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真里斯

香港某名牌大學中文系碩士畢業,做過不同類型的工作,每份工作幾乎做不過半年,搞到履歷表非常不好看。因為生意失敗,失業了,開始不務正業、做個是位高份低能的深山隱士。平常愛發白日夢,熱衷做自己喜愛的事。將自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跟大家分享。 正如馬塞爾·杜象所說:「我最好的作品就是我的生活!」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四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中) 第四回

「斯露德!住手!」

正當六六六準走出莊園,追打跑到農地裏的堂兄弟姐妹的時候,一輛軍用吉普車駛到莊園前的大門,父親從車上跳了下來,怒氣沖沖地走到我的跟前,然而,我仔細看著父親的表情,他的憤怒中,似乎帶著一份悲傷,為甚麼?為甚麼他的表情會這麼複雜?父親甚麼話都沒有說,他手起掌落,向我的左臉頰打了一巴掌,我接過那一巴掌以後,就呆呆地站在父親的跟前,一言不發,接下來發生了甚麼事情,我已經忘記了,只記得當天晚上,在睡房裏媽媽擁抱著我,她反覆地向我問道,為甚麼要對著自己的兄弟姐妹窮追猛打。

「傻丫頭,媽媽知道你經常被他們欺負,跟平常一樣,給他們一點教訓不就行嗎?為甚麼要打傷他們……」媽媽緊抱著我哭道:「你父親說……你不可以繼續待在這裏了……明天,他要帶你離開這個家,到另外一個地方生活……媽媽真的很捨不得你離開啊!」

「媽媽……」

「怎樣?小斯露德,你終於肯說話了……」

「媽媽,即使我今天不對他們窮追猛打,我感覺到早晚有一天,我會被父親帶到另外一個地方生活。」

「……」媽媽一言不發,只是在一旁飲泣流淚。從她有話說不得的表情看來,似乎想告訴我一些事情,然而,她不敢開口,或是她被禁止不可以當面跟我說的。

「媽媽……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說,這是我、你和『她』的祕密……」

媽媽輕輕地拭掉淚水,細細地向我微笑說道:「甚麼祕密?你說的『她』?『她』是誰?為甚麼我見不到『她』?」

「這個祕密,就是跟『她』有關。」

漫漫長夜,我對媽媽道出六六六的靈魂,依附在我的身體的祕密。我對媽媽細細道出我和六六六的過去,她仔細聆聽著我倆如何在研究所裏相識,在研究所裏生活,以及一切快樂和悲傷的點點滴滴回憶;接著我又跟媽媽道出,六六六臨死的時候,帶著我親歷宇宙和地球誕生的那一刻,就在六六六燈枯油盡之時,她的肉體和其他在研究所死去的姐妹們一樣,幻化成點點星光,這些星光一直都守護著我,呵護著我,至於六六六的靈魂則依附在我的身體裡,每當我遇到危險和麻煩的時候,她總會在沉睡中甦醒,然後保護著我,照耀著我;有時候在孤寂的晚上,當我對雪白皎潔的明月而感到孤獨難忍的時候,她總會出現在我的夢境裏,我倆不是聊聊天,就是玩玩樂,然後戲遊九重天外。這幾年,多虧了六六六無怨無悔地陪伴著我,使我不再寂寞,同時,使我多了一份勇氣,去面對重重困難和挑戰,我要感謝我的姐妹──六六六……

「小斯露德,這一切都是真的嗎?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媽媽疑惑地說道。

「媽媽,我說的話全都是真的……」

為了讓媽媽相信,我讓六六六暫時操控我的身體,憑著我倆在言語上和動作行為上的不同,媽媽應該可以親自印證我所說的話,後來,她相信了我所說的話。因為,她說過她與我生活了差不多一年半載,相處的日子雖然不長,然而,彼此之間,早就出現一條維繫著心靈的紅線,所以,媽媽對我的性格,行為和談吐方面都瞭如指掌,她不可能分辨不出自己的女兒,與別人有甚麼差別,以及自己的女兒是否在她的面前說謊。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媽媽能夠相信我所說的話,實在是很不間單,畢竟媽媽是一位醫生,在她的學識看來,怪力亂神的東西,本不應該存在,而在她的眼中看來,理應覺得六六六的靈魂早就煙消雲散,並沒有依附在我的身體裏,在她的眼前出現的六六六,只是我的心靈上,出現了人格分裂罷了,所以,我很感謝她能夠相信我,願意替我分擔這個長久以來,隱蔽在我心靈上,不可告人的祕密,如果今天不說的話,又不知道過了多少年,才可以告訴給一個我信得過的人,而這個人必須是一個疼愛我,願意保護我的人。

