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的大象探测器

发现大象

谁能进行道德绑架?

發布於

简要:政治冷感的人有一种观念是“你可以站出来,但是不能要求别人和你一样站出来。”而实际情况是,只有统治者这样有权力的人才可能“要求”别人做某事,这里的“要求”指代的是强制,我作为一个普通个体是完全没有这种能力的。

我们在生活中可能会遇到很大量政治冷感的人,如果我们提醒他们关注一些社会议题,并指出这事关公正,我们很可能听到这么一句回复:“你可以站出来,但是不能要求别人和你一样站出来。”似乎我们在进行一种道德绑架,按自己的标准要求别人,听起来是一种非常低级的做派。但实际上真的如此吗?

如果我们的行为涉及“绑架”,那么当对方不满足我们的意愿的时候,一定会受到我们的强迫,或者进一步伤害。但是我们提出社会议题的时候,我们只是作出一种提议,实际上对方完全可以忽略我们的提议,继续政治冷感而不会有任何实质后果。即使我们真的对他人做出批评,批评他们不关心公正,这种批评能产生实质伤害的例子也是很罕见的。每个人的观念里都会对不喜欢的事物存在批评。

如果我们根本没能力对他人施加强迫,那么我们的做法显然也算不上道德绑架。构成道德绑架的前提条件是拥有强迫他人的权力。那么怎样才算是道德绑架呢?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爱国”。当一个人表达了“不爱国”的观点,被贴上“不爱国”的标签的时候,他可能会面临训诫,噤声,来自体制的种种为难,这些是能对他产生实质胁迫的力量。他并不能像忽略我们的提议一样,轻松地坚持自己的观点,这才叫做道德绑架。

同样的道理可以用来理解宪法,为什么政治学理论中,宪法只约束政府,而不约束个人?因为政府有比个人巨大得多的权力,这些权力被用于侵犯个人的时候会造成巨大的实质伤害,而一个个人能对另一个个人造成的侵犯显得微不足道。政府可以很容易用强制手段侵犯个人的言论自由,而我却几乎没有任何办法去侵犯另一个人的言论自由。

那么如果是更接近正义的一方,如果其拥有了权力,并采取这种权力去胁迫他人,是不是也会构成道德绑架呢?当然是的。道德绑架关注的是权力的滥用,和初衷无关,为了好的目的去胁迫他人一样是不正当的。道德只是一种说辞,而绑架才是实质。

在社会议题的讨论中,诉求方往往是弱势群体,是根本没有权力的。他们希望的是其他人可以理解他们的处境,通过协商和理性说服他人去帮助塑造一个更好的社会。他们只是表达了自己对社会的愿望,还远远上升不到道德绑架的地步。

而我们更需要关注的,是维护一个没有胁迫的言论空间,这个空间里的意见表达都应该是自由平等的。如果有一种力量在抹去一部分声音,我们就需要警惕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