端化的言論中無所適從,不知如何去成為兩邊的橋樑。

敵我的劃分越來越明顯,即使斯巴逹和雅典都是希臘文化圈,卻打得不可開交。異端比異教徒更加可惡,因為他們所說的不是我們認同的信念。

在這邊我還是重覆,香港人民多數人都無意和大陸人民為敵,香港人民大多以利益為重,追求的是富民、和平、有意義、幸福、自由的生活。大陸和香港不應被輿論導向為敵我關係,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同時香港獨立也永遠不會是主流,詳見 香港獨立一直不是主流。所有的獨立運動,在過去現在未來,都不會成為香港的大勢,這我相當確定。

中華,中華民族,是大陸和香港的共同底色。本是同根生,我亦對雙方要戰斗感到無奈,或者都是想聽一聲道歉

若果大家想為中華民族好一點的話,可以稍為深呼吸,嘗試去代入彼此的脈絡,讓仇恨減少一點。

# 一些細節 #

下面的敍事並不是為了暴力行為而辯解,我無意為暴力行為開脫,而是要補充一些細節,和事件整體的全景。

在 2019 年 8 月 13 日的香港機場,被打的大陸朋友有兩位,被打的理由其實不是起於仇恨大陸,而是因為仇恨警察,和對內鬼滲透的神經質反應

有些朋友可能沒有留意香港幾日前發生的事,畢竟香港現在每日都有羅生門的劇情出現,在 2019 年 8 月 11 日晚上,香港警察喬裝成示威者,並混在示威者中進行抓捕。很多香港人對於 8 月 11 日感到痛心,或者大陸朋友是很難理解整個情緒脈絡的,我在這不展開,太長了,也難解釋。

因為 8 月 11 日香港警察的喬裝行動,所以在這幾天,勇武派就忙著「抓內鬼」,想把警察無間道進來的人排除出去。

這就是 8 月 13 日香港機場打人事件的主因,主因是仇恨警察,和對內鬼滲透的神經質反應,而不是因為仇恨大陸人。

持平而論,激進勇武中,仇恨大陸人的比例是比較高的,昨天的打人事件,仇陸的因素也的確在起作用,但並不是主因主因是仇警,和反內鬼擴大化

我認為這是必需要補充的細節,作者在這邊也強調,我非常不認同激進勇武的拘禁暴力行為。同時也補充,仇陸的情緒,在香港不佔上風,畢竟你看建制中還是很多的人。

# 錯開的情緒脈絡 #

在整個反修例的運動中,有幾個重要的時間節點

6 月 9 日,和平遊行。

6 月 12 日,政府堅持二讀,警察過度武力清場,這是整個風暴的點火原點

7 月 1 日,立法會沖擊,有激進的獨立運動者掛上英國殖民旗 (並不是所有沖擊者同意)。

7 月 9 日,行政長官說出 bill is dead

7 月 21 日,西環中聯辦被辱,同一日,元朗事件

8 月 5 日,和理非發起自願罷工,勇武則在無大台的情況下搞不合作運動,同時這一天發生國旗被丟下海事件

8 月 11 日。這一日不知怎命名。

就正是 8 月 11 日,是一個重大的節點,很多大陸朋友不在香港,無法完全體會其中的悲哀痛心感,我能理解這份無法體會。

而 8 月 13 日的機場暴力打人事件,不是獨立事件,它其實是 8 月 11 日的延伸。主因也是我上面所述,是仇警、反內鬼,副因才是仇陸

大陸朋友的情緒是在 8 月 13 日的事件中被激化的。

但香港許多人的情緒是在 8 月 11 日的事件中就激化了幾天。

我不會說誰對誰錯,我只是指出,大陸和香港的情緒脈絡其實是錯開的,在錯開的情緒脈絡下,對話不一定能有更多的理解。尤如情侶吵架,兩者的關注點不是在同一條線上,可以說是跨服務器在對罵。

對於這個現象,更多的解釋只會被視為辯解,然後又是部落沖突。所以我希望和理非多一點發聲,將以仇恨為主流的輿論,稍為矯正一下。

不能讓所有人在復仇之路上狂奔,變成 war of all against all。

# 中華 #

有人說崖山之後無中華。

而在現代,我在害怕仇恨之後無中華。

我自己一直對仇恨蓄能政治、敵我政治非常警覺。

願所有中華民族的保護者,不要陷入仇恨的旋渦,最後讓民族陷落。若要民族復興,就不能民族內斗。

我其實並不是你的敵人,你也其實不是我的敵人。

望少些仇恨,多些理解。

( ˘•灬•˘ )