「小斯露德,你將你和六六六的事情告訴媽媽,你會不會怕她不高興?」

我搖頭笑道:「是六六六讓我告訴你的。」我接著說道:「六六六說過,凡是祕密的東西,長時間掩藏在心裏,不論好壞都會讓人心靈上負荷不到而造成忐忑不安。六六六的靈魂依附在我的身體裏,如果說給她聽也消除不掉心靈上的不安,況且……」我笑道:「這本來就是我倆的祕密,有甚麼可說不可說的?」我擁抱著媽媽說道:「所以,她認為說給一個最信得過的人,讓他為你分擔這個祕密,除了讓心靈上得到安撫外,也可以印證人與人之間相互信任和扶持的美德。」

「六六六真的不簡單,小小年紀居然懂得那麼多東西。」

「對啊!從前在研究所裏,不論是體能方面,還是術科方面,六六六的成績永遠是名列前茅。所以說,六六六的學問在我們這些女孩子當中是最好的。」

「原來如此……」媽媽皺一皺眉,疑惑地向我問道:「小斯露德,六六六她有沒有名字?心地這麼善良的一個女孩子,怎麼可以用上惡魔的名號?」

「沒有……在研究所裏,我們只有編號而沒有名字,譬如說我的編號就是九九九。」我搖頭地說道。

「小斯露德,媽媽暫時想不到可以為她取甚麼名字,可是,將來你一定要幫她取個好聽的名字,畢竟她是你的好姐妹,怎麼可以用這個惡魔的名號稱呼她……」

「我知道了……媽媽……」

「還有一件事情……」媽媽擁抱著我說道:「你千萬不要怪責六六六,六六六是為了保護你才甦醒的,你要謝謝她才行啊!」

「媽媽,我是絕對不會怪責六六六,因為……」

她是我同甘共苦的好姐妹!

「所有東西都帶齊了嗎?別忘記帶漏了甚麼東西啊!」媽媽擔心地道。

「媽媽,全都帶齊了!」我微笑道。

「小姐,你要保重啊!」管家向我說道。

「我知道啦!你也要保重啊!」

「小姐,你心地善良,對我們這麼好,你要走了,我們真的很難過啊!」傭人們向我說道。

「別難過,別難過。」我安慰他們說道。

第二天早上,我要離開這個家,離開這個住了一年半載的家。來送行的人,有媽媽和那些一直對我很好的管家傭人廚子們,至於叔父母們和堂兄弟姐妹們,沒有一個人為我送行,連派出一個代表的人也沒有!大家都是流著同一條血脈的血親,難度他們真的寧要名利,不要親情這麼決絕嗎?我,有點傷心,我,有點難過……

當時,我只想著如何祝福他們得到幸福,然而,我作夢也不想,當媽媽以身殉國的時候,除了管家傭人廚子們外,她的身邊居然連一位最親的人也沒有,孤單的她,就這樣孤寂地死去了,這是何等悲傷!何等悽涼!這件事情,亦促使我對叔父母和堂兄弟姐妹們的祝福轉變成恨和詛咒。我本來不想痛恨他們,畢竟,他們都是我的親人呀!奈何他們實在是太無情了!

「咦?小斯露德,你最喜歡的洋娃娃呢?放在哪裏?」媽媽急急忙忙地問道。

「媽媽,你看……」我指著手裏擁抱著的洋娃娃笑道:「就在這裏。這是我倆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媽媽送給我的洋娃娃,我不想放在行李裏面,所以就拿出來抱著。」

「啊!是啊……是啊……你看我,明明在你手上,為甚麼我會看不到?小斯露德……」媽媽走向前緊緊地擁抱著我:「小斯露德,媽媽愛你!媽媽真的很捨不得你啊……」

「媽媽……我……我……」我想哭,可是在這裏哭泣的話,肯定很難收乾淚水,我強忍著淚水,將傷感之情蔽悶在心裏,然後向媽媽微笑道:「媽媽,我也愛你!」

媽媽聽完我的表白後,感動得痛哭流涕,接著她在我的耳旁,竊竊細語說了三句話。

「小斯露德,你千萬不要怪責『她』,『她』是為了保護你才甦醒……」

「小斯露德,你這個美麗的樣子是神明賦予給你,所以,你要好好珍惜啊!記住,不要介意人家怎樣說你,你就是你,你是一個擁有甜美笑容,一顆純潔的心靈的好女孩!你要開開心心的過著每一天啊!」

「小斯露德,不論將來,你的父親對你做出甚麼樣的事情,你都要永遠相信他,體諒他!」

我聽完媽媽說的話以後,也在媽媽的耳旁,竊竊細語說聲謝謝。

「媽媽,雖然我不是你的親生女兒,況且,我倆相處的時間也不長,然而,我在媽媽身上所感受到的母愛,我永遠不會忘記的!我會牢牢地記住在心裏!媽媽,你永遠都是我的好媽媽。」

