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5 篇作品累積創作 20749 

从”消灭知识份子“这个问题提出一个不成熟的小想法

南风

对于知识份子这个词的看法是,当然了只是个比较粗浅的看法,是这类群体是以“一个专业领域获得的独立思考的精神、以常识为方法论、对现实进行一些批判”这样的闪耀着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光辉的群体。人文精神是他们的食粮,常识是他们的刀剑,批判是他们的作品、追求、荣誉、责任和事业。

光明日报:饭圈文化的哲学省思

南风

(1)不被允许的“姨妈” 3月31日,新浪微博的文学博主“亚非文学 bot”发布退博声明。2 月底某男星粉丝举报AO3平台事件引发的舆论海啸裹挟了众多非传统饭圈的网络群体,被网络舆论戏称为“227 大团结”,余波未止,而此次退出微博的亚非文学 bot 与后续为声援也退博的中东欧...

中美欧三地的居住体验

南风

学生时期四处折腾暂且不算。毕业之后停留过美国,一个人住一个有三个房间两个厕所的公寓,单位给配了一辆小车,算是短暂体验了suburbs的生活:朝九晚五的日常,夏日密歇根湖湛蓝的水,冬日刺骨寒冷的北风。生活是方便的,驱车不到五分钟有一间大型的日本超市,里面有据说大阪开来的正宗拉面馆;...

爱与美食,你要的这里都有

南风

结束了第戎的一天(点击这里直达上篇食评),驱车前往附近的博纳小镇。作为勃艮第红酒产区的中心,周日的博纳也很热闹。和街上的品酒小店一样,葡萄酒博物馆也仍然开门营业。现代的展板上介绍着勃艮第独特的风土,木质的旧机器承载着悠久的产酒历史。离预订餐厅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闲逛间碰到一溜长...

在勃艮第的土地上,吃出一个秋天

南风

法国的秋天来的很急,呼呼地吹出一地黄叶 🍂。这样的肃杀就像下半年的假期天数,让人觉得惨兮兮。终于盼来公休假,一路向东南,第一站来到了勃艮第的第戎。可能听起来不耳熟?但你没准听过霞多丽,黑皮诺?或者像我这样,只为一口正宗的法式勃艮第蜗牛慕名而来。

法国疫情笑话图集

南风

马总统是人民的大救星残念的狗,被小区所有人都溜了一遍

巴黎餐厅评论 002 Philippe Excoffier和巴黎最佳soufflé

南风

如果来巴黎旅游,打卡的地方一般都少不了埃菲尔铁塔。△360°无死角铁塔 那么逛累了在景点边上吃个便饭也是水到渠成。作为世界级的景点区,这周围餐厅的整体水准并没有成反比。比如在rue de l'Exposition上,这家以老板名字命名的法餐厅 Philippe Excoffier 就是一个好去处。

发政治不如发吃 - 巴黎餐厅评测01:巴黎鸭肉料理

南风

今后致力于搬运和女友公众号上的内容,主要是欧洲各种好吃的。(正文) 在法国生活了将近六年左右,餐桌酱发现自己下馆子点击率最高的食材竟然是鸭子 。一方面因为餐桌酱烹饪鸭肉的意愿很微弱,另一方面大概真的是因为法国人They Do Duck Right 。

1

【转载】批判梁漱溟的反动思想

南风

(一九五三年九月十六日——十八日) * 这是毛泽东同志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二十七次会议期间对梁漱溟的批判的主要部分。这次会议于一九五三年九月十六日至十八日在北京举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在京委员列席了这次会议。(一)梁漱溟先生是不是“有骨气的人”?

关于评论区恶意刷屏的现象

南风

该现象的目的恐怕在于破坏讨论生态,建议管理员删除或更新版本,以缩略形式显示跟帖(如知乎形式),需要查看全文的用户可以点击【阅读全文】。

【转载】嵩学蛮夷论和入关论小考

南风

注:全文转载自https://zhuanlan.zhihu.com/p/96784759 嵩学本身属于段子级别的自娱自乐,没有必要当真。可与之类比的是“姨学”,大都属于伪社会科学的行列。但是它的积极意义是抛开西方中心的世界视角,大胆承认当今的“蛮夷”现状,可以说非常赛义德了。

晒一个政治坐标

南风

发现一个挺好玩的网站,测出来结果我其实是一个左派工业党?https://www.politiscales.net/zh_CN/

说说《三体》以及我喜欢的中国科幻作品

南风

今天听说三体要被B站动画化的消息,我内心一阵沉痛。当今国内的政治氛围,事实上是很难拍好三体的。《三体》本身能说的不多,三部曲之中,个人最喜欢的其实还是第一部,最早是约莫高中的时候在《科幻世界》上连载的中篇科幻。当时的连载版对于一个高中生而言,可以说是惊为天人的。

关于思维互联的思想实验

南风

发一个假设性的思想实验: 场景1 a. 假设,现在世界上所有的人类都能够直接观测到其他所有人内心的思想,也就是思维透明,这个社会会是什么样呢?b. 收紧假设,全人类保留思维透明的能力,但是可以自由选择是否思维透明,这个社会又会是什么样?场景2 a.

梁家杰、黄奕武等诸位先生在我校的演讲小记

南风

约莫三周之前,公民党的领导人梁家杰先生、社会活动家黄奕武先生、李卓人先生等人在我校做了一次名为HK: the summer of discontent的演讲。这次演讲的中文译名,姑且翻译做“悲伤之夏”吧。这几位先生莅临之前,似乎在东欧某国领了一个什么奖项,可谓乘胜而来,阵容颇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