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自在魚

Senior sociology student at CUHK | Cantonese

抵達&美國派對夜-20190815

發布於
2019年8-12月,在美國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分校交換

從香港機場出發,到洛杉磯中轉,15號清晨五點,飛機抵達羅利機場。

美國第一餐:洛杉磯機場的pizza

我的mentor Mekayla叫了Uber來接我一起回學校。Uber駛入教堂山小城後,四周便靜寂和黑暗下來。Mekayla說,UNC-CH(北卡羅來納大學教堂山分校)幾乎就是整座小城的中心。

我住在一棟叫Parker的學生宿舍,到達時才六點半,辦公室還沒開門,我把Kayla推回房間讓她繼續休息,自己就在lounge的沙發上戴著眼罩睡覺。

Parker的lounge & 我的全部行李

八點,辦公室開門了,我領了鑰匙,一個人把三十多公斤的行李扛上三樓。

我住的房間格局是suite:一條與過道垂直的小走廊,兩側各有兩件雙人房,盡頭是八個人共用的浴室;走廊和過道相連的門以及房間門都能上鎖。我覺得這和部分香港唐樓裡的劏房格局很相像。

suite的小走廊,我住在左側第一間,盡頭是浴室

我的室友是一個叫Gigi的美國人,她已經把東西全搬來了。和我的相比,Gigi的空間實在太溫馨了!

Gigi的空間
我的空間

我拖拖拉拉地把東西收拾好,再慢慢吞吞地洗了個澡,又悠悠閑閑地趴在床上看了一會兒歡迎手冊,才開始昏昏沉沉地補覺。

下午起床後約Kayla一起去吃東西,Kayla的室友Cat主動來加入。Cat是一個超級無敵熱情、健談的韓裔美籍女生,有她在就一點也不必擔心會冷場。我們剛準備出發,Kayla的家人突然打電話來說他們從隔壁的鎮子過來給Kayla送來了一個鬆軟的可拆解沙發。於是我們便回Kayla房間聊天等待。

大家都一副不緊不慢的樣子,一邊安裝沙發,一邊天南地北地閒聊。我不是每句都能聽懂,但是想加入也不難,只要在大家笑的時候發笑、在大家露出驚歎神情時說趕緊說“喔……!”不過,在持續的傾聽和聊天過程中,我能感覺自己的英語聽說能力的提升。

終於出發去吃東西了!Kayla一家、Cat來了校園南側緊鄰的Franklin Street,這是教堂山的主幹道,有很多餐廳,最多的是漢堡、熱狗、披薩一類的美式速食,但也有來自日本、韓國、中國、印度等地的多種菜式可供選擇,是校外覓食的首選之地!

晴天下的Franklin Street;Varsity是一家小型影院
雨後的Franklin Street;懸掛的交通燈讓我想到待售的燒鵝

我們最終走進了一家叫Sup Dogs的餐廳,大家說這家餐廳挺出名的,特別是它的熱狗和漢堡。

我點了熱狗,搭配薯條,飲品選擇了sweet iced tea。當我告訴服務員我要的飲品時,Kayla他們全都表現得很興奮,我當時沒弄懂為什麼。飲品上來後大家都問我感覺如何,我說,挺好,就是有點太甜了。大家心照不宣地開懷大笑……後來我才知道,sweet iced tea是美國南部的傳統飲料,大家都覺得這是有當地特色的飲品,看到我主動選擇它,自然非常高興。我喝的時候就覺得它很像過甜的冰紅茶……後來上網一查,果然如此……

按我的口味來說,這一餐的主食既容易上火又不好吃。但是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而且聊得很歡,所以我也覺得非常愉快。(不過在美國日常也就吃這些了哈哈)

Sup Dogs
從左到右:我,Kayla(前)及家人(後),Cat

飯後大家帶我逛隔壁的紀念品商店。這兒的人很熱衷於購買且使用大學、城市乃至北卡羅來納州的周邊,因此街上隨處可見寫著UNC、Tar Heels(解釋如圖)、Carolina的衣褲、帽子、袋子等等。

Tar Heel的解釋:來自隨手翻開的一份本地報紙

而且UNC的運動氣氛非常濃厚,籃球、足球等都運動幾乎受到全民的狂熱歡迎,所以商店裡也有各種運動裝備和紀念品。

還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就是在這個以UNC為中心的教堂山小城,杜克大學是“全民公敵”,正如Kayla告訴我的:“You should learn to hate Duke when you're here”,所以,“Beat Duke”相關的商品也琳琅滿目,如圖。

Kayla的家人離開後,Cat、Kayla和我開車去教堂山最大的超市Target買我欠缺的生活必需品。她倆耐心地帶我找商品、給我介紹和推薦、幫我比價……我很感激認識了這兩個朋友,覺得自己超級幸運。

回學校的路上聊起美國的派對,Cat說,今晚就有派對誒,你要不要來?

儘管很困,我還是興奮地回答,Sure! Why not!

對於去party這事,我的想法是:

1.我是一個很好奇的人,終於能親身體驗以前只在電影電視上看到的活動,怎麼能錯過呢?!

