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ire5266

興趣:音樂 舞蹈 塗鴉 及因物價飛漲而接近放棄的做甜點(材料貴 目前目標:翻譯綠蔭之冠

綠蔭之冠 The Viridescent Crown Chapter027

(edited)
win更新好慢…占用至少6小時…我手上翻譯的篇章又得延進度了

【】記號為譯者加注,包括擴充完整語意或提出訂正意見。

‘’記號呼應原文,大多為旁白或角色心內話。

「」是角色台詞或加強語氣單詞

展卷愉快!


蘭刻意地忽略侯爵的女兒,繼續前進。

當離開走廊時,蘭放鬆了。只是放鬆後指尖開始顫抖。

她一定是被意外的狀況驚嚇到了。

尤斯塔夫見狀,輕輕地握住了蘭的手。「妳還好嗎?」

「喔,是的。我有點嚇到…」喃喃地,蘭瞥了眼他。

他藍色眼睛關心著她。

「那你怎麼樣,尤斯?」

「什麼?」

「就是…」那高聲的‘殺人犯!’使蘭不覺中畏縮了。

尤斯對於這個指責能不動如山嗎?「小姐的謾罵…」

尤斯塔夫聞言笑說:「我記得她沒有一字的辱罵我,我理解她所說。沒關係的。因為是事實。」

「事實啊…」蘭在喃喃自語的時候,尤斯塔夫注意到她手的停止並有所回應動作,就放開她的手。

「我確實殺了一人。我並不為此感到羞恥。我不是在誇耀。只不過它是事實。」

我無言以對,閉上了嘴,受著些微唇燥之苦,蘭開口:「如果尤斯不介意,我也放心了。」

「真的?」

「妳不介意我是兇手嗎?」

「這是……」蘭斟酌字句。「這不是你期望的。別人先攻擊的。你也必須保護平民。所以,如果尤斯沒事,我也就沒關係的。」

語中透露的支持使蘭勇敢地提高音量。

尤斯塔夫思考了一會。如果他因形勢需要而殺人是如此,若他能不流血解決,他仍然可能選擇殺人的話呢?

但我不想告訴妳這層面,也不必告訴你其實我挺享受領土戰。

「我很高興妳不介意。」尤斯塔夫這樣回答並打開剛到的馬車的門。

蘭率先上了車,而尤斯塔夫環顧了布萊恩,在上車之前。「你我晚點討論。」

布萊恩一言不發地行低頭禮。﹡  ﹡  ﹡

走廊裡發生的事情久久地成為人們的談資。

有人認為卡梅隆小姐失態了,也有人認為小姐很可憐。並且他們達成尤斯塔夫・拉班・德・拉齊亞’是多麼冷酷的共識。

另一方面,他對姊姊如此照顧也成了話題。

‘對未婚妻該會有多麼體貼呢?’

奇怪的是,輿論嘩然聚集在水晶廳前的女性人數增加了。

大多數輿論都倒向尤斯塔夫。

不僅女性,男性也紛紛發聲關於侯爵女兒的行為。

‘很可憐,但這就是決鬥,所以我無能為力。’

‘卡梅隆侯爵的論點牽強附會。’

最終,皇帝迅速做出向拉齊亞公爵家伸出手的裁決,隨著無法忽視的輿論與心痛。

卡梅隆侯爵必須付拉齊亞公爵大量戰爭賠償即使他失去他的長子。

這是自尤斯塔夫抵達首都十五天後了發生的結論。 ﹡   ﹡   ﹡

「如果我沒嫁給侯爵,我肯定拜倒在尤斯塔夫少爺的魅力之下。」

賽勒斯夫人笑著說道。

蘭哈哈大笑說:「要是侯爵聽到了,會沮喪的。」

「我猜會的。」賽勒斯夫人咯咯地笑了起來。

蘭以朋友的身份邀請賽勒斯侯爵夫人來綠蔭拱門,現在她們關係密切。

在這社交界找個可以交心的朋友是非常困難的事。

蘭很珍惜賽勒斯侯爵夫人。

「妳要叫我侯爵夫人到什麼時候?叫我莉潔就好了。」

賽勒斯侯爵夫人,正式名叫伊莉絲,要求親密地叫她的暱稱莉潔。

「那妳也叫我蘭喔。」

「好啊,蘭。」

蘭和伊莉絲對視,迸發出一陣歡快的笑聲。

伊莉絲帶著一點提醒的神色說:「其實,‘侯爵夫人’對我而言是很有負擔【的稱呼】。雖然卡逖,我是說,侯爵讓我不要在意。」

「這點我贊成侯爵大人的說法,夫人。您不必這麼在意。而且皇后殿下很喜歡莉潔,不是嗎?」

「是嗎?對我來說太難了。」嘆氣,伊莉絲回答。

蘭搖頭想著,‘妳做得很好。’

