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ago

当代艺术从业者,女权主义者,关注艺术行动,学习拉康精神分析

女性書寫|繪畫女性 | 我和我所創建的標簽|社區活動

發布於

大家一起來豐富 女性書寫 和 繪畫女性 的標簽吧~

图/文:iago

女性是一个个的,各有各的症状,都不一样的。

女性身体,女性经验,女性情感,這樣的文字、圖像,都太少了。不教條的、流動的、暢談自己穿孔的軀體的文字,太少了。

女性的享乐,快感的不集中,女性的身体,特别是被视为禁忌的那些,所谓“不好看的“皮肤和身材,美麗的皺紋和脂肪,嶙峋的胸骨,妊娠紋,沿著陰唇長到肛門的陰毛,经血,白带…… 都太少 了。

上野千鶴子在《厭女》裏説起日本女校的女學生們,在變成男女混校前,懶得表演自己的女性角色了。

男性凝視所鑄的面具之下,女性,究竟是什麽樣的?

可女性的特點就是,沒有同一性。女性不是固體,固體的標準和思考方式,怎麽來衡量流體呢?流體要發展自己的力學了。

這是沒有標準答案的,但卻要不斷地與慣用的、滲透于詞句之中的父權作鬥爭。鬥爭那些輕蔑與侮辱,開闢原本毫無位置的行動。

福柯講宰制性的、dominant的知識,拉康說,這社會中盛行的主人話語。這些都太多了。


我在蛋糕上,我在高跟鞋底


冲啊!经血!


高跟到底是什么?

还有,女性劳动和女性照顾也值得写。比如医院中,护士的知识、遭遇,显然低于医生的,是不被看见,没什么可说的。要突破宰制性的知识,就要讲述边缘的、少数的、局部的、当地的知识。

比如异性恋男性的性视角,在性的范畴里就是宰制性的,女性的就是边缘的。男的问”大不大、爽不爽“,这种问题是很自恋的,他这么自恋就是因为女性是他向其他男人证明自己的一个跳板。其他男人就在他自己心里,女性要是假装高潮,他就觉得自己是个男的了。女性要是说不爽,他就觉得自己作男人真失败。无论哪种,跟这个女性具体是谁,没有任何关系。在这里,女性是完全隐身的,只有被作为客体的身体在场。但女性视角肯定不是这样嘛。女性之所以隐身,就是因为女性视角、女性声音是没有被说出来的,甚至中文就更绝,没有语言支持。

中文里,女性作为承受者,既不是个主体,也连客体都算不上,就是个幽灵。女性不作为主体而存在。所以女性写言情、BL,就是女性作为绝对客体。这已经比幽灵状态进步了一点点。但大部分还是没有勇气和力量去确认自己、以及自己的身體就是一个行动的主体。

更不用说以纯洁的异性恋霸权、纯洁的英雄母亲之名来彻底统治,消灭真正的女性性,把女性固定在一个小框框里。让客体认为自己是客体、也只能是客体的时候,去服拜主人的话语。被意识形态切割身体,欲望大他者的欲望。

在这样的迷宫里,女性不认识自己,无法回答”我是谁“的问题,更别说去爱自己,为自己去生活了。也会日渐荒废了自己的声音,不晓得再歌唱自己的身体。也不知道,一个个的,都不同的女性的面目,是什么样的了。这样。要如何做自己的母亲,做自己的姐妹呢?要如何知道头巾面纱之下,与纱丽包裹的,是同一命运的姐妹之躯呢?要怎么理解,无论生出来的是黑的白的棕的黄的孩子,也不过是自己的孩子呢?

那些张口就来的话,往往不重要,无言可说的,却是被忽视的真相。就像我们的身体一样,就像从阴门到阴道到子宫,一路畅通,并不分成两半三段,我们却没有”女性生殖系统“以外的词,来描述它,我们的自然之物。



1 人支持了作者

社區活動|我和我所創建的標籤

我和我所創建的標籤 | 書寫身邊的女性

New Gods(下)| 重建话语权——女性不是黑暗大陆,是小宇宙!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