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海雅

演員、作者、攝影師、插畫師︰寫詩、遊記、散文和寫自己。畫畫,寫文和攝影。個人網站 ettachan.com 工作聯絡:[email protected]

半世人VS 半世人

如何我現在就死,我半世人生活在英殖香港,半世人生活在中國香港。無錯我今年四十四歲。一九九七我大學畢業,二十二歲,正值青春美好年華,我面對回歸,七月一日我不在香港,我在歐洲去我的畢業流浪旅行。同行朋友笑說回歸當日不在香港,回去會不會被清算,我笑說:「痴線~」現在想起來將來或會被說回歸都不留在香港,就是不愛國愛黨,有罪!誰說没有可能,在中國香港快没有一國兩制,什麼奇怪事都可能發生,因為現在已經有很多荒謬至極的事發生了。

我的前半生,不是完全的一帆風順,十五歲媽媽離世,我的哀傷要足足十五年才癒合。但這是個人的事,香港還好。我家不富裕,但我有開心的童年,由七十年代的梗房到八一年搬去沙田的公屋,不用幾年苦等,弟弟出世不久便上樓。現在香港人要等公屋不知要幾年?公屋有公園遊樂場,是我和弟妹暢遊的大世界。爸爸媽媽努力工作,我們平民的生活樣樣不缺。我們在好學校上學,天天向上,我還當小女童軍,每次集會唱着:「我們都是小童軍,隨時隨地幫助別人,敬愛父母和女皇服務…」我們被培養成多才多藝的小女孩,但没有人迫我認識誰是英女皇,不用向她下跪,我有個快樂自由自在的童年,學校没有掛着英國國旗,我只知道上頭有訓導主任可以記過。

中學,長大了。不再是無憂無慮小女孩,媽媽生病,我們更乖更努力讀書,爸爸更努力工作。父慈子孝,一直的在捱、媽媽過世後,爸爸更努力工作,我們為上大學為目標。會考,高考關關的過,香港没有太大的問題要讓我這個中學生擔心,不似現在的小朋友十二歲就上前線去抗爭為自由為香港人。我們也不是只有讀書,也有課外活動,做義工、做手工,面面俱圓。

上了中文大學是我最開心的三年,劇社、社工隊、廣告學會、去外面交流、去大O、去旅行,讀想讀的課,GPA過3。朋友多多,活動多多,還會去做補習,在學校博物館做student helper,賺錢買東西。生活快樂不知時日過,轉眼就畢業。還未來得及向這個流金歲月道謝,就要跨進社會。而這個社會剛變天,也慘逢亞洲金融風暴。

之後二十二年,於我面目朦糊。我的人生好像進展很慢,人工升幅慢,人生升幅也慢。別人拍拖結婚,然後生仔,我還呆呆的在食精神科藥。香港越來越糟,我就非常想離開香港,但無錢無能力可以去哪裡。我用進修為名去了英國劍橋兩個月,這兩個月我開心到不得了,好想在劍橋超市做收銀。留在小城比什麼國際金融中心開心,恆指對我完全没意義,佢急跌急升也好,我口袋都是没有錢。

人生前二十二年由嬰孩急速變成成人,不論在心智或身體都急速成長。後來二十二由少女到中女,除了胖了多了皺紋,就是同一副皮囊。學識也不是没有增進,但是很慢很慢。九年前寫了一封信給2020年的自己,快拆信,應該還是老樣子,没有長進過,願望没有成真,我在想到時有没有拆信的勇氣。或許遲一點待香港康復,我也康復好一點才看信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019令人太累--在2020找情緒的出口

靈感是什麼一回事

1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