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寂然,在澳門生活的文字工作者,結集出版的作品包括小說集《有發生過》、《月黑風高》、《撫摸》、《救命》,散文集《青春殘酷物語》、《閱讀,無以名狀》等。

面對虛無

張牙舞爪的東西通常只是虛張聲勢,令人恐懼的事情通常經不起思考與研究⋯⋯


人們都說電影《虛無》(Nope)出現了很多隱喻,不少影評都以解讀各種符號為樂,黑馬和白馬代表什麼?不惜一切要拍攝怪物的樣子嘲諷了什麼現象?白人與亞裔角色的下場算不算是一種政治反抗?這些內容,導演完全沒有正面描述,但藉著故事情節剌激觀眾自行思考,各自表述,似乎令電影的討論範圍擴寬了不少。

這是一部別具特色的恐怖片,一對黑人兄妹的父親離奇死亡,然後兩人在家族經營的馬場面對不可思議的怪事。導演在初段營造出一種天外有天,冥冥之中可能另有力量在主宰世事的神秘景象,妙在男主角是個與世俗格格不入、反應有點遲鈍的人,別人遇見那些虛無的恐怖時,不是被嚇破膽就是遭遇不測,他卻以自己的方法尋根究底,不自量力地探索強大敵人的真面目。

面對難以想像的怪異情境,大多數人會心生恐懼而被對方震懾,然後失去逃走或反抗的力量,最終只能在心膽俱裂的情況下被妖怪吞噬。其實《虛無》的主旨一如以往很多恐怖電影所描述,張牙舞爪的東西通常只是虛張聲勢,令人恐懼的事情通常經不起思考與研究,一旦找到當中的規律與罩門,即可漠視看似恐怖的幻象,甚至直接予以還撃。在現實生活中,這種態度也是正確的生存之道。

這電影令我想起M. Night Shyamalan和Quentin Tarantino的作品特色,我不知道那些安排算不算是致敬,但既然會產生聯想,應該不是巧合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坐立難安的體驗

盲目崇拜的後果: 談恐怖電影《凶靈祭》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