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盯著鏡子,發現一個呆子在盯著我

香港獨立一直都不是主流

在 matters 上發現一少朋友有一個印象,就是香港的獨立運動勢力很大,所以弄一篇短短的來解析一下,這個印象其實是不貼切的。

# 港獨是一個新生詞 # 

在大陸的人或者沒有甚麼留意,但其實對於香港人來說,港獨一詞其實才正式出生了 5 年,那是 2014 年開始,非建制陣營中的激進年輕人,認為傳統泛民的和平抗爭再也沒有用了,無法實現香港的高度自治,於是提了他們的激進路線,這條路線就是港獨的種子。 

對於香港老一輩來說,他們對於港獨的驚訝,不比北京對於港獨的驚訝來得少。因為在老一輩的香港人來說,他們的字典是沒有港獨一詞的。他們在電視上看到這些激進年輕人以港獨為旗,喊著我們要拿回自己的自由時,內心的感覺可以用 魔幻現實主義 來形容。

最神奇的是,5 年後 2019 年,現在在大陸大家提到香港時,就必提港獨,會認為港獨是香港的大問題,這又讓老一輩的人刷了一波 魔幻現實主義 的感覺。

# 一個值得傳播的新聞 #

港獨成為人人皆知的詞,一方面是它極端的主場引起了中央的注意,另外它也是媒體的推波助瀾,因為港獨的確是一個新奇、令人注意、能瞬間激發人們情緒的題材。

# 躺著中槍的非港獨 # 

在一些媒體的傳導過程中,資料失實了,令到在香港本來一些不是港獨的人,也紛紛無辜中槍,被貼上港獨的 tag。基於香港主流語言是廣東話,那一些似是而非的港獨 tag 其實很難被人們弄清是否為真,可以說是躺著也中槍。

# 一直是少數派中的少數派 #

 而在香港生活的人就知道,香港獨立在平行世界也很難做到的,這是主流民意非常主流的共識。而支持獨立運動的人,是少數派中的少數派。

例如這次修例的風暴,有一派叫勇武派,認為要用物理上的力量 (暴力) 去施壓政府,這一派在整個風暴中,是少數人,主要由激進年輕人組成。

勇武派內部又可以細分為溫和勇武和激進勇武,溫和勇武就是弄一下路障,或者憤怒一點破壞一下公物,而激進勇武則是直接和警察對著幹。

勇武派在這次修例風暴的大本營在一個叫連登的網站,上面有許多比較...不溫和的言論。但其中有一個有意思的投票,就是支持普選 / 支持獨立二選一,在這個投票中,獨立還是少數。

所以我們能看到,勇武本身就是少數派,而獨立派還是勇武之中的少數派。

港獨是少數派中的少數派。

或者很多大陸的朋友覺得這很反直覺,其實支持獨立的人,一直是聲勢弱的一方。

我自己就能斷言,若果目前香港搞一個公投,要自決獨立,那 9 成以上的香港人都會投不獨立,這根本是沒有可以懷疑的地方的,甚至這些激進勇武的年輕人也會這樣投。

# 極右排外是每一地區都存在 #

我能理解,獨立運動的年輕人的舉動,傷了許多大陸朋友的心,令大陸朋友有許多憤怒。從而去說出「留島不留人」「港獨必死」的憤怒之言,我也是能理解。

我在這裏只是想澄清一個在香港非常清楚的事實,就是港獨並不是一個跨年齡、跨階層、跨利益集團的主流共識,即使是香港年青人內部,也是有許多心慕中華的。媒體拍到的,當然就是最激進那一派的年輕人,但並不是所有香港年輕人都是如此。

每一個地區都存在極右排外的現象,這是一個普世性的現象,香港這部份激進的年輕人,對現實社會的不滿,現實政治的不滿,和一直感到自己的意見得不到理解,所以認同於激進路線。

我自己雖然不認同他們的綱領,但我自己知道他們的情緒脈絡和思路 (在這邊不展開) 。

# 一個抱團的口號 #

最近有一個口號叫「時代革命,光復香港」,這是梁天琦在幾年前提出的口號,這個口號被港府命名為這是要「推翻港府」。

其實也是一個錯誤的理解,因為大部份叫這個口號的年輕人,也是跟著別人在叫,他們對於這個口號的理解,並不是真的是要表逹獨立的意思,他們的革命更多是改革的意思。這次運動沒有大台,這些勇武示威者上街喊口號,也都是各說各的。

詳情可以看一看

鏗鏘集:時代革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kfkXgrcc2Y

# 紅色的警戒 #

回到中心,我只是想表逹,港獨並非是印象中的成形的強大力量,當然它在鏡頭前的一直出現,會令人覺得必需警戒。

但在香港的政治光譜中,大部份人都沒有這麼極端,畢竟香港仍是一個利益為主的社會,各個階層和群體主要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考慮,在政治上能不搞事就不搞事,而港獨卻是最大的搞事,所以過去現在未來,都不會是一個主流的共識,也不會形成一股不可逆的力量。

望能增加一點這方面的理解,減少一些戾氣和仇恨。

6 篇關聯作品
23
23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