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盯著鏡子,發現一個呆子在盯著我

香港獨立一直都不是主流

在 matters 上發現一少朋友有一個印象,就是香港的獨立運動勢力很大,所以弄一篇短短的來解析一下,這個印象其實是不貼切的。

# 港獨是一個新生詞 # 

在大陸的人或者沒有甚麼留意,但其實對於香港人來說,港獨一詞其實才正式出生了 5 年,那是 2014 年開始,非建制陣營中的激進年輕人,認為傳統泛民的和平抗爭再也沒有用了,無法實現香港的高度自治,於是提了他們的激進路線,這條路線就是港獨的種子。 

對於香港老一輩來說,他們對於港獨的驚訝,不比北京對於港獨的驚訝來得少。因為在老一輩的香港人來說,他們的字典是沒有港獨一詞的。他們在電視上看到這些激進年輕人以港獨為旗,喊著我們要拿回自己的自由時,內心的感覺可以用 魔幻現實主義 來形容。

最神奇的是,5 年後 2019 年,現在在大陸大家提到香港時,就必提港獨,會認為港獨是香港的大問題,這又讓老一輩的人刷了一波 魔幻現實主義 的感覺。

# 一個值得傳播的新聞 #

港獨成為人人皆知的詞,一方面是它極端的主場引起了中央的注意,另外它也是媒體的推波助瀾,因為港獨的確是一個新奇、令人注意、能瞬間激發人們情緒的題材。

# 躺著中槍的非港獨 # 

在一些媒體的傳導過程中,資料失實了,令到在香港本來一些不是港獨的人,也紛紛無辜中槍,被貼上港獨的 tag。基於香港主流語言是廣東話,那一些似是而非的港獨 tag 其實很難被人們弄清是否為真,可以說是躺著也中槍。

# 一直是少數派中的少數派 #

 而在香港生活的人就知道,香港獨立在平行世界也很難做到的,這是主流民意非常主流的共識。而支持獨立運動的人,是少數派中的少數派。

例如這次修例的風暴,有一派叫勇武派,認為要用物理上的力量 (暴力) 去施壓政府,這一派在整個風暴中,是少數人,主要由激進年輕人組成。

勇武派內部又可以細分為溫和勇武和激進勇武,溫和勇武就是弄一下路障,或者憤怒一點破壞一下公物,而激進勇武則是直接和警察對著幹。

勇武派在這次修例風暴的大本營在一個叫連登的網站,上面有許多比較...不溫和的言論。但其中有一個有意思的投票,就是支持普選 / 支持獨立二選一,在這個投票中,獨立還是少數。

所以我們能看到,勇武本身就是少數派,而獨立派還是勇武之中的少數派。

港獨是少數派中的少數派。

或者很多大陸的朋友覺得這很反直覺,其實支持獨立的人,一直是聲勢弱的一方。

我自己就能斷言,若果目前香港搞一個公投,要自決獨立,那 9 成以上的香港人都會投不獨立,這根本是沒有可以懷疑的地方的,甚至這些激進勇武的年輕人也會這樣投。

# 極右排外是每一地區都存在 #

我能理解,獨立運動的年輕人的舉動,傷了許多大陸朋友的心,令大陸朋友有許多憤怒。從而去說出「留島不留人」「港獨必死」的憤怒之言,我也是能理解。

我在這裏只是想澄清一個在香港非常清楚的事實,就是港獨並不是一個跨年齡、跨階層、跨利益集團的主流共識,即使是香港年青人內部,也是有許多心慕中華的。媒體拍到的,當然就是最激進那一派的年輕人,但並不是所有香港年輕人都是如此。

每一個地區都存在極右排外的現象,這是一個普世性的現象,香港這部份激進的年輕人,對現實社會的不滿,現實政治的不滿,和一直感到自己的意見得不到理解,所以認同於激進路線。

我自己雖然不認同他們的綱領,但我自己知道他們的情緒脈絡和思路 (在這邊不展開) 。

# 一個抱團的口號 #

最近有一個口號叫「時代革命,光復香港」,這是梁天琦在幾年前提出的口號,這個口號被港府命名為這是要「推翻港府」。

其實也是一個錯誤的理解,因為大部份叫這個口號的年輕人,也是跟著別人在叫,他們對於這個口號的理解,並不是真的是要表逹獨立的意思,他們的革命更多是改革的意思。這次運動沒有大台,這些勇武示威者上街喊口號,也都是各說各的。

詳情可以看一看

鏗鏘集:時代革命?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kfkXgrcc2Y

# 紅色的警戒 #

回到中心,我只是想表逹,港獨並非是印象中的成形的強大力量,當然它在鏡頭前的一直出現,會令人覺得必需警戒。

但在香港的政治光譜中,大部份人都沒有這麼極端,畢竟香港仍是一個利益為主的社會,各個階層和群體主要都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考慮,在政治上能不搞事就不搞事,而港獨卻是最大的搞事,所以過去現在未來,都不會是一個主流的共識,也不會形成一股不可逆的力量。