「不,妳做得很好。」

「那我就放心了。」伊莉絲這麼說,緊緊地握拳。

「還有啊蘭。我不曾料想拉齊亞家主會尋求我做朋友。我做夢都不敢想。冰壁真的陡峭尖銳還那麼高嗎?真的有魔獸存在嗎?門又是如何呢?」

「真的那~麼高。有魔獸的封印在。門當然也是真實存在。」

「太棒了!傳說中的故事竟是真的。好浪漫啊。」

伊莉絲的南瓜色眼睛閃閃發光,露出欣喜若狂的模樣。

「那天空城堡呢?真的全用大理石建成的嗎?」伊莉絲感嘆著。

「那一定很漂亮。」

「是的。」蘭回憶著天空城堡,用加強語氣回覆她。

「富麗堂皇。」

天空館,用白色大理石建成的,在陽光之下熠熠生輝。

「請妳下次邀約我【去天空城堡】。」

蘭笑答伊莉絲的話:「如果侯爵允許。」

伊莉絲一聽,臉都紅了。

喔~這對夫婦定是伉儷情深。

不為什麼,蘭笑著給伊莉絲斟滿茶杯。

就在那時,伊莉絲忽然想起,並壓低聲音說:「現在妳對於皇太子有困擾,是不是?」

蘭不由自主地垂下肩膀。「是。」

千言萬語一字道破,因此伊莉絲蹙眉。

「真不懂他有什麼毛病【兩人的私人相聚,我決定讓兩位說話盡興,所以翻「毛病」,與漫畫版有出入】。去找其他中意皇太子的人就好,何必非要纏著蘭妳呢?」

「就是。」

雪上加霜地,一直拒絕【皇太子】,導致皇后的視線也變得越來越尖銳了。

雖說她兒子是已婚的人沒錯,但蘭怎麼可以在她兒子對她痴迷時拒絕得這麼乾脆?【我越讀越像是皇后視角,但英翻在上文皇后不滿蘭之後,這句一直用男性第三人稱如下:Of course, his son is a married man, but how can she refuse so coldly when he’s obbessed with his son? 若沒把his全改her,句尾是在說太子為自己著迷嗎…?看得很抓頭】

很明顯,這是一種【?英翻沒講確切是“什麼”】心理。【原句It was obvious that it was such a psychology.】

「我想請妳幫忙。我和卡梅隆侯爵的事已告一段落了。」

「我知道了。」伊莉絲抬眼,點頭。

「我覺得還是小心皇太子妃比較好。」

蘭對她焦急的話語點了點頭。「是的,我知道。」

伊莉莎的臉色亮了。「那我放心了。還有一件事。」

「嗯?」

「可有意願下次和我們夫婦一起野餐呢?」

蘭高興地對伊莉絲的提議點頭。「那當然願意了。」

尤斯塔夫瞇著眼睛看資料。

這份報告,寫著「綠蔭之影」的黑色標語,不是以通常的閱讀方式看的—從左至右。

尤斯塔夫讀了篇知故事然後把文件用燭火給燒了。

‘避孕。’那是張記錄太子妃即便結婚也繼續避孕的紙條。

‘就是如此的一份文件。’

太子妃獲得權力的最簡單方式是什麼?

生個兒子。意味誕下下任皇帝。

如此一來,皇太子妃就能穩住地位和權力。

‘但她正使用避孕措施。’

尤斯塔夫靠在靠背上,用手指輕敲著特殊的扶手。

那麼皇太子妃果然有其他心思。

三年沒有子嗣,無可名狀地,謠言太子身體有缺陷的說法便傳播了。

這壓力又該如何呢?

但這些小道消息被尤斯無視了。

她偷偷避孕。

雖然綠影花了大量金錢和人力,去獲取情報,但花得很值。

‘她在盤算什麼?’ 難道她有別的什麼愛人?

