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

科学乳髪

从”消灭知识份子“这个问题提出一个不成熟的小想法

对于知识份子这个词的看法是,当然了只是个比较粗浅的看法,是这类群体是以“一个专业领域获得的独立思考的精神、以常识为方法论、对现实进行一些批判”这样的闪耀着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光辉的群体。人文精神是他们的食粮,常识是他们的刀剑,批判是他们的作品、追求、荣誉、责任和事业。

个人感觉的问题是,这个群体中的一部分人以“我有常识”,“我有基本的逻辑能力”,“我受过基本的学术训练”,就对现实展开批判。在知识贫瘠的曾经,这样的批判是没有太大问题甚至可以是深刻的;然而随着认识的加深和学科的分野,使用“常识”进行批判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就比方说“知识份子”这个概念,当很大一部分人都掌握了基本的逻辑、基本的学术方法论和思考方式以后,“知识份子”这个概念还会存在么?尤其是当真正从事社会生产的群体掌握了这类方法论以后,他们是否还会通过独立的有逻辑的思考得出类似的结论?他们还能进行正确的批判么?

粗浅的看法:知识份子是前工业化社会的余绪,是知识界的自耕农。当前在自然科学界,“知识份子”这个概念已不相关,因为当代科学研究必须是高群体性、高组织化的工业行为;社会科学界也在发生类似的演进。而人文科学界,可能是这个趋势最后的土壤。这个趋势叫做消灭知识份子,我觉得也隐隐绰绰含着消灭人性的意思。

消灭人性并不算是一个恐吓或者批判,而可能是现代社会的必然结果。人已经失去了很多,比如隐私,比如对自身数据的掌握,比如对自身劳动的掌握等等。我们会发现我们自己一边批判”数字极权主义“一边大踏步地向它前进,它甚至在大多数情况下带来的是生活上地便利。那么是不是这么理解,现代社会本身就是不断让渡、不断抛弃的过程,也就是一个非人化的过程?

其实我个人认为确实是这样,虽然自认水平不足以去分析这个猜想。未来的人类社会可能会更像一个全息的蜂巢:万物互联,人和人也互相连接,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也知道”这个社会系统“的计划和去处,独立思考仍然存在,但是已然不再独立,而是成为一个巨型大脑网络的一缕念头。

总之,这也是对于matters上面对启蒙价值和”公共知识分子“的崇敬和追捧,个人并不上心的原因之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