望能增加一點這方面的理解,減少一些戾氣和仇恨。

6 篇關聯作品
17
17

回應167

只看衍生作品
  • “港毒”最开始是梁振英叫出来的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其实我们一直说墙,会有种双向都是阻碍的感觉,以为不理解/误解是双向的,其实并不是。在墙内长大的朋友,总喜欢说外面也不懂里面,其实从外面看里面是没有墙的,只是里面看不到外面而已。以前没有互联网,内地也不善于跟国外打交道,外国对内地的误解不小。但是现在主要是墙内的看不到墙外,墙内的信息墙外是一清二楚的。不是说墙外就没有偏见和误解了,但是通过多方的信息对比还是可能接近真相的;但是墙内就不一样了。不过从小习惯了墙内的人你用高音喇叭喊也喊不醒的。

  • 盯著鏡子的呆子
    關聯了本作品
  • 香港已经被判死刑了,最终审判的定音就是不割席。信任是最脆弱的东西,一旦破坏就太难重建了,中共对香港的信任已经破碎了。

  • 盯著鏡子的呆子
    關聯了本作品
  • 然而连登曾经做过一个调查,希望能独立:不独立的比例有2.5:1(注意我使用的是希望,不是主张也不是宣扬)

    看作者像是和理非,可能身边的独派少。但我在Telegram上了解到的香港人,确实希望能独立(或者带动广州一起独立)。本着“不分化、不割席”的理念,不少连登仔也不赞成彻底和“港独”切割。一旦走了切割的第一步,爱国粉红只会步步紧逼,要求切割更多。

    • 你好,若果有雙普選,他們是不會選擇獨立的。當然我自己不認為雙普選很容易。連登是一個同質性很高的社區,或者可以說是香港的下一代,但目前支撐香港的,還是 30 歲到 60 歲的人,這裏的獨立支持者真的非常少。

      這是強硬化與激進化的螺旋,越強硬只會越激進,我希望能有溫和活動的空間,而非把所有反對派都打上港獨的 tag。這樣溫和派想中和港獨勢能,只會變得越來越難,然後形成一個強硬 - 激進互相加強的循環。

    • 想想英国脱欧投票,说不会的是不是太天真?双普选后,一旦真选出来一个持中港对抗的思路的人,那到时全国上下是忍着呢还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去否认选举。

  • 大批示威者不和港独割席,谁知道港独是不是主流?

  • 谢谢,不知道您能不能看到,我觉得您写的文章很好,解答了我很多困惑。一定要多写呀

  • 盯著鏡子的呆子
    關聯了本作品
  • 小编真的很棒,文章很有逻辑,看了您的多篇文章后我基本上能窥探出两个线索:第一,香港这次风波起因在于香港内部社会的撕裂。第二,这种撕裂始终无法修补甚至加剧与香港与内地的长期误解与撕裂密切相关。若不能弥补这种撕裂,对双方都是没有好处的。希望小编多发些好文章!

  • deepnothing
    關聯了本作品
  • 同担忧。我相信香港和大陆是命运共同体。但同时大陆对游行示威是零容忍的,这点中短期内无可能改变,特别最近世界经济下行。

  • 盯著鏡子的呆子
    關聯了本作品
  • 如果你留意中国政府对达赖的态度就明白了,尽管达赖在89年之后就放弃了争取独立、而是主张藏区高度自治,而且达赖还是主张与北京和平协商的温和派,但在中国政府多年至今的宣传里,都把达赖描绘成极端危害统一的藏独头目(很多人民的印象就是这样)。因为只有这样妖魔化宣传,专制政权才能掌握最大主动权。

    现在对香港那些争取落实高度自治的人也采取同样态度,一律倾向抹黑为港独。脑残粉红也跟着抹黑。

    脑残粉红根本就不懂、但专制政权心知肚明的是:认可港人高度自治权利的恰恰是香港特区基本法。

  • 身在内地 我只想说,港独一词的扩大化不是因墙外媒体引起,也不是因港独浑水摸鱼引起,因为墙外媒体的声音,泛民派的声音大部分国内民众压根就听不到。

    当你们游行示威时,国内上到官媒下到自媒体皆会明里暗里的把游行队伍里不论是民主 本地 中间派皆打为港独,国内民众自然而然的就把香港游行示威与港独划等号了。而且为了让内地更加仇视示威者墙内媒体断章取义甚至编造假新闻。举个例子 “香港示威女子被“猪队友”击中眼睛视力严重受损” 对的 这就是内地官媒报道12日那位受害者时所用的标题 )。

    当然我这样说不是想挑起香港对内地的仇视,国内同样有很多人支持香港同胞索要你们该享有的基本权利,只是这些声音绝大部分被墙所阻隔你们听不到。

    最后请你们不要忘记旁边有个利维坦不止是想温水煮青蛙慢慢侵蚀香港的制度,他更想毕其功于一役干死所有非建制派彻底掌控香港。 所以请你们追求你们所憧憬的未来时一定要克制 克制 再克制,谨慎 谨慎 再谨慎。 当然我说要让你们克制 谨慎 或许有种站着说话不腰疼,说风凉话的意味。 但是没办法香港的环境就是如此的恶劣 就是地狱模式的玩法,这是现阶段无法改变的客观事实。

    • (淚目)

    • 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香港本来就是民主制度的试点,香港要是试好了就能全国铺开,这历来是中共市场化民主化改革的习惯做法,结果搞成这个烂样子,还整天脑补一些中央想一举掌控香港的妄想症,太瞧得起自己了。

  • 盯著鏡子的呆子
    關聯了本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