不可預期地,人們在情感面前做出荒謬的結論。

然而,我不認為那裡有個別見面的人們。

能肯定的是皇太子妃對皇太子從來沒有喜愛之情。

除此之外,夫妻間有的只是厭惡而已。

掌握了以上消息,尤斯塔夫打開了第二份文件。那是份關於二皇子的文件。

同時間,門外傳來輕輕的敲門聲,尤斯塔夫翻了翻文件道。

「進來。」

管家,門打開後進來的那位,滿臉難色,罕見的表情。

「少爺…」見管家說不出話,尤斯塔夫站起來問:

「怎麼回事?姊她怎麼了?」

「不,不是那樣。您有客人。」

「客人?找我?」

「是的。」羅爾弗迅速走近並稟告:「是殿下,皇太子。」

尤斯塔夫的眼睛與眾不同。【??無法承上啟下的句子】

「現在?在府邸?殿下?」

「是。」

「他在哪裡?」

「我們已經把他帶到了第四間客廳。」

這是最好的會客間。

「我們趕緊動身。」尤斯塔夫說完,拍了拍管家的肩膀後離開了房間。

綠色拱門設置了第個接待室,從第一到第四,它命名的簡單又實際。

『And it’s better reception room as it goes back.』

太子,坐在會客室,穿著顯眼的深色服。雖然這不是『a dark act』,但是一件該被命名為「黑暗王子」的裝束。

「您好,皇太子殿下。」

不管他內心對對方有何感想,尤斯塔夫禮貌地向他打招呼。

王子,坐在椅子上,舉起手笑了。

「我們之間不用這麼正式問候」我不以王子的身份,而是以平凡男子之身來。」

「明白了。」若你只是平凡男人,護衛又怎麼會放你進來?

如此想著,尤斯塔夫問:「你想要來杯茶嗎?」

「不,我想來點含酒精飲料。還是說你只接受茶呢小王子?」

「我會如你所願。」尤斯塔夫這麼說著,打開客廳的櫃子拿出了酒。

尤斯塔夫斟滿水晶杯的三分之一,遞給魯思,他也坐了下來。

魯思滿口酒氣地說:「你很好奇我為何突然找過來吧?」

「殿下能來這裡是我的榮幸。」

「我來此是為了告訴公子我是站在你這邊的。」魯斯笑著。

尤斯塔夫眨了眨眼,像是尷尬一樣。

‘如果蘭看到了,一定讚嘆尤斯演技是天才級別的吧?’多麼自然嫻熟的樣子啊!

「和我同陣線?」

「是啊,你知道拉齊亞女公爵比你出名嗎?」

「因為姊是家主。」

「是,但那會持續多久,嗯?你該得到你應得的。」

魯思笑著喝了口酒,低聲說:「當然,我父親能當多久皇帝?」

聽到這話,尤斯塔夫抑制住了笑聲,現在的評論會是足夠判叛國罪的評論。

‘是個只會用下半身的而且是個蠢貨。’更進一步降低對皇太子評價地,魯思開始說些讓人覺得內在有病的言語。「喏,我會幫你的,我是說…」

「你怎麼這麼說?」

「唔,想必拉齊亞公爵當得好。」魯思聳了聳肩。

「但從拉齊亞退出,她不就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嗎?」令人訝異地,尤斯塔夫將蘭描述為「一般女孩」。

然而,他表現出同情之情並點頭。

「正是。」「因此,在你的幫助下,我會拿下拉齊亞女公爵。」

「是啊,嗯,如果她肚子有動靜了,她就不能待在家裡了。」魯思帶著邪惡的笑容說道。

尤斯塔夫微笑著,暗暗磨牙。「就假定這樣吧。」

同為男人,尤斯塔夫對這種思考迴路嘆為觀止。林德堡男爵,皇太子,從蘭成為女人的那一刻起就在肖想,只要在床上能放倒她她就是他們的了。

尤斯塔夫還想起已故的表兄。真是令人不快的家庭,但蘭是就算孤立無援,她會說‘是’嗎?我甚至想像不出她說‘你是我的丈夫,我會對你言聽計從。’

‘嗯,猜想皇太子就只是個蠢貨垃圾。’尤斯塔夫下了這般結論,看向皇太子。

沒有血緣,但親屬書上的親人,但家中長輩卻告知她的弟弟,他們會侵犯你姊並處理好她。

相反地,皇太子本人可以藉權力這樣做。

—你不應相信任何人。絕對,甭想,哪怕,不曾相信任何人。母親的聲音又彷彿在耳邊迴響。

「皇太子殿下的提議我會銘記在心。」尤斯塔夫低頭行禮,說著。

魯思對尤斯塔夫的回應迸出由心而出的笑聲,滿意的笑臉。

「很好。改天一起去我喜歡的那間店吧,怎麼樣?你也該成為真男人了。」

太子站起身來,猶如尤斯塔夫的好友,傾瀉著葷言穢語。

「那下次再見。」

「一路小心。」

太子戴上帽子,離開接待室前拍了拍尤斯塔夫的肩膀好幾次。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綠蔭之冠 The Viridescent Crown Chapter025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