我向媽媽吐出所有心聲後,便強忍著淚水,我親了媽媽臉頰後,就飛奔到父親的跟前,坐上了吉普車,然後低著頭,我不敢向媽媽和管家傭人廚子們道別,因為,我害怕當我看到媽媽傷心難過的表情後,自己會按捺不住,在媽媽面前大哭大鬧,令到她擔心我,更捨不得我離開,可是,這個家早已經容不下我了,一個容不下我的家,就算我今天不走,明天也要走,所以,我不可能繼續依戀著這一個不屬於我的家。

吉普車離開了莊園,當莊園消失在我眼前的地平線後,父親左手操控著方向盤,右手搭著我的右肩膀,我依偎著父親,靜靜地躺著父親的大腿上,此時,父親開口對我說道:

「小斯露德,對不起,這些年委屈你了……」

「?」我抬頭看著父親。

「過去你在研究所,過著一個交集著痛苦和悲傷的童年。父親原本想給你一個溫暖的家,讓你得到幸福和快樂,想不到父親的兄弟們……唉!」父親舉起右手不停地拍打著自己額頭,哀怒交集地說道:「這些見利忘義的傢伙!父親罵我罵得太對了,如果我還不及時懸崖勒馬,恐怕我會跟他們一樣,為求名利而繼續破壞親人之間的感情!」父親傷心地說道:「小斯露德根本就不想跟你們分甚麼社會地位和財富,即使要分,那就將屬於我的那一份分給小斯露德就好了!何必要這樣對待自己的姪女呢!可惡的傢伙!究竟還將不將家看成是家呢?」

「父親!好啦!別這樣啊!」我舉起雙手捉住父親拍打額頭說道:「即使父親分給我,我也不要!因為,祖父說過凡事要靠自己!父親,你放心!即使沒有父親分給我的那一份,我也可以用自己的力量,生存下來!」

「小斯露德……」父親轉悲為喜對我說道:「聽你這樣說,父親就放心了!」

「父親,謝謝你!」

「謝謝我?」

「雖然在父親的家生活,不過一年半,可是父親給我的溫暖的家,我是不會忘記的。」

「溫暖的家?傻丫頭,那個充滿著爾虞我詐的家,你居然還說溫暖?」父親疑惑地笑道。

「父親,如果不是你,我怎麼能夠感受到媽媽給我的母愛,以及你、祖父、兄長和管家傭人廚子們給我關懷之情呢?父親,是你讓我感受到這種難能可貴的溫暖。」

「啊!是嗎?」父親難過地竊竊細道:「父親說得對,小斯露德果然擁有一顆善良純真的心啊!如果小斯露德沒有出現的話,也許我跟我的兄弟們一樣,永遠都找不到自己的良心……是小斯露德感染了我……可是,為甚麼他們沒有受到小斯露德感染?哈!也許,當一個人已經達到徹底邪惡的時候,謹餘的良心之火也會隨即熄滅……」

「父親?你在說甚麼?」

「啊!沒有沒有!」

「父親……你還記得嗎?」我挨著父親的右肩,抓緊父親的軍衣說道:「你還記得一年半以前,當我倆剛剛離開研究所的時候,我對父親說過的那一句話嗎?」

『……

「叔叔,你知道嗎?朋友的死去,讓我多難過?每次……每次我和其他還未死的朋友,偷偷摸摸地在深夜裏,細聲飲泣……好……好辛苦……」

……』

「我當然還記得……」父親笑道。接著他溫柔地對我說道:「如果你想哭的話,就痛痛快快的哭吧!我的乖女兒。」

一個生活了一年半載的地方,這裏曾經是我的家,這個家雖然帶給我一個又一個悽慘的回憶,然而,並非所有的回憶都是悲慘,當中也有幸福和快樂,溫暖和親情,還有,一個令我永遠不會忘記的東西,那個東西對於天下間所有子女來說,是最寶貴、最重要的,那就是母愛!我永遠不會媽媽送給我這樣珍貴的東西。我對這個溫暖的家無以為報,只有用哭聲來報答這個家給予我的一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

楔子.幕起【序章】雛鷹離巢
【第一章】草原上的雄鷹|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
【第二章】小沃爾夫的提琴|010203040506
【第三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上)|0102030405060708
【第四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中)|010203
想看猶真里斯更多作品?請按此連結,向下拉到社區精選|作者精選,就可以看到我的其他作品,請多多支持,謝謝<(_ _)>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四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中) 第三回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