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ire5266

興趣:音樂 舞蹈 塗鴉 及因物價飛漲而接近放棄的做甜點(材料貴 目前目標:翻譯綠蔭之冠

綠蔭之冠 The Viridescent Crown Chapter012

蘭對尤斯的謎之信任…

【】記號為譯者加注,包括擴充完整語意或提出訂正意見。

‘’記號呼應原文,大多為旁白或角色心內話。

「」是角色台詞或加強語氣單詞

展卷愉快!


蘭暈倒的當下,這名女僕發抖著慌忙地【英翻少了個to】往後門走。在她打開侍從走道的門那刻,等待者羅比現身。

「你,你真的會勾銷我的債務,沒錯吧?」

羅比對應侍女的問話點點頭。【英翻又把侍女寫成lady-in-law,我暈】

「是,且若我成為拉齊亞公爵,我不會忘記妳在這事上的貢獻。」

侍女沒回應他的背後中傷。我父親努力的還債,而林德堡男爵是怎辦到買下債權的呢?在這藉口之下,他從問小消息開始,一步步地往更大的事下手,甚至到下睡眠藥給蘭的程度。那位給【因為英文寫her,我認為是指女僕】女僕藥的治療師說,藥會生效如果提前支配控制【溶解?】。我曾想我絕不能做但我取得許可,在完成時被【從債中】釋放。再加上,男爵還說,「即使你不做,也有很多人可以做。」

男爵到處行點頭禮,連其他女僕也看見他們的時候。如果妳不做,有的是人會拿走藥執行計劃並取得好處。

「所以妳來做又如何呢?」如此想著,這名女僕健步如飛地走遠穿過僕役的通道而撞上某人。他【是尤斯,但英翻誤寫she】是那從不應該出現在這走道上的人物。「少,少爺―」

「噓。」他耳語,把食指放上他的唇。尤斯的藍眼閃耀著,即使是在這弱光的僕役通道。

女僕非常訝異自己沒叫出聲。「妳要是老實待在這裡,至少還有條活路。」

尤斯低聲耳語著,這名女僕想,她從未見少爺的笑容,而且是這麼具威脅性的笑容。之後,尤斯背後的布萊恩吸引了她的目光。

「想逃跑就逃跑吧。如果妳能逃得了。」在抹去他臉上的笑意後,說著話的尤斯後她旁邊經過然後開步離去。

這名處於顫憟的女僕,跌落在所站的地方。

我不敢逃離。看到那眼神,我感到恐懼而邁不開步了。女僕以手包覆臉然後突然流淚。         ﹡       ﹡       ﹡

羅比進房並抬起蘭到床上。藥效必須很強才會讓她即使這樣地被移動也醒不過來。感受到些許顫憟,罪惡,以及愉悅。他開始脫蘭的睡衣。

反正你不會記得,所以接收妳的處女之血是最重要的事。

羅比這樣想,但他的脖子一陣涼意。

「好久不見,兄長。」羅比發出短促的尖叫聲。

一把刀刃貼附在脖子上。這刃鋒被加壓於他的脖子,所以流血伴隨著刺痛感。

人若在此情況下轉頭,必受大的切割傷,因此羅比只轉動眼珠子。

「是,是誰?」

「還會是誰呢,兄長―不,你這狗雜種。」尤斯塔夫低語。

羅比這才會意過來他那拿刀的對手是尤斯。

「尤斯,尤斯塔夫,唔,這是場誤會―」

「誤會嗎?誤會了什麼?給我姊下藥還要脫她的衣服,這算是什麼誤會?」

布萊恩覺得羅比拿這情況開玩笑是因為沒能看到尤斯的臉。前一陣子尤斯吩咐布萊恩增派蘭身邊盯梢的人員。

此外,要是挖掘被尤斯名命的女僕與侍者背後,可發現與男爵都有著連結。

「你怎麼知道這些的?」‘依表情或態度。在你看著並隱藏壞事時我就知道了’

尤斯這樣說的時候,就算是布萊恩也在後背起雞皮疙瘩。一位能透視內心的上司!

「如果我不集中精神是困難的【?】,」尤斯說明道,清楚地意識到的。

這幾天,拿不勒斯的抗爭運動變如此活躍,以致布萊恩慢慢地【?放slowly在此怪怪的】凖備大幹一場。

所以我發現整起事件的故事時充滿了能量。不,憤怒和噁心互相伴隨。但尤斯是冷靜的。「那是我叔父要去傷腦筋的。」

【這章內有點莫名的字句好像比較多…】

布萊恩感到說不通。蘭表現良好,且家族子弟做為旁觀者了解很透徹。因此蘭的存在,有相當大的成長【重要性?】

但當尤斯冷靜過頭,你還能認為蘭是壞人嗎?我有著千思萬緒,「你會讓它發生嗎?」‘我深深明白那不是他現在行為的解釋。’

布萊恩信守諾言並低垂下眼。這是因為他覺得他正看著事件中不該被擔任家主的人看見的部分。

‘是否我該劃一刀?‘尤斯盯著羅比的後腦勺想,說著些什麼。我應當這樣劃下去嗎?

