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真里斯

香港某名牌大學中文系碩士畢業,做過不同類型的工作,每份工作幾乎做不過半年,搞到履歷表非常不好看。因為生意失敗,失業了,開始不務正業、做個是位高份低能的深山隱士。平常愛發白日夢,熱衷做自己喜愛的事。將自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跟大家分享。 正如馬塞爾·杜象所說:「我最好的作品就是我的生活!」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三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上) 第六回

發布於

「也就是說,那一次攻打科斯特羅馬,驍勇剽悍的你並非是你,而是六六六?」雄鷹疑惑地問題。

「沒錯……正是六六六……」我點頭道是。

「果然……」雄鷹輕輕撫摸我額前頭髮說道:「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雄鷹你相信嗎?」

「相信!」雄鷹抓緊我的雙手,眼珠動也不動,堅定地對我說道。

「噗……哈哈!」我指著雄鷹的雙眸笑道:「你這個根本就是騙子的眼神!」

「啊!斐露迪你也真是的,這麼好的氣氛都被破壞了。虧我還這麼相信你。」雄鷹洩氣地說道。

「噗……哈……真受不了你,好了你別這樣看著我……」我看著雄鷹的眼神大笑道:「哈哈哈!真的很像騙子的眼神。」

「是嗎……」雄鷹開始發難了。「你看好了!這樣好笑嗎?」

「哈哈哈!」

「這樣呢?」

「哈哈哈!」

「這樣又怎樣了?」

「哎呀哈哈哈!」

「這樣更騙子?」

「好啦!別逗我笑行嗎!」

雄鷹不斷地向我做鬼臉,弄得我哭笑不得。那一天晚上,是我出生以來,笑得最燦爛的一天,我終於可以拋開一切令人窒息而凝重的過去,釋懷地哈哈大笑。但願我與雄鷹的快樂日子,可以直到永遠。和愛人永遠在一起,這個簡單而平凡的願望,對於世間上所有女孩子來說,就是無可替代,實實在在的幸福……

「六六六和斐露迪的感情真好……斐露迪,六六六她長得怎樣?」

「六六六嘛……因為她一直在我的身體裏,所以,永遠保持著六歲時候的模樣。她擁有一頭烏黑長長的秀髮,髮尾比較捲;她有一雙神氣十足的琥珀色大眼睛,在左眼眼角下,有一顆淚痣;她擁有堅挺的鼻子,簿簿的扁唇,擁有和我一樣的雪白肌膚。因為她的樣子比較像東歐人,所以,在研究所裏,如果提到『妖精公主』,就一定是指我;如果提到『東歐皇女』,就一定是指六六六……」

「『東歐皇女』……聽你這樣形容,六六六長得應該蠻漂亮。」雄鷹笑道:「如果她長大了,一定是個大美人。」

「沒錯……她不單漂亮,她還有知性美和成熟美……」

「知性美?」

「她的學科成積常在三甲之內,而且,比起我們姐妹們還要聰明和成熟。這一點連研究人員也感到錯愕。」

「原來六六六那麼厲害……那她還在嗎?」雄鷹問道。

「她已經去天國了。」我搖頭嘆道。

「咦?」雄鷹跳了起來,驚訝道:「甚麼時候走的,為甚麼我不知道。」

「就在我和你情定終身,進入莫斯科的那天夜裏,她出現在我的夢中……」

「唔……」雄鷹仔細地聆聽著。

「她對我說,她要離開了。我就問她為甚麼?她回答我:『因為,你已經找到可以保護你的人了。』我回答:『是不是雄鷹?』她說沒錯!六六六接著對我說:『雄鷹是一個單純,溫柔和勇敢的人,他可以照顧你,保護你。』」

「六六六對我的評價竟然這麼高?」雄鷹被稱讚得的飄飄然。

「呵呵……稱讚你幾句就開心的飄飄然,那接下來她對我說的話,更會讓你的靈魂出竅,飛到不知道哪裏去了。」我俏皮地對他說道。

「甚麼?甚麼話?」雄鷹對我報以期待的眼神。「快點說吧!」

「六六六她說,如果自己還生存在世上,搞不好會跟我搶男人,因為她也喜歡你……」

「正如我那天所說的,『另一個你』果然也喜歡我。」雄鷹自信地點頭道是。

正常來說,當女孩子知道別人要搶她的男朋友,不是拿男朋友問話,就是跟「狐狸精」拼個你死我活。不知道為甚麼,我向雄鷹轉達六六六的愛意,不單沒有吃醋,反而覺得有點惋惜和難過。

這種傷感跟我和雄鷹在伏爾加河畔的白色教堂裏,互相告白的那一刻一樣。那天,六六六開玩笑地對我說,她也喜歡雄鷹的時候,讓我突然想起六六六和研究所裏的女孩子們,我替她們傷心、難過和婉惜。為甚麼我會有惋惜和難過的感覺?我也說不出為何會感到惋惜和難過,一時之間難以用言語表達這複雜的思緒。若果要以最簡單的言語說明,就是六六六她們還未經歷過少女時代,還未到花開之時便凋謝了。