11 篇關聯作品
香港474逃犯條例70仇恨政治6輿論戰8
17
17

回應171

只看衍生作品
  • 盯著鏡子的呆子
    關聯了本作品
  • YULEI
    關聯了本作品
  • 小伙子说的不错,不要散播仇恨,仇恨驱动的政治宣传很不好

  • 從大陸來港留學已經三年多, 我經常刻意只看台灣香港某些政論節目來謀求一個盡量客觀的視角去看待所有的事情。我充分尊重自由的表達,但勇武派以傷害大陸人民的方式去抗爭港府和中央,譬如毀國徽扔國旗或者丟出五毛支那言論甚至非法囚禁,這種手段帶來的結果只會是大部分大陸人民和香港人民的撕裂。媒體的選擇性報道也會給兩地人民心裡留下各自對對方的偏見。在港三年的所見所聞所感讓我感到,除非利益驅使,絕大多數香港群眾絲毫也不願意同大陸人民溝通交流,這是我和幾個大陸同學共同的想法。作者的說法是沒錯的,絕大多數港人不想與大陸人為敵,但除非利益驅使,他們似乎也不願意和大陸人為友。港人更珍視西方各國對它的特殊對待,以至於在抗爭中,我們看到示威者去尋求西方的幫助或者揮動他國的國旗,卻不想與被西方媒體黑化的中國人為伍,因為去追求高的身份階級是哪一種動物都渴望的。追求高的階級必然也帶來雙方的對立。這個世代下,這種對雙方都是傷害的矛盾現在看來是無解的難題。民族的內斗也正中西方國家鷹派的下懷,真心希望我們能多些理解互相支持,共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 你好,我理解你的看法。

      你到香港是 3 年多的時間,其實香港並不一直是如此的排斥大陸,在 2008 年到 2009 年間是一個轉折點,在 10 年前大陸香港的關係遠沒有現在的冰冷。這一方面是香港經濟再不佔整個中國那麼重了,失去了一部份的話語權,另一方面就是 2009 年開始的中央政治緊縮路線。

      我無意去說服其他人用 10 年前的角度去回想整段變化,而目前的重點,可能是緩減一點大陸和香港之間的仇恨。

    • 你好,大湾区有中立的支持者,但这些中立支持者,不会太认同政治上的紧缩

  • 所谓温和示威者已被激进者所劫持,运动性质已变。犹如一失控列车冲向大山,但很多人还在添把柴火。

    • 你好,自 8.13 之後,溫和與激進正在混戰中 ( 其實 8.5 和理非罷工被勇武搞偏,就開始混戰)

    • 如何能看出“溫和與激進正在混戰中”?貌似没看到那个意见领袖,站出来明确支持“合理非”,目前台面上的反对派,都对暴力行为不知可否,温和派声音何在?

  • 好文

  • 温和派,是否可以把8/13打人的几位,交出来?我们按照香港的法律,依法处理?为什么这个简单的事情所有香港人都在回避?

    难道我们就是想这件事忘却?你们可以忘却。我会不断提醒的。这是中国内地和香港关系重要的一点,不能随便处理。

    • loscrimmage 君,

      首先,我仍然持反對任何暴力、私刑、拘禁的行為,並且認為激進勇武在 8.13 犯了很大的錯。而且我對大陸朋友對此事的憤怒和仇恨,感到理解。亦覺得,一個人不應該被群眾如此的斗爭,那是違反人文的精神,政治的良序。

      而 loscrimmage 君你說,

      为什么这个简单的事情所有香港人都在回避?

      香港也有許多人在對 813 事件的暴力行為感到震驚,認為是不是香港被民粹騎劫了,希望警察制止激進勇武,回復秩序。這個看法的香港人不在少數。包括特區政府,包括建制派等等,都是類似的觀點。但為甚麼沒有一定政治能量的人叫連登出來交人 (溫和派沒法交人,因為都不是和理非的人),因為連登匿名化,而且抱團。

      难道我们就是想这件事忘却?你们可以忘却。我会不断提醒的。这是中国内地和香港关系重要的一点,不能随便处理。

      沒有人忘卻這件事,這件事今日還有人不斷的談論。

      这是中国内地和香港关系重要的一点,不能随便处理。

      在這事中,很多香港人都不是想針對大陸人,為何又上升到大陸和香港的高度?要知道我在場的話,我就是那個攔著激進勇武叫他們不要打的人 (十分認真,沒錯我若在場就是那些會出面制止的人)。影片中還有醫療工作者,大意是

      我不管他是誰,我都要救

      這又何來的香港人要針對大陸人?