‘噢,那樣做會濺到蘭身上。’並且床等寢具也會沾到…。我不反對把蘭當餌,但我面對她卻非常難受。

即使試圖撤除這整個利用蘭的鬼地方還是令人不快的。對尤斯而言,拉齊亞的所有一切屬於他。這是個即使繼母想盡辦法趕走我我也不能失守之地。

因此尤斯對拉齊亞不放手。他緊抓著且決不拱手相讓。

所有屬拉齊亞的事物都歸於我,就算一條線也一樣。而你竟想說你要觸碰我的拉齊亞,我的東西?「你好大的膽子啊?」

我的心聲從雙唇中迸出來。那蒼涼陰冷的聲線,使羅比感到冷汗滴落。

「等,等下!先移開劍我們再談談吧,好嗎?保持這姿勢怎能安生不是嗎?」

「說的也是。」尤斯一掃陰霾地回答並收回【劍】。當羅比連滾帶爬地下床,尤斯以劍攻擊了他的脛。

「啊嘎―!」羅比退縮倒地。

在尤斯使盡力氣踩他的背時,「喀」一聲【英翻特別用” “框起來。或許是取用字音而不是字義。】

「那麼,就讓我們好好談談吧?」

﹡        ﹡        ﹡

蘭杏眼圓睜。湯品從湯匙淌回湯盤。

在一瞬也不眨眼地像凍結了的眼看著尤斯期間,蘭開口說:「羅比?他想拿下我?以與叔父合謀的方式?」

「對。」

「呵,不過,那個人的話有這種想法也是正常。如果你成為家主,他應該會把自己女兒和你送作堆?」

他其實也這麼做了。「我猜想也是。」尤斯點頭。

「所以,無意中把姊姊的房間換掉了。」

「沒事,出了這情況也沒辦法。一直住在那裡肯定會覺的不安吧。所以?下一步是?」

「姐姐倒下以後我追查了三天,他們吐露出不少名字和事情。」

「羅比他嗎?」

「羅比和他的共犯都被抓了。我認為基以不光彩的作為為由,就跟我愉快地合作了。」

「真的假的…?【不相信語氣】」怎麼可能和你愉快地合作啊…?不明所以地,我背後冷汗。

「真的。」尤斯看蘭還懷疑他,蘭說:「那林德堡男爵他真的這麼下令了?」

「是的,林德堡男爵也已被士兵拘留了。」

「真快。」

「把事情快刀斬亂麻是最好的方法。

「不全是啦。本人怎麼說?」

「就一直說不公。」

「哎喲。叔父大人,也是詞窮了吧?」蘭輕笑。

「本人又有什麼狡辯的話?【陳・腔・濫・調】」

「畢竟他了無新意。」

蘭點頭同意尤斯的話。吃完最後一匙的蛤蠣巧達湯後,蘭左右擺動頭。

‘是否我們就這樣了結他們呢?’

林德堡將持續處於劣勢在各個方面。現在我已連新兵都逮捕,這會是難以修復的關係鏈。

‘你不能殺尤斯塔夫。’因為是直系血親。弒親者背上的惡名是奇怪地嚴重的。是他。他沒有家族遺傳。

‘是時候讓他們付出代價了!‘不是嗎?‘但你【尤斯】或許覺得判處死刑太過了。怎麼【辦】。’

「我們必須剝奪他的爵位。沒收財產,驅逐出領地如何?」我不知道,他也許會依靠妻家生活吧。

「我確信他活得下去。」尤斯點頭,而蘭以輕鬆的心情說:「好喔,我們就這麼做吧。」

「是。」

【英文started at應是誤植,依漫畫版來看是stared at】蘭緊盯回應著尤斯塔夫。不是作為男主角的尤斯塔夫。

尤斯也直視她,一點也不讓步。他的視線猶如某位誰誰會認為他會因緊張展開戰爭。

並非我筆下犧牲者的尤斯塔夫。是真實存在的尤斯塔夫。這是對於蘭多麼如釋重負的感覺。

可是突然地,蘭問:「尤斯塔夫。」

「是。」

「你是知道的吧?」

「知道什麼?」

「叔父大人會動手這件事。」

「姐姐的動作太快了,我是這樣認為的。」

「快嗎?」在蘭皺眉時,尤斯點頭。

「非常快,快到追隨者們都有點吃力,連信賴姊姊的人都有些害怕的超快速行動力。」

「我有這樣嗎?」

「是的【有】。」

【英翻句首No是在no啥】「看來還是有人信賴我嘛。」受到讚賞,蘭塗上【護唇膏?smear解釋為塗抹(黏膩的東西)。】

「你要是知道會變成這種情況,提前告訴我一聲嘛!叔父大人的事也是如此。」我都沒聽說過。多麼可憐可嘆的家主啊!