2.融入本地同齡人,從大家喜歡的活動開始

3.瞭解本地社會和生活,從簡單輕鬆的事情開始

4.若真心想接觸和瞭解一個新的群體和環境,不妨放下以前的思考模式和行為習慣,有時那是一種不必要的束縛

5.我很想突破自己,希望培養自己擁有一些自己想要的特性

6.我想交不同的新朋友,想開闊眼界

7.我原有的我認同的東西,可以在融入之後再與大家分享

房間後,我嘗試自己化妝,無奈只會隨便塗抹幾下,幾乎沒有什麼效果,更別談通過化妝使自己變得更美更動人了。想起Cat說自己超喜歡且擅長化妝,於是就請她幫我化。Cat立刻答應了,一邊大口喝水果酒,一邊幫我化妝,一邊向我們科普化妝相關的知識(儘管因為英語不夠熟練,她說的一大半我都聽不懂)。

化完妝後我驚呆了——好好看!沒想到自己也可以搭配和駕馭這樣的妝容!這大大增加了我在派對中表現和表達的自信心。

Cat因為連續喝太多水果酒,出門前已經醉了。她本來就是一個率性大方的人,醉了之後更是”肆無忌憚“,直接在我們(包括Steven)面前換衣服;趴在地板玩手機;不斷表達對Steven的(朋友間的)愛;把Steven拉進衛生間陪她上廁所,因為怕自己會摔倒……這一切都讓我見識大增。我喜歡率性做自己的Cat!

Cat幫我化的妝,人見人誇!

第一次參加美國派對讓我非常興奮。

首先,Cat帶著Kayla、她的男閨蜜Steven和我一起去她朋友家參加“預熱”派對。我們到達時大概十點多,不同的人進進出出:有的剛來,有的已前往正式派對,有的還在屋內聊天喝酒。屋內大聲放著節奏感強勁的音樂,大概有十來個人,三三兩兩圍在一起聊天。Cat一進門就大叫著撲向某個朋友和她擁抱,接著她們就歡快地聊起來,期間又有新老朋友加入,自然少不了尖叫、擁抱以及新朋友之間的互相熟絡。大家聊的話題非常隨意,大學、共同朋友、專業、年級、社團、高中、購物、寵物……真是啥都能聊。其中還有一項必不可少的內容——互相讚美:一切都可以被讚美,特別是妝容、穿著和派對籌備。

一開始我不太敢主動和別人聊天,也不清楚要怎樣讓聊天進行下去。後來慢慢沒那麼緊張了,開始嘗試主動和別人搭訕、說笑。在我身上,從中國/香港來交換的身份和經歷就是一個很合時宜很優秀的話題,大家知道我從香港來後都會說 Perfect! 或 Awesome!。此外,幾乎每一個人都表揚了我的妝容,還有男生因為喜歡我的外表而主動和我合照。但是我沒有照片,他也不帥哈哈。

預熱派對上的Kayla和我
預熱派對上的Steven, Cat和我

十一點多時我們開始前往正式派對。

正式的派對在一棟被黑色圍布環繞的大別墅舉行。進門時要說清楚是誰邀請我們的、並且要和那個人確認了,才能被准許入內。一樓有很多人在三三兩兩地聊天,Cat率領我們繞場一圈,和她的朋友一一打招呼後,我們一起下樓去地下室。地下室裡燈光很暗,播著震耳欲聾的英文流行歌,密密麻麻擠滿了人,一側有DJ在臺上打碟,另一側有人在吧台分發伏特加,可以根據你的要求兌可樂、雪碧、橙汁等。

我對歐美流行音樂的認識極其有限,特別是節奏很快的嘻哈、說唱、R&B這些,都不是我平日喜歡的音樂風格。但是在這個場合裡,是否認識歌曲、平日自己是否會聽,都相對不重要了。和大家一起手舞足蹈、蹦蹦跳跳、搖頭晃腦,聽著身邊的人的走音大合唱,真是人生第一次的可貴經歷!

在這個激情四射又充滿曖昧的環境中自然少不了戀人的熱吻。四周太擠難以走動,也趁著燈光昏暗,我一邊扭動身子,一邊興致勃勃地看著眼前的戀人親吻、互相愛撫,最後,兩人一起走向樓梯口……有一種“偷窺”的快樂。

我們邊蹦躂邊慢慢挪動,居然,在人群中看到了我的室友Gigi!傍晚出門前我們就知道了對方要去派對,但是都不清楚會去哪兒。沒想到我們真的在同一個派對中相遇!

Kayla和我十二點多先離開了,Cat和Steven留在現場再玩一會兒。有人守在大門前讓離開的人先把酒喝完,因為大部分參加這個派對的人都未滿21歲,這應該也是常規操作了。

我們離開時還有不少人魚貫而入。

在正式派對沒有拍照,因為人太多、燈太暗,而且,那樣就不酷了嘛!但在腦海中印下了這段難忘經歷。以後還會再探索的!

回房間後和室友Gigi的合照

回到房間,一如既往地拖遝了一會,一點多,終於在濃濃倦意的召喚下入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