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周

// 記憶力追不上小宇宙思想的速度,所以先寫了再說 // 遊走在台韓兩地之間,尚未知道下一步會踏在何處何地。 也不知道下一篇能寫些什麼、生活會丟給我什麼? 總之先過了今天,就會遇見明天,吧。

夢人 | 我又回來了

發布於

我是一個很會做夢,也很愛做夢的人。除了夜裡睡著做夢,白天醒著時也經常作白日夢。就醫學上來說,之所以睡眠期間做夢,是因為大腦某一部分還沒完全休息。然而日常中,夢的內容多半源自於「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有如心理學家—阿德勒所說:「夢境所選擇的畫面、記憶和幻想,都指向做夢者的心之所向。」除了與現實牽連相關的夢境之外,還有內容一種很科幻、不真的夢。例如可以在天空上飛,或是誤入喪屍禁區,跟殭屍們玩個你追我跑…等。

我想,之所以我喜歡做夢、享受夢境,也許是因為在夢裡有無限的可能。喜歡看電影、戲劇的我,大概就是被夢境這種富有「無線創造力」的玩意兒吸引的吧?做夢就像觀看戲劇一般,唯一不同之處就是可以身歷其境。有趣的是,夢—還可以是日常的延伸劇情。


這天夢見了自己突然回韓國。

夢裡雖然和現實不太一樣,但所有的感覺卻都非常的真實。

故事大概是這樣的……

/

仁川機場。出關了,熙來攘往的人潮各自朝著各自的目的地前進。接機大廳裡,有的人望向舉著牌子的接機人群,尋找自己的家人或朋友,有的人拉著行李朝向情人的懷抱裡奔跑,也不管行李的輪胎聲滾動的有多吵,或者就這麼掠過了誰人的腳板。而我的目的地很簡單,就只是地鐵站。也許是這幾年往返韓國與台灣時所使用的交通工具都是地鐵吧?好像沒有其他選擇似的,拖著我的玫瑰金小登機箱直直的往地鐵方向走。說也奇怪,明明心裡想著的是地鐵,人卻到了巴士轉運站。

「唉,人也太多了吧?」看著每一個售票口長長的人龍,天生就討厭等車,更討厭排隊的我忍不住嘀咕著。好久沒看到的韓文標示,離開韓國約一個月的我,不禁感嘆自己的韓文閱讀能力似乎又變慢了。總算是買到票要去搭車了。雖說是機器售票,卻被旁邊的站務人員碎念了幾句,好像說我韓文看很慢吧?可惡,也才離開韓國不到一個月。

/

登—登登—

「幫忙買點麵包回家吧,全麥吐司好了!」

手機不離身的我,立馬就看到老媽傳來的訊息。嗯…麵包要去哪裡買呢?啊,家附近就有一間巴黎貝甜(韓國連鎖麵包店),到家前順路去買就好了。

/

前往麵包店的路上,我停下腳步望著天空。

「這就是韓國,這就是我喜歡的韓國啊…」像在演連續劇一般,我抬頭望向那片藍天白雲,閉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口氣,嘴角微微的上揚了。就是想深深地感受這一口韓國的空氣,等了許多才又吸到的韓國空氣。

在韓國生活的那些日子,我也是這樣的。我很喜歡散步,時常一個人在下午時間走出家門,繞個遠路去超市買菜,享受午後的日光。有的時候,在晚餐飯後,一樣繞個遠路,在我居住的孔陵洞走個一個小時。走路配著音樂,享受韓國日常的微風,心裡百思不解著我到底為何喜歡這片土地?

/

看了一下手錶,晚上十點半。嗯?晚上十點半,天還是亮的。「原來韓國的冬天,白晝這麼長呀?」這時候的韓國是個冬日日照時間超長的韓國。我想到了歐洲,代表浪漫與閒適生活的歐洲,韓國—是我的歐洲。

*冬日日照長?夢嘛,總是實際又不實際。*

買到了全麥土司,順道繞了一圈我的韓語母校—首爾女子大學。位在離市區頗為偏遠,又鳥不生蛋的孔陵區的首爾女子大學,在這裡卻搖身一變成了熱鬧的大學區,就像惠化站那邊的大學路一樣。除了滿佈的街頭藝人表演,還有市集攤販。

*在夢裡,回家的路線和實際上又不符合了。繞過了麵包店後,我又出現在家附近的地鐵站了,雖然我是搭巴士回來的。*

/

經過了學校,到了地鐵站出口,驚訝的是我的兩位前室友和教會朋友竟然來地鐵站接機!許久不見的朋友,我興奮的打了招呼,也分享了剛才所發生的事情。「我明明就來韓國了,我媽竟然傳訊息給我,要我幫忙買吐司回家耶!超奇怪的。」手裡拎著全麥土司的我,頓時間驚覺我為何買了麵包呢……?

/

「現在,終於真的可以回家了吧!」就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才發現手上怎麼只拖著玫瑰金色的小登機箱?我回韓國,應該還有帶一個托運的大箱才對呀…竟然忘了帶托運的大箱,就這麼拉著小箱回來了。看來又得再跑一趟機場。

兩位前室友之一,比我大幾歲的韓國姊姊說可以陪我一起再去一趟機場,於是我們就出發了。有趣的是,原本只懂一點點中文的韓國姊姊,在夢裡中文力爆篷,幾乎沒跟我說到韓文。

/

終於,搭上了機場地鐵。說是地下鐵,實際卻是地上鐵。騁馳在地面上列車,外觀是哈利波特電影中那般的蒸汽火車,然而內裝卻是非常的現代化。也許是在夢裡的關係吧?車廂內的玻璃窗極大,差那麼一點就是透明列車的程度了。冬日的陽光就這麼灑進乾淨而透亮的玻璃窗。望向窗外,列車正穿梭在深山的樹林與雲煙之間。遠方的山與山之間夾著藍橘色的彩霞。看著這般美麗的風景,心裡感嘆著:「哇…好像所有的煩惱都可以拋在一旁了。」此時凌晨一點半,天還沒黑呢。

/

是不是該傳訊息給誰?跟誰說一聲我又回韓國了?嗯…還是算了。先想想到了韓國要在哪裡落腳比較實在。現在才二月份,奇怪了?我為什麼這個時間點會回韓國?在台灣的工作怎麼辦?在韓國要住哪?之前韓國住的地方,明明已經有新的室友搬進去了呀!

唉,真是困擾。

地鐵裡的人怎麼都不戴口罩呢?是買不到嗎?還是根本不重視肺炎的疫情呢?

我現在回到韓國,要怎麼活?也沒有工作簽證,為什麼突然回來?怎麼回想都想不起來買機票的記憶…我怎麼會毫無計畫的就這樣蹦的一聲回到韓國?出現在這裡?……

/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啊,原來是夢呀…真是好險。

另我想念的一切人事物,之後再見吧,之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