「因為對方的行動比我想像的要快,這說明他狗急跳牆了。」

「是嗎。」蘭瞇眼。

「但你是故意放任事情這麼發展的吧?」

「是的。」他答得很快。

蘭吸氣,她慢慢地說:「現場抓住是最簡單的,事情一發生就全部解決了…」

如果沒有相當大膽的執行力,是不可能完成的。但是結果算是好的。

我們可以抹除那輕率【的責任了】。

即使如此,要是尤斯塔夫稍微晚一步的話――

光想起又起雞皮疙瘩,蘭輕輕搓了她臂膀且說:「謝謝你救了我。如果不是尤斯塔夫,我肯定嚇到無法動彈。當然提前告知一聲就更好了…。」

情報被屏敝還被當作誘餌的心情並不好。雖然沒想到叔父會做到這地步是我的問題…

「如果姐姐知道了,我擔心對方會做出我無法預測的行為。還有―」

尤斯說得很白。

「你相信我,所以時時護衛我,不是嗎?」【漫畫版是尤斯的台詞,但英翻原文像是蘭在說】

「雖然是這樣…」

除了行政工作那之外的經費管理也都交給尤斯去做了…蘭說過這些並迷失在思考中一下子。現在正是好好談談的時候。

「噢,還有,尤斯…這情況下說這句話可能有點怪。」

「請說。」

「之前的話我能收回嗎?」

「妳指什麼?」

「『不要殺我』,你知道我的意思嗎?」當她提出時尤斯的眉輕皺,但還是點頭。

「是的。」

「我不會死的。」

尤斯一瞬也不眨眼地看著她。蘭笑了―透過唇間推出的空氣【指『噗哧』嗎】。

「這是個意外的宣告嗎?」

「求生是人的天性。」

「是的,我曾說若你要我死,我會去死,但現在我要取消這句話。抱歉。就算你想也不行。甚至――也許我還會反擊哦?」

我現在不再對你有所虧欠。所以我決定好好生活。蘭說完話後,尤斯的唇角上揚。那是明快的笑容。蘭輕輕吸氣。

‘喔,天吶。’黑髮,藍眼,俊美的男孩。這事,單單成就在他身上。

「這可真是好消息。」尤斯如此說。

她心不在焉好長一段時間,但自我管理地拉回自己的注意力。我盯著看也太久太多了。

「這是好消息?」我回問尤斯好擺脫那尷尬,我得到他的回應,

「是的。」「我不喜歡【妳輕易死在我我手中】。」

罕見地,尤斯談他的感受。

「你不喜歡嗎?」

「是的,真心的。我討厭到牙抖【?teeth shaking】。所以我高興聽到妳取消那話。更愉悅的是妳說妳會反擊。」

「為什麼?」‘你該不會是愛好苦痛的人吧?’

但當她悄悄偷看尤斯一眼,他回應的是笑容。

「我不覺得我需要擔心。」

「擔心什麼?」

「喔,有很多方面。再說―」他抬頭偏一邊。「我討厭輕易死掉的人。」

「唔,確實呢…」蘭點頭。一名強的人是比較好的。或許沒錯。

「所以,妳改變計畫了嗎?」尤斯問起,蘭反問,

「計劃?」

「把我推上家主之位的計劃。」

「不是,這完全維持【原案】的吔?」蘭補充道,用錯誤的語法強調著。

「兩年後,到了十九歲,家主之位就是你的。計劃一點也沒變。」

「是這樣嗎?」

「沒錯!」‘我腦子有毒才會想繼續工作吧?這種辛苦事還是你帶走吧。~’

這是她最實誠的心內話。

尤斯提問,「那姐姐呢?」

「嗯?」

「妳有什麼計劃,在我成為家主後?」

「唔,我還沒想過這問題呢…」

尤斯說得沒錯,蘭睜大眼睛說:「我們結盟吧!」

「是指直到我當上家主為止嗎?」

「是啊,你成為家主的話應該不會要殺掉我什麼的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綠蔭之冠 The Viridescent Crown Chapter011 ﹙精神界﹚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