      若果你尋求的是報復,認為加害者必需要付出代價,那你也不要用上「所有香港人」類似的詞。在香港有許多父輩或這一輩,就是大陸香港聯姻的,或者祖輩就是大陸而來,有血濃如水的關係,對於大陸日新月異的發展衷心的感到高興。

      沒有所有的香港人,也沒有人會忘卻,沒有香港大陸關係,因為你即是我,我即是你。

    • 你错了,我不是寻求报复。仅仅希望这事情在失控之前有所了结。希望除了法律渠道之外不再有任何道德或者感情的因素。这的确是中/港人民关系中间的一个大事情。可能它对大陆人民的感情的影响,你不能体会到严重性。我不要求严惩凶手,就是按照正常的程序处理。

  • jdk
    關聯了本作品
  • 武罗
    關聯了本作品
  • 大禹
    關聯了本作品
  • 那个不叫大陆朋友,一个辅警,一个环球时报记者。都是代表公权力在机场行使公权力的目的,我没有这样的朋友

    • 首先,这是两个身份标签,代表公权力不代表随时都代表公权力。

      其次,在那个环境下,他们是弱者,哪怕是战俘,都不应该如此虐待。

      第三,场面失控是这件事情的表象,也可能会将整个运动引向不归路。

    • 那苹果日报的记者来大陆也可以被抓起来吊打4个小时咯?

  • 有天路过街头,见两个亲人吵架,恶言相向,掩耳怒目,旁边的人添柴煽火,一眼看过去似乎都义正言辞、真情实感,但没有人想过巨大的撕裂过后,伤痛是要整个家庭来承担。

    大家血脉相连,为何弄得对外人一般(大陆对港舆论轰炸就跟与美贸易战激烈的时候一般),一家人不能坐下来把话讲清楚吗?理性和理解难道就这么危险?

  • 非常感谢您的文章!解释地很清楚。一开始对示威游行的事我一直没太在意,直到13号晚上看了打人的视频受到了冲击,能感觉到一种愤怒。于是昨天我就一直想要找到有没有什么解释到底为什么和平的游行会变成这样,之后看了些文章与视频,如这篇中提到的11号事件,还有政府怎样不作为让民众灰心,让我觉得比较能理解港人了。

    觉得现在媒体几乎是没有很客观的,我只能希望大家都可以不要只看少个信息来源,只关注自己想看的东西。媒体要煽动事件的成本很低,还原事件的成本很高。现在社交媒体上两边都是互骂的声音越来越多,很多人出口就是废青、五毛,理智的想要看清整个事件的人越来越少,裂痕也越来越大...同意作者说的我们都不是对方的敌人,看到香港人不管是警察还是示威者,为这件事流血受伤,我也感到十分难受。希望现在示威者那边比较激进的人可以先冷静一下,想想自己到底该怎么样争取心中的正义,所有这些暴力行为、影响他人的活动是否会掩盖了初心...大陆这边也不要新闻只看单一的source,动不动就说要打过去武力镇压什么的,我们都是同胞啊:(

    • 謝謝您對事情的理解。大陸人們和香港人們之間在整個風暴中,都沒有互相直接接觸過,他們之間仇恨,多多少少可以說隔空种下。在大勢是仇恨政治之下,我很感謝還有朋友去觀察事件更大的圖景,而讓仇恨熱度減低一點。

      我们都是同胞
  • 作為一個內地人,說實話不是很喜歡“內地朋友”這樣的措辭。這位環球記者隱藏身份、偷拍大頭、心機算盡知道視頻肯定會有流傳,於是像挪威和美國的那些槍手一樣,營造自己是大英雄就義的樣子,毫無職業操守,他有一絲為香港、為客觀報導在心裡,我甘斷一指!用“內地人”“內地居民”都可以。稱他做朋友,那那些冒著被查水錶、被送快遞、被喝茶的風險搬運牆外信息的內地崽子,準備用什麼稱呼呢?作者若覺得他們被打,讓香港人或您自己蒙羞了,可以理解,但這樣的似乎過於諂媚的用詞,在我看來與內地人掛在嘴邊的“香港同胞”一樣讓人麻肉和虛偽。

    • 你好,我理解你的意思,我昨天和一系列分佈在不同光譜的人們有片片段段的交談,在交談的過程中,沒有一個詞能完全令所有人滿意。我本來解釋了一大段怎樣用詞才能在 8.13 的脈絡下更容易對話,但還是刪了,總之我理解 Zhen 君的視角,你對我的指責我也坦然接受,沒有覺得有甚麼受傷的地方。

      我個人仍然極度不認同激進勇武私刑的行為,特別是激進年輕人帶連把憤怒移到醫療人員身上。醫療人員說了一句,大意是「無論他是誰,我都會救」。

    • 感謝如此誠摯的回复。的確,對於私刑的態度是沒有餘地可以討論的。

      除了這個“朋友”,其他部分都覺得收穫很多 :P

      這樣多樣聲音的環境,真讓人安心不少。

  • 支持你的文章,作者你真的是用心良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