少女情懷總是詩,當詩歌寫成以後,再譜上美妙旋律的時候,就是花兒含羞綻放之時……

*         *         *

「所……所長……你……你說的是真的嗎?」

「將軍閣下,大家做搭擋這麼多年,我何曾欺騙過你?」研究所所長向父親說道。

「她……她真的是我的女兒?」父親吃驚道。

「這是檔案室主管親口對我說的……」研究所所長將手上的文件夾遞給父親說道:「這個文件夾就交給你,如果你還不相信的話,就請你打開看看吧!」

父親接過研究所所長手上的文件夾,呆呆地看著手上的文件夾,正當他打開文件夾的時候,父親的無線對講機突然間響起,他回過神來,立刻接通了對講機。

「將軍閣下,請趕緊離開研究所吧!護民軍已經佔領山門前的基地,很快就會攻到研究所這裏。」衛兵氣急地向父親說道。

「好的!我現在在保安室,很快就跟你們匯合了。」

八歲的那一年,我終於有機會離開研究所了。那天深夜,國協安全軍事委員會按照他們所釐訂的作戰計劃,派出護民軍攻打貝蘭加山脈的研究基地。奉行「一切以不違反自然為先」的社員們,他們的目的非常明確,就是要摧毀人類基因強化改造始源工程的培育基地,對於他們來說,這個地方就是違反賢道精神的「惡魔」之地,必須要除之而後快。

為甚麼這麼嚴密的計劃,最終會被元首和國協安全軍事委員會發現呢?那是因為人類基因強化改造始源工程看似「嚴密」,其實一點兒也不「嚴密」,這麼龐大的工程,那有可能不會被發現?即使今天不會被人發現,那怕明天會被人發現;即使明天不會被人發現,後天必定被人發現。

六六六「死去」的那一年,元首對於「賢道三條教派」成員們這幾年間的行為產生了懷疑,早在大戰爆發前,元首便指示護民軍,成立直屬於元首的特別調查小組,調查「賢道三條教派」成員們,以及與他們經常來往的軍政要員們的日常生活和作息。特別調查小組只用了幾個月時間,便調查出人類基因強化改造始源工程,元首得悉以後當然是大發雷霆,更痛罵「賢道三條教派」成員們是賢道社的叛徒。

被憤怒之火團團包圍的元首,霎時間失去作為領袖的冷靜,當下便想將「賢道三條教派」成員們,以及牽涉到計劃的相關人員來個「殺無赦」。

然而,當時,元首的親信希望元首冷靜,並向元首說明箇中的利害關係,以及他的個人建議。他認為「殺無赦」的後果,輕則會令國家內各階層的人仕人心惶惶,重則會令整個國家的軍政運作完全癱瘓,加上國家處於戰爭時期,不宜即時進行大規模斬殺行動,同時,也要查明整個計劃裏的一眾相關人員,當中是否有無辜者、受害者和毫不知情者,總而言之,採取行動之前,凡事都要深思熟慮,從長計議。元首聽取了親信的建議,並將特別調查小組的規模和權力都擴大了,並更名為特別調查委員會。

特別調查委員會成立後,便開始進行大規模調查,並找出相關重要文件,檔案及與計劃相關的研究人員和軍政要員,同時,找出因計劃而受牽連的無辜者、受害者和毫不知情者,保障他們不會因與計劃相關,而遭到懲處或被殺,另外,委員會也著手計劃好甚麼時候發動大規模破壞行動。

一切準備好以後,執行大規模破壞及懲處行動,也是一年半以後的事情,就在護民軍進攻研究基地的前兩星期,元首以賢道社最高精神導師的名義,永久開除「賢道三條教派」成員的社籍,並即時下達逮捕令,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元首還未下達逮捕令之前,「賢道三條教派」成員早就已經收到風聲,離開了京津,元首得悉以後,當然怒不可遏,元首下令徹查走漏風聲的人,以及繼續追捕「賢道三條教派」成員,同時,著令各出入境關口嚴防他們逃亡他國,可惜,只逮捕了其中的六名核心成員和一部份黨羽,他們最後都被判死刑,而其餘四名核心成員和一小部份黨羽仍在潛逃之中,至於他們身處何方,據說有可能身處西聯,也有可能身處中立國──火星自治聯邦之中。

無論怎樣,不論當時,還是現在,在元首和賢道社各派人士的眼中,「賢道三條教派」的存在有可能危害社會繁榮與安定,也就是這個派系,有可能會轉營成為所謂的「恐怖主義」組織,所以,必須要將他們通通剷除。

經過人類基因強化改造始源工程一事,使到賢道社各派人士達成了共識,不論世界將來變成怎樣,作為賢道主義的追隨者,絕對有義務將這班害群之馬剷除。自此以後,賢道社各派與「賢道三條教派」的長久暗戰,經元首下達逮捕令和護民軍進攻研究基地的那一刻起,揭開了序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

楔子.幕起【序章】雛鷹離巢
【第一章】草原上的雄鷹|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
【第二章】小沃爾夫的提琴|010203040506
【第三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上)|0102030405
想看猶真里斯更多作品?請按此連結,向下拉到社區精選|作者精選,就可以看到我的其他作品,請多多支持,謝謝<(_ _)>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三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上